亚虎网页版登陆

大佛顶首楞严经疏解蒙钞卷第三(之二)

时间:2019-06-26 08:15:03    编辑:蒙叟钱谦益

心经心经全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大佛顶首楞严经疏解蒙钞卷第三(之二)

  海印弟子 蒙叟钱谦益钞

  ([○@(│*?)]三重约七大会相)。

  (○【疏】然大之为言。本乎世谛。小乘法相。说诸色法。四大和合之所成就。复分内外。说此名为诸法自相。寂而不图。犹为诸法共相。所拣粗而且浅。是佛如来随他意语。世间安立。有名无实。虽名为大。大义不成。胜义谛中所说不尔。谓周遍含摄体无不在。物无不是。非因待小。当体受称。故名为大。今此经中所说七义。俱名大者。七义之中。摄一切法。谓空有根尘。色心性相。尘尘法法。无不周遍。无不含容破彼权见。令如实义。如下文云。均名七大。性真圆融。皆如来藏。世间无知。惑为因缘及自然性。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斯则会相即性。性遍相遍。方称胜义至极之大。岂同权教。说名自相)。

  (△[释要云]七大即前三科也。地等五大。即前十二处。根大即六入。识大。即十八界。以为门不同。宜乐有异。故重说耳)。

  (△[温陵云]前近取诸身。显如来藏。故依阴入处界四科以明。后复远取诸物图示藏性。故依地水火风空见识七大以明。使悟物我同根。是非一体。法法圆成。尘尘周遍。法界颂曰。若人欲识真空理。身内真如还遍外。情与无情共一体。处处皆同真法界。此七大之大旨也。所以有七大者。万法生成。不离四大。而依空建立。因见有觉。因识有知故也。然彼大性先非水火。亦非空识。全一如来藏。循业发现而已。七大既尔。万法皆然。凡我依正。先非根身。亦非器界。皆即循业之相性真圆融。初无生灭。所以阿难蒙佛开示身心荡然。了知世间诸所有物。皆即妙心。含褁十方。反观幻事。起灭无从。获本妙心。常住不灭)。

  (CB17561文三一伸难)。

  阿难白佛言。世尊。如来常说。和合因缘。一切世间。种种变化。皆因四大和合发明。如何如来。因缘自然二俱排摈。我今不知斯义所属。唯垂哀愍。开示众生。中道了义无戏论法。

  【疏】初六句。叙昔闻也。云阿下五句。难今说也。唯垂下四句。求开示也。方便安立。说有四大。因缘和合。成诸变化。第一义中。诸法不生。今则无灭。生灭去来。本如来藏。今以世谛疑第一义。故有斯难([孤山云]阿难执昔所谈世谛。疑今所演第一义谛。将恐众生。闻昔和合。则滞于有。闻今排摈。则溺于空。不达中道。动成戏论也)。

  (△[讲录云]因缘和合。是如来所谈正法。云何与外道自然。二俱排摈。若言因缘和合。是世间戏论。非第一义。即世间名相。与第一义谛。各堕一边。不属中道。仍不出于戏论。故此请也)。

  (CB17561二许宣三)。

  (卍一指意标示)。

  尔时世尊告阿难言。汝先厌离声闻缘觉。诸小乘法。发心勤求无上菩提。故我今时。为汝开示。第一义谛。

  【疏】因缘和合。四大发明。皆小乘法。诸法不生。唯如来藏。即第一义([标指]第一义谛。即如来藏。不逐缘生境有。本不属因缘及自然性)。

  (△[私谓]论云。真如自体相者。名为如来藏。亦名如来法身。谓诸佛如来。唯是法身智相之身。第一义谛。无有世谛境界。离于施作。今疏克指唯如来藏。即第一义。即论中法身智身。无有世谛境界也。今师谓历指经中。如来所谈真谛妙义。则迂)。

  (卍二牒疑举诃)。

  如何复将世间戏论。妄想因缘。而自缠绕。汝虽多闻。如说药人。真药现前。不能分别。如来说为真可怜愍。

  【疏】缠绕。疑惑也。诸佛秘密。靡不皆知。故云说药。今闻诸法。皆如来藏。名真药现前。举昔方便。疑今真实。名不能分别([温陵云]多闻如说药。真谛如真药)。

  (卍三敕许伫听)。

  汝今谛听。吾当为汝。分别开示。亦令当来。修大乘者。通达实相。阿难默然。承佛圣旨。

  【疏】敕听许宣。现未俱益([引证][法华玄义云]无量义者。从一法生。其一法者。所谓实相。实相之相。无相不相。不相无相。名为实相。实相寂灭。故名涅槃。觉了不变。故名佛性。含备诸法。故名如来藏。遮离诸边。故名中道。无上无过。名第一义谛。如是等种种异名。俱名实相)。

  (CB17561三正说二)。

  ([○@卍]一立理总非)。

  阿难。如汝所言。四大和合。发明世间。种种变化。阿难。若彼大性。体非和合。则不能与诸大杂和。犹如虚空。不和诸色。若和合者。同于变化。始终相成。生灭相续。生死死生。生生死死。如旋火轮。未有休息。阿难。如水成冰。冰还成水。

  【疏】初四句。牒所计。次六句。略破非和。若四大性。自体非和。则不和诸大。如空与色。碍无碍异([吴兴云]此破非和合之疑也。若谓四大之性。不和四大之相。斯则性居相外。二不相杂。故曰犹如虚空等。此约真如随缘。不同顽空之性也)若和下。破和合。若大性体。自是和合。即成生灭。始终。即生灭也。(恐计和合。故复破之。此约真如不变。不同变化等相也)生死下释。初句释相成。次句释相续。谓生能成死等。生能续生等。谓现在生。续过去生也。如旋下。二喻。初喻相续。次喻相成([孤山云]此明大性本真。则非和合。故引虚空喻之。即同下文性色真空。性空真色也。生而复死。死已还生。故曰生死死生。即终始相成也。今生后生。今死后死。故曰生生死死。即生灭相续也[私谓]孤山举喻虚空。亦有理在。盖此文推检合色非空。合空非色。正显不能与诸大杂和之相。世尊明以虚空。喻如诸大之性。故曰。犹如虚空。体非群相。不拒诸相发挥。正此义也)。

  (△[雪浪云]若彼大性。体非和合。乃至不和诸色等。此是立定非和合之相。非破阿难执非和合之疑也。若和合者。乃至生灭相续等。此是立定和合之相。非破阿难破和合之疑也。火轮喻相续。冰水喻相成。乃至阿难。若此邻虚。析戒虚空。当知虚空。出生色相。此牒定始终相之文。汝且观此等文。以显虚空不能成色。不能成空。正破无始终相成之理。则无和合之义成矣)。

  (△[私谓]和合非和合。前文双破已竟。七大中。但显不和合耳。此文牒云。如汝所言。四大和合等。次文牒云。汝今问言。由和合故等。七处推检。一一皆明非和非合。故知此中初文。是正立不和合。非重破非和合。雪浪拣岳师解是也。和合之义。下文广破。此但立定和合之相。发起下破。此中亦无先破之文。经文即马上破。破立相即。诸师之解。总归结破和合。若贴文委释。则以双立为当)。

  (△[清凉云]喻以火轮。谓旋人速转。不见始终。生灭遄流。宁知本际。又薪火不停。识钝谓轮。命实迁流。妄谓相续。又轮资火有。命假心明。待化而成。故无自作)。

  (○[定林云]如水成冰。留碍不通。冰还成水。流通无碍。此水与冰。但是一性。四大和合。则如水成冰。性真圆融。则冰还成水)。

  (△[温陵云]旋火之轮。无有质体。喻虚妄成续之相也。次喻直示大性。非和不和之理。故重召以起后文也。夫水何和而成冰。冰何和而成水。七大之性。不因和合循业发现。如是而已[私谓]温陵此科。以旋火二句。结释上文。以冰水二句。总喻七大。盖巧用荆公之文。以翻长水之义。会解已降。禀承此文。不知是介甫牙后慧耳)。

  (○[合释四大])。

  (○[宗镜释云]内外四大。元是我心之性。以为自性。又自第八识。变起根身界。内外四大之相。分为自相。又因妄念而起。强觉而知。所以万象森罗。郁然显现。若能穷因体本。皆是自心之性。自心之相。于中妍丑憎爱。全是意识。计度分别而成。既识根由。须存正智。但除强觉。一念不生。自然心境俱空。前后际断)。

  (○[智论云]诸法如有二种。一者各各相。如地坚相。水湿相。火热相。风动相。如是分别诸法。各各有相。二者实相。于各各相中。分别求实。不可得。不可破。无诸过失。如自相空中。说地若实是坚相者。何以故。胶噶等与火会时。舍其自相。转成湿相。金银铜铁。与火合故。亦自舍其相。变为水相。如水得寒成冰。转为地相。有神通人。入地如水。又分散木石。则失坚相。又破地以为微尘。以方破尘。终归于空。亦失坚相。如是推求地相。则不可得。其实皆空。空则是地之实相。有人言。四大之名。其实亦无边无尽。地之广大。载育万物。最为牢固。佛说心力为大。行般若波罗蜜故。散此大地。以为微尘。以地有色香味触重故。自无所作。水少香故。动作胜地。大少香味故。热胜于水。风少色香味故。动作胜火。心无四事故。所为力大[宗镜云]四大等无自体故。以心为主。或时更互论主。如地具四微则钝。为火所制。水有三微。为火所制。火但二微。为风所制。风有一微。为心所制。心无有微。故得为主。复为四大所恼。主义不成[寂音曰]以如是之理。推地水火之性。一切皆空。况风与空乎。世尊所示。自其性而发相。谓之应所知量。龙胜所论。自其相而穷性。特显发色心不二耳)。

  ([○@卍]二举性别破七)。

  (CB17565一地性四)。

  (○[净名云]是身无主为如地[肇曰]夫万事万形。皆四大成。在外则为土木山河。在内则为四肢百体。聚而为生。散而为死。生则为内。死则为外。故以内外四大。类明无我也。如外地。古今相传。强者先宅。故无主也。身亦然尔众缘所成。缘合则起。缘散则离。何有真宰。常主之者。生寿人。即是一我。义立四名也)。

  (○[宗镜云]如地是四微所成。若一微是主。三亦是主。若一非主。三亦非主。若内地四微所成。无主者。外地四微所成。亦无有主也。若内外地无主者。此三事所成。何得有主。故曰。此身无主为如地也。请观音经云。地大。地无坚性。地若是有者。为自性有。共性有。无共性有。四种中随计一性。即是有见。若检而终不得。此为见性。是无是实。皆妄语)。

  【科】(CB17563一举事以标)。

  汝观地性。粗为大地。细为微尘。至邻虚尘。析彼极微。色边际相。七分所成。更析邻虚。即实空性。

  [孤山]三藏二乘。析法观空。故约彼解。以破其执([标指]此标义。显小乘析色明空。四大和合。俱无实义)。

  (△[熏闻云]汝观地性。指析法差别之性。下水火风等。皆是俗谛性耳。前云。若彼大性。则指四大之中。真谛性也。如地持中。有二法性。一事法性。性差别故。二实法性。性真实故)【疏】邻虚。无方微也。即是极微。色边际相。微尘。有方分微也。今经指有方分微。名色边际相。随经所出。不须和会([孤山云]邻虚尘者。以此尘极微。邻于虚空故)。

  (△[私谓][准宗镜六十八]问。离识有色。文义俱虚。心外无尘。教理同证。其奈名言熏习世见坚牢。若不微细剖陈。难圆正信。只如外色若粗若细。云何推检。知其本空。了了分明。成就唯识答。粗细之色。皆从识变。既从识有。外色全空。佛说极微。令其除析。非谓诸色。实有极微。诸瑜伽师。以假想慧。于粗色相。渐次除析。至不可析。假说极微虽此极微犹有方分。而不可柝。若更析之。便似空现。不可名色。故说极微。是色边际[又二十一云]瑜伽师作观行时。于一色聚之中。初析为二。观此二分色上。我法都无。复恐二分色里。我法犹存。更以慧心。析为四别。如是乃至邻虚一相。更不可析。名色后边。若更析之。便为非色。依斯假立。极略极迥。二种极微。又准[西域记云]最微之类分一逾缮那为八拘卢舍。分一拘卢为五百弓。分一弓为四肘。分一肘为二十四指。分一指节为七宿麦。乃至虮虱隙尘。牛毛羊毛。兔毫同(本作铜)水。次第七分。以至细尘。细尘七分。为极细尘极细尘者。不可复析。析即归空。故曰极微也。一微尘犹有十方分。更析此尘为七分。名为极微。故曰。细尘七分。为极细尘。此有五名。曰极微。曰色边际。曰极略色。曰无方微。曰邻虚。经云。细为微尘。至邻虚尘。即所谓次第七分。以至细尘。细尘七分。为极细尘也。又云。析彼极微。色边际相。七分所成。即所谓一微尘犹有十方分。更析此尘为七分。名极微也。又曰。更析邻虚即实空性。即宗镜所谓更析极微。便似空现也。彰所知论云。是等大种。最极微细者。曰极微尘。亦名邻虚尘。邻虚极微。一尘异名。合此二名。是色边际。温陵云。析极微为七分。故名邻虚。是则判极微邻虚为二矣。唯识言。又诸极微。若有方分。必可分析。若无方分。则如非色。既曰极微矣。又可析乎。经明指细为微尘至邻虚尘。熏闻言极微乃通相。呼微尘为极微。则亦误也。然今经论所明极微者。约细尘七分。次第析而之于空也。楞伽云几微尘。俱舍云极微微者。约细尘七分。次第增而之于显也。有师。误解谷响。证邻虚可析七分此又不烦置辨也)。

  (CB17563二立理广破)。

  阿难。若此邻虚。析成虚空。当知虚空。出生色相。

  【疏】依标立理也。既能析色成空。亦可合空成色。方曰相成相续耳。

  汝今问言。由和合故。出生世间。诸变化相(牒起所疑也。欲破先牒此下依理广破)汝且观此。一邻虚尘。用几虚空。和合而有。不应邻虚合成邻虚。又邻虚尘。析入空者。用几色相。合成虚空。

  【疏】合空成色。非理也。汝许析色为空。应许合空成色。邻虚极小。成用几空。若合邻虚。自成方分。不成邻虚。又邻虚下。合色为空义乖也。虚空至大。邻虚至小。析小成大。为用几尘。

  若色合时。合色非空。若空合时。合空非色。色犹可析。空云何合。

  【疏】双非色空[牙-(必-心)+?]成也。色合成色。空合成空。以类自合。非互相作也。([桐洲云]谓色处无空。故云合色非空。空处无色。故云合空无色。非[牙-(必-心)+?]相作也)。

  (△[二楞云]色但合色。不能合空。云何邻虚合成虚空。空但合空。不能合色。云何虚空出生色相)色犹下。重责合空义失也。析色明空。教观俱有。合空成色。内外无凭。前文云。犹如虚空。不和诸色。若言和合。相成相续。皆为虚妄。[资中]若空不可合。色何从生。故知此色。本无自性([如说合释云]就小乘析色明空之法观之。既从大地。析成虚空。可见色无实体。全是虚空中出生。所谓有漏微尘国。皆依空所生也。今谓由和合故生者。则邻虚尘。亦应和合所成。乃至虚空。亦应和合所成。且道用几个虚空。合成邻虚。又用几许色相。合成虚空。若色合时。只合成色相。又成不得虚空。若空合时。又永成虚空终成不得色相。且世间只有析色之法。那有合空之法。虚空邻虚。既非和合而有。则诸变化相。又岂和合出生耶)。

  (CB17563三会通实理)。

  汝元不知。如来藏中。性色真空。性空真色。清净本然。周遍法界。随众生心。应所知量。循业发现。

  【疏】此明真色。初二句指本迷。([孤山云]此理虽无始本具。亦无始本迷。故曰汝元不知)如来下三句。显法体。(已下多用孤山文)如来藏。即一法界心。中道第一义谛也。性色真空。即俗之真。性空真色。即真之俗。皆言性者。显即中之真俗也。(俗故十界宛尔。故曰性空真色。真故生佛寂然。故曰性色真空。此言理具。非关事造。故曰性也)三谛圆融。不一不异。非纵非横。名如来藏。涅槃谓之秘密藏也。(孤山文)此真地大也。清净下二句。叙德量。无妄相应。具无漏法故名清净。非是有为。故云本然。无所不在。故云周遍。(理必融事。事岂殊理。理事双泯。故曰清净本然。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彼彼互摄。一一俱融。故曰周遍法界)此则种性体德体量。皆具足耳。若识此法。成三妙观。([释要云]性色真空。是即空观。一空一切空。无假中而不空。性空真色。是即假观。一假一切假。无空中而不假。色空不二。是即中道。一中一切中。无空假而不中)方知一尘具一切佛法。一切心法。一切众生法。靡不皆在一微尘中。即见卢舍那。即见自己。即见一切法。如一微尘。一切法亦尔。下皆准此。随众生下。显藏性随缘也。众生十界。漏无漏异。业亦不同。所惑色法。净秽殊等也(明藏性随缘。造十界事也。则是随染净心。显差别业。发现十界依正之果耳)。

  (△[真际云]性色真空。离一切相也。性空真色。即一切法也)[宗镜]随众生心。应所知量者。随众生根熟处即现。即众生差别境。即知一法尘中。等周法界。为邻虚尘无自性。自性即虚空。虚空即是真空。真空即是本觉。故知如来于一毛孔中。为无量众生。常说妙法。即知一切毛孔微尘。亦不出我。但解得一微尘法。即数得等周法界微尘。循发业现者。随众生业果。皆能显现。如释迦出世。国土狭小。海水增盈。弥勒下生。世界宽弘。四大海减。菩萨在会。无诸丘坑。声闻处中。秽恶充满。故知随诸一切有情而出应现。宽狭净秽。总是众生心量所成。佛果无作([直解云]如来藏清净本然。是理法界。七大。是事法界性相圆融。是理事无碍法界。一多无碍。大小相容。七大周遍。是事事无碍法界)。

  (CB17563四结责迷情)。

  世间无知。惑为因缘。及自然性。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

  【疏】凡外小乘。禀权教者。皆名无知。不了实义。故名为惑。执成名相。故称曰为。皆是下。总斥颠倒。识心虚妄。颠倒从生。因迷积迷。何实之有([吴兴云]世间通指九界众生。因缘。义含自他共三性。自然。即无因性)。

  (△[交光云]识心即六识也。分别计度。即遍计执)。

  (CB17565二火性四)。

  (○[净名云]是身无我为如火[肇曰]纵任有自由谓之我。而外火起灭由薪。火不自在。火不自在。火无我也。外火既无我内火类亦然)。

  (○[宗镜云]火为三微所成。无有定性无性。即是无火也。今身为名色所成。若身无定性。即无我也。此身中诸暖即是火。若外火无我。内火亦无我也。请观音经云。火大。火性从因缘生。若从缘生。即无自性。无实即无我。性及四句。例此可知)。

  (CB17563一总标无性)。

  阿难。火性无我。寄于诸缘。

  【疏】缘生之火。本无主宰。无主。即无性也。因缘和合。虚妄有耳([标指]缘生之火非性火也)。

  (CB17563二举事广破二)。

  (CB17566一举事标征)。

  汝观城中。未食之家。欲炊爨时。手执阳燧。日前求火。(举事也)阿难。名和合者。如我与汝。一千二百五十比丘。今为一众。众虽为一。诘其根本。各各有身。皆有所生。氏族名字。如舍利弗。婆罗门种。优楼频螺。迦叶波种。乃至阿难。瞿昙种性(引例也)。

  【疏】举众以明和合。也因别成。总总必有别。故引三人。显其异也([海眼注]举三人者。如日艾镜异。和合出火。同归释种。总中有别。如舍。利弗等。种姓异也)。

  (△[熏闻云]问七大中。何故唯火大例和合耶。答前地大。和合义疏。其执易破。从火洎识。和合义亲。所计难破。如火性。以俗谛观。灼然镜日艾三。和合而生。今以众僧和合。各各不同。显诸法和合。都无真实。(各身各姓正喻和合是假温陵云各有种姓真和合也会解取之误矣)所举三人。例同镜日艾三也。水风等三。随义可解[补遗云]记主以水中珠空月三。风中衣空面三。亦可例同三人和合之义)阳燧。出火镜也。([证真钞云]崔豹古今注云。以铜为之。如镜之状。照物则影倒。向日则火出。淮南子云。阳燧。火方诸地。论衡曰。于五月丙午日午时。销炼五方石。圆如镜。中央洼。大晴向日出火。应法师云。五石之铜精也)优楼频螺。此云木菰林。(法华文句。近此林居故。孤山云。此云木瓜癃胸前有癃。如木瓜故。迦叶波。此翻大龟氏)瞿昙。云地最胜。亦云日种(古翻甘蔗。南山曰。星名。从星立称。后代改姓释迦。慈恩云。释迦之群望也。文句。此云纯淑。应法师翻地最胜。谓除天外。人类中。此族最胜)。

  阿难。若此火性。因和合有。彼手执镜。于日求火。此火为从镜中而出。为从艾出。为于日来。

  (牒征可知)。

  (CB17566二依理推破)。

  阿难。若日来者。自能烧汝手中之艾。来处林木。皆应受焚。

  【疏】破日生也。从日至手。四万由旬。凡所照处。何不遭爇。而独烧汝手中艾耶([资中云]日镜相远。日去人间四万逾缮那[熏闻云]一逾缮那。二十里也)。

  若镜中出。自能于镜。出然于艾。镜何不镕。纡汝手执。尚无热相。云何融泮。

  【疏】破镜生也。前四句正破。后三句纵破。火能克金。遇必融泮。外能烧艾。内合镕镜。今汝不然。应非镜出([孤山云]纡。屈也。萦也。曲也。亦可训劳)。

  若生于艾。何藉日镜。光明相接然后火生。

  【疏】破艾生也。艾若出火。日镜不合。何无火出。若必待合。然后火生。显非艾出。

  汝又谛观。镜因手执。日从天来。艾本地生。火从何方。游历于此。日镜相远。非和非合。不应火光无从自有。

  【疏】总结无从也。三处不出。火从何生。应知必无。([融室云]镜与日艾。各归一处。三处不出。火无所从。如比丘众。各归氏族)日镜下。破和合无因也。日镜非近。无和合义。缘中既无。非缘有火必无此理([私谓]七大中。佛言汝今谛观。汝又谛观乃至汝更细详微细详审等。皆是妙奢摩他。微密观然智也。准宗镜云。八识心王。唯取第六。为能观察。问。前五七八。俱能缘虑。何以不取。答前五识有漏位中唯现量。缘实五尘境。第八唯现量。缘三境故。种子根身器世间境。性唯无记。第七有漏位中。常缘第八见分为境非量所收。今能观心。因教比知。变起相分。比量善性。独影境摄。故唯第六。有此功德。此中谛观详审。微密观照。全用六识以为观体。观察圆明。转似妙观察智。为真妙观察智。用此观也。近师苦诤。全破六识。请思此经谛观谛审之义)。

  (CB17563三会通实理)。

  汝犹不知。如来藏中。性火真空。性空真火。清净本然。周遍法界。(明真火也)随众生心。应所知量。阿难。当知世人。一处执镜。一处火生。遍法界执。满世间起。起遍世间。宁有方所。循业发现。

  [宗镜古释]性火真空者。性是本觉性。火是本觉火。皆是众生心变。如第六识心热。遍身即狭。若第八识中变起。即遍同法界。悟法界性。皆是心中所变之火。今世间火。随处发现。应众生业力。多少随意。(如龙斗亦起火烧林薮。乃至云中霹雳火。如人欲心炽盛。火烧天祠。皆从心火起。由心动摇。故有火起。但心不动。即不被烧)如来得性火。三界火烧不得。(如来自起智火。焚得舍利。其火猛盛诸大弟子将水救不得乃至龙王救亦不得。唯帝释云。我本愿力始救得)虽有性火。而不自烧。如刀能割。不自割。如眼能看不自看。如火大性唯心。七大性亦如是随心俱遍法界。法界本遍。由执心故不能遍。如三界中。三乘天眼。俱不能遍。唯如来无执。性合真空。故能周遍([智论云]火是假名。亦无有实。若实无火法。云何言热是火性。热性从众缘生。内有身根。外有色触。和合生身识。觉知有热。若未和合。则无热性若火有热。性。云何有人入火不烧。及人身中而不烧身。云中火水不能灭。以火无有定爇性故。火不能烧身。业因缘。五藏不。爇神龙力故。水不能灭。若热性与火异。火则非热。若热与火一。云何言热是火性。余性亦如是。是总性别性无故。名为性空)。

  (CB17563四结责迷情)。

  世间无知。惑为因缘。及自然性。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如文可知)。

  (CB17565三水性四)。

  (○[净名云]是身无人为如水[肇曰]贵于万物而终始不改谓之人。而外水善利万形。方圆随物。洿隆举适。而体无定。体无定。则水无人也。外水既无人。内水类可知)。

  (○[宗镜云]水为三微所成。无有定性。无性即无水。三事成身。无有定性。无性即无身。无身即无人。故说是身无人为如水也。请观音经云。水性不住。以其住者。池沼方圆。碍之即住。非水有住性也。若四句检水。有性有著。即是住义。若水四句。无性无著。即是无住。无住故入如实际)。

  (CB17563一总标无性)。

  阿难。水性不定。流息无恒。

  【疏】缘水无常。故云不定。随物流止。即不定相([涅槃疏]问恒与常何异。答不从因缘为常。始终不变为恒)。

  如室罗城。迦毗罗仙。斫迦罗仙。及钵头摩。诃萨多等。诸大幻师。求太阴精。用和幻药。是诸师等。于白月昼。手执方诸。承月中水。此水为复从珠中出。空中自有。为从月来。

  【疏】迦毗罗。云黄赤色。(梁言青色。亦翻黄色。此云黄头。头如金色)斫迦罗云轮。(或云鸳鸯。又译云轮山。依山得名)钵头摩云赤莲华。([楞伽云]譬如日月形。钵头钵深险。如虚空火尽。外道道通禅。注云。外道计著神我。于禅观上。见如日月形。或见红莲在深险之下)诃萨多未详。(或翻事水)方诸。出水珠也。太阴当中。以珠向之。而求水也。([孤山云]月望前曰白。亭午曰昼。准南子曰。方诸见月。则津而为水。高诱曰。方诸。阴燧。大蛤也。熟拭令热。以向月则水生。许慎曰。诸。珠也。方。石也。译人盖取许慎之说。论衡曰。十一月壬子日夜半时。于北方炼五方石为之。状如杯盂。向月得津)月珠虚空。三处征讫。

  (CB17563二依理推破)。

  阿难。若从月来。尚能远方。令珠出水。所经林木。皆应吐流。流则何待方诸所出。不流明水非从月降。

  【疏】破月生也。前五句。正牒破。月去人间。如日之量。故云远方。月光照处。皆合成流。何独珠出。流则下四句。双结非也。照处皆流。何用珠出。设无流者。显此水性。不从月来。([孤山云]林木既不生流。此水非从月降)。

  若从珠出。则此珠中。常应流水。何待中宵。承白月昼。

  【疏】破珠生也。珠若生水。合常有流。不待照月。何无水生。

  若从空生。空性无边。水当无际。从人洎天。皆同滔溺。云何复有水陆空行。

  【疏】破空生也。空若生水。有空皆水。谁不受溺。以空遍故。水亦周遍。人天水陆。应不各存([智论云]大地上下四边。无不有水。若护世天王。不节量天龙雨。又无消水珠者。则天地漂没)。

  汝更谛观。月从天陟。珠因手持。承珠水盘。从人敷设。水从何方。流注于此。月珠相远。非和非合。不应水精无从自有。

  【疏】总结无从也。月从天升。珠持手内。盘由人置。水自何来。月珠下。破和合无因也。言水精者。是太阴精之所流故。缘中尚无。非缘岂有([孤山云]精犹性也)。

  (CB17563三会通实理)。

  汝尚不知。如来藏中。性水真空。性空真水。清净本然。周遍法界。随众生心。应所知量。一处执珠。一处水出。遍法界执。满法界生。生满世间。宁有方所。循业发现。

  (节释如前)。

  (CB17563四结责迷情)。

  世间无知。惑为因缘。及自然性。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

  (CB17565四风性四)。

  (○[净名云]是身无寿为如风[肇曰]常存不变谓之寿。而外风积气飘鼓。动止无常。动止无常。风无寿也。外风既无寿。内风类可知)。

  (○[宗镜云]风性无体。附物影动。风相触击。故轻虚自在。游中无碍。请观音经云。风性无碍。今以四句观风。若言有性有生。四句可得者。即是碍。若四句观风。风不可得。即是无碍也)。

  (CB17563一总标无性)。

  阿难。风性无体。动静不常。

  【疏】风性无状。动静以表。

  (CB17563二举事广破二)。

  (CB17566一举事标征)。

  汝常整衣。入于大众。僧伽梨角。动及傍人。则有微风。拂彼人面。此风为复出袈裟角。发于虚空。生彼人面。

  【疏】衣动于此。风拂于彼。二处及空。三皆不生。知是虚妄。僧伽梨。大衣也。袈裟。云坏色([释文][僧伽梨]此无正翻。唐言重复衣。亦名杂碎衣。以条数多故若从用为名。则入王宫及聚落时衣。谓之大衣。清凉云。僧伽梨。义云和合。新者二重。故者二重。要以重成。故曰和合。是三衣中。第一衣也[袈裟]真谛杂记云。是三衣通名。或名离尘服。由断六尘故。或名消瘦服。由割烦恼故。或名莲华服。服者离著故。或名问色服。以三如法所成故。言三色者。律有三种坏色故。清凉云。袈裟。不正色衣也。亦云染色。表心染于色。要无所染。方曰染也)。

  (CB17566二依理推破)。

  阿难。此风若复出袈裟角。汝乃披风。其衣飞摇。应离汝体。我今说法。会中垂衣。汝看我衣。风何所在。不应衣中有藏风地。

  【疏】破衣生也。前五句。披衣离体破。风性不静。若生衣中。应见飞动。今何不然。我今下六句。举例无风破。佛今垂衣。不见飞摇。独汝袈裟。云何风出。衣中未必有潜风处。令衣不动。

  若生虚空。汝衣不动。何因无拂。空性常住。风应常生。若无风时。虚空当灭。灭风可见。灭空何状。若有生灭。不名虚空。名为虚空。云何风出。

  【疏】若生虚空下。破空生也。初三句正牒破。空若生风。何须假汝。动衣方有。(空若生风。何须衣动)此下展转难也。空性下二句。随空常在难。空性无灭。风合常有。不动衣时。何无风出。若无下二句。无风空灭难。若空生风。风不起时。应是无空。([孤山云]谓无风时。亦无虚空也)灭风下二句。灭空无辨难。物不动时。应知空灭。空若灭时。以何表辨。若有下二句。生灭非空难。虚空无为。为无生灭。今有生灭。不名无为。末二句。反结空不生风也。风性摇动。虚空寂然。岂有寂然。而生摇动。

  若风自生。被拂之面。从彼面生。当应拂汝。自汝整衣。云何倒拂。

  【疏】破面生也。初二句牒。从彼下四句破。被拂之人。面若生风。应合顺吹。汝当受拂。汝自整衣。不干风出。云何其风。反吹彼面(若谓此风不从己整衣而出。生于彼人被拂之面。既生彼面。应当顺吹拂汝)。

  汝审谛观。整衣在汝。面属彼人。虚空寂然。不参流动。风自谁方。鼓动来此。风空性隔。非和非合。不应风心无从自有。

  【疏】重审也。衣面空异。动寂体殊。风从何来。吹拂其面。风空下。破和合无因也。动寂不同。故云性隔。心即是性。文变故尔([温陵云]风性。或作风心。误也。今从古本)。

  (CB17563三会通实理)。

  汝宛不知。如来藏中。性风真空。性空真风。清净本然。周遍法界。随众生心。应所知量。阿难。如汝一人。微动服衣。有微风出。遍法界拂。满国土生。周遍世间。宁有方所。循业发现。

  [宗镜古释]世间称大。莫过四大。四大中动。莫越风轮。以性推之。本皆不动。风本不动。能动诸物。若先有动。则失自体。不复更动。今观此风。周遍法界。湛然不动。寂尔无形。推此动由。皆从缘起。且如密室之中。若云有风。风何不动。若云无缘。遇缘即起。或遍法界拂。则满法界生。故知风大不动。动属诸缘(若于外十方虚空中。设不因人拂。或自起时。亦是龙蜃鬼神所作。以鬼神属阴。至晚则多风故。乃至劫初劫末。成坏之风。并因众生业感)世间无有一法。不从缘生。若执自然生者。只合常生。何得紧缦不定。动静无恒。故知悉从缘起([温陵云]拂衣则动。垂衣则静。所谓动静不常也)又推诸缘。和合成事。各各不有。和合亦无。缘缘之中。俱无自性。但是心动。反推自心。心亦不动。以心无形故。起处不可得。即知皆从真性起。方见心性。遍四大性。体合虚空。性无动静。以因相彰动。因动对静。动相既无。静尘亦灭。故首楞严云。性风真空。性空真风。

  (CB17563四结责迷情)。

  世间无知。惑为因缘。及自然性。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

  (CB17565五空性四)。

  (○[宗镜云]空性无相。对色得名)。

  (○[资中云]虚空与色。二俱是假。亦相因有。体不离色。故小乘以明暗为体。大乘以空一显色。及极迥色为体。上见空。明显色。下见空。名迥色[私谓]准宗镜五十五云。极迥色者。即空间六般光明明暗等粗色。令析此六般尘色。即极微位。取此细色。为极迥色体。又若上下空界。所见青黄赤白。光影明暗。即总名空一显色。及门窗孔隙中所现者。即总明迥色。资中云。上明空。明显色。即空一显色。因依正之色。以显空大之相。所谓因色显发也。下明空。明迥色。即极迥色为体。即门窗孔隙所现。竹庵所谓凿井得空。乃极迥色之类。是也)。

  (△[百论云]内曰。无相故无虚空。诸法各各有相。如地坚相。水湿相。火热相。识知相。而虚空无相。故曰无。外曰虚空有相。汝不知故无。无色相。是虚空相。内曰不然。无色名破色。非更有法。犹如断树。更无有法。是故无有虚空相。复次。虚空无相。何以故。汝说无色是虚空相者若色未生。是时无虚空相。复次。色是无常法。虚空是有常法。若色未有时。应先有虚空法。若未有色。无所灭。虚空则无相。若无相则无法。是故。非无色是虚空相。但有名而无实)。

  (CB17563一总标无性)。

  阿难。空性无形。因色显发。

  【疏】空无有质。离色之处。即显是空。以对待故。故无性也。

  (CB17563二举事广破二)。

  (CB17566一举事标征)。

  如室罗城。去河遥处。诸刹利种。及婆罗门。毗舍首陀。兼颇罗堕。旃陀罗等。新立安居。凿井求水。出土一尺。于中则有一尺虚空。如是乃至出土一丈。中间还得一丈虚空。虚空浅深。随出多少。此空为当。因土所出。因凿所有。无因自生。

  【疏】刹帝利云田主。婆罗门云净志。毗舍云坐估。(商贾也)首陀云秾者。(农夫也。西域记云。族姓殊者。有四流焉)颇罗堕云利根。亦捷疾。(慈恩云。婆罗门十八族之一也)旃陀罗云杀者。已上举事也。出土下。标征也。随出土之多少。则见空之浅深也。虚空与色。二俱是假。[牙-(必-心)+?]相因有。体不离色。今此推征。令知虚妄。

  (CB17566二依理推破)。

  阿难。若复此空。无因自生。未凿土前。何不无碍。唯见大地。迥无通达。

  【疏】破无因生也。空若无因。凿前何无。凿后何有。无因不成(无因即自然也)。

  若因土出。则土出时。应见空入。若土先出。无空入者。云何虚空。因土而出。

  【疏】破土生。此正破也。前三句牒破。土若生空。土出井时。应见虚空出土入井。若土下四句。结非。若见土出。不见空入。云何言空从土而有。

  若无出入。则应空土。元无异因。无异则同。则土出时。空何不出。

  【疏】此转破也。若不见空出土入井。则土因空果。二无有异。土即是空。空即是土。土出井时。何不见空从土而出([竹庵云]空土既同。何得土去而空留)。

  若因凿出。则凿出空。应非出土。不因凿出。凿自出土。云何见空。

  【疏】破凿生也。前三句。正破凿出。若凿出空。凿自出空。云何见土。从井而出。不因下三句。反破不因。土因凿出。空因何有([二楞云]空因凿出。当随手凿出虚空。不应见土。不因凿出。凿自出土。何因井中得见虚空)。

  (○[引证][百论破外云]内曰不然。虚空处虚空。若有虚空法。应有住处。若无住处。是则无法。若虚空孔穴中住者。是则虚空住虚空中。有容受处。故而不然。是以虚空不住孔穴中。亦不实中住。何以故。实无空故。是实不名空。若无空则无住处。以无容受处故。复次。汝言住处是虚空者。实中无住处故。则无虚空)。

  汝更审谛。谛审谛观。凿从人手。随方运转。土因地移。如是虚空。因何所出。凿空虚实。不相为用。非和非合。不应虚空无从自出。

  【疏】再审二处也。土从地中。运凿移出。故云地移。凿空下。破和合。重结无因也。凿空。二体也。虚实。二义也。([温陵云]凿空虚实谓凿实空虚也)岂相符顺而称和合。余文可知([补遗云]因土是自生。因凿是他生。二义合是共生。从凿空虚实去。重结无因。不相为用。犹言不相为因耳)。

  (△[私谓]七大征审之文。汝观地性。汝更谛观。乃至审谛谛审谛观等。正广明于奢摩他。微密观照之行相也。上言观照。今言谛观。奢摩他中。微密观照。即具含毗婆舍那。正慧决择之义。依是推检入观。明如来藏。斯则信解真正。最初方便也。苕溪以三谛字。配因土因凿无因。云间谓根大中三审字。审明暗空三识大中二详字。对见相二义。依语穿凿。今并不取)。

  (CB17563三会通实义三)。

  (CB17566一类通前义)。

  若此虚空。性圆周遍。本不动摇。当知现前。地水火风。均名五大。性真圆融。皆如来藏。本无生灭。

  【疏】前三句。显虚空之大义也。虚空若从因缘所生。体非周遍。复是动摇。岂名为大。夫言大者。常遍为义。常故无生灭动摇。遍故时处悉有。若因缘生。此有彼无。现有未无。缘会则生。缘离即灭。今此不尔。本如来藏。本自周遍。本不动摇。故名为大。当知下六句。类前四性。同受大名。([吴兴云]四大后。所以点空。均名五大者。诸经常谈。唯四而已。此既异彼。故特言之)咸称大者。皆周遍故。无动摇故。是藏性中真功德故。无方大用。遍一切处。作利益故。岂同方便。有名无实而称大耶(通名大者。且依事立。智论云。佛说四大。无处不有。故名为大。若言大性周遍。必须指事即理。摄末归本。不可名而名之。是为如来藏也)。

  (△[融室云]。当知现前四大。与空均平。名为五大。性体平等。故名曰均。均故性真无际。圆妙融通。皆是不生灭之如来藏性也)。

  (CB17566二斥劝研详)。

  阿难。汝心昏迷。不悟四大。元如来藏。当观虚空。为出为入。为非出入。

  【疏】无圆实智。故名昏。不了常遍。故名迷。若虚空性。有出入等。则体非常。亦无遍义。岂名为大。故劝详审也([温陵云]若悟虚空性圆周遍。本无出入。即悟四大性真圆融本无生灭)。

  (CB17566三正会今理)。

  汝全不知。如来藏中。性觉真空。性空真觉。清净本然。周遍法界。随众生心。应所知量。阿难。如一井空。空生一井。十方虚空。亦复如是。圆满十方。宁有方所。循业发现。

  ([温陵云]空与觉亦体。用异称也。体用不二。故相依而举)。

  (△[二楞云]性觉二句。见空生大觉。非是无本。圆觉亦云。十方虚空。觉所显发。是也)。

  (CB17563四结责迷情)。

  世间无知。惑为因缘。及自然性。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

  (CB17565【疏】六根性。然小乘多出四大。大教始有空名。根之与识。同名大者。未见经出。诸圆实教。圆观诸法。根境识三。周遍不动。虽有其义。不立大名。今此特出。真为最后。究竟垂范也)。

  (△[释要云]大教始有空名者。大乘中说五轮。即地水火风空也。空性周遍。时处悉有。故名大。根境识有周遍义者。圆觉云。觉性遍满。圆无际故。当知六根遍满法界。根遍满故。当知六尘遍满法界等。又光明亦有六大。皆不彰灼。此最显也)。

  (CB17563文四。一总标无性)。

  阿难。见觉无知。因色空有。

  [宗镜]见性从缘。和合而有([标指]根无自性。因境而有。见觉是根。因色空显下文由尘发知)。

  (△[吴兴云]见觉即见精。如镜鉴像。得现量境。非如识之分别青黄。故曰无知。以前破识破见。元有二层。皆对空显破。故四大后。又举空见识。本如来藏。以迷妄故。分一精明而为见闻觉知。与六和合也。有不达斯旨者。强以见觉为胜义根。胜义乃清净色法所成。是法相宗语。下文明云。性见觉明。觉精明见矣)。

  (△[融室云]六根具见闻觉知。今但言见觉者。且就眼而言。是初根故。见之为觉。本自无知。知乃发于色空。故云因色空有)。

  (CB17563二举事广破二)。

  (CB17566一举事标征)。

  如汝今者。在祇陀林。朝明夕昏。设居中宵。白月则光。黑月便暗。则明暗等。因见分析。此见为复。与明暗相。并太虚空。为同一体。为非一体。或同非同。或异非异。

  【疏】此约四句以征。谓一也。异也。亦一亦异也。非一非异也([证真钞云]此问四句。一同。二异。三亦同亦异。四非同非异。但经文分两。同异各成一句)。

  (△古释但标四句。今人添六法微释。从古为是)。

  (CB17566二依理推破)。

  阿难。此见若复与明与暗。及与虚空。元一体者。则明与暗。二体相亡。暗时无明。明时无暗。若与暗一。明则见亡。必一于明。暗时当灭。灭则云何见明见暗。若明暗殊。见无生灭。一云何成。

  【疏】此破一也。前四句。牒计。则明下四句。立理。([融室云]若元一体内。明暗二体相亡。谓指暗时无明。明时无暗矣)若与下六句。推破。见与境一。境灭见亡。如何分辨。明之与暗。若明下三句。结非明暗自殊。见不随灭。应知此见。不与境一。

  若此见精。与暗与明。非一体者。汝离明暗。及与虚空。分析见元。作何形相。离明离暗。及离虚空。是见元同龟毛兔角。明暗虚空。三事俱异。从何立见。

  【疏】破异也。初三句。牒计。汝离下四句。正难离境何相。离明下四句。结成毕竟无体。上皆正破。明暗下三句。结破。并可知([吴兴云]分析见元即见精明亡。下文谓见根也。心法而云根者。此六知根。为轮生死。证妙常之根本。元一精明所分故)。

  明暗相背。云何或同。离三元无。云何或异。

  【疏】破两亦也。同即一也。明暗[牙-(必-心)+?]灭。故云相背。若与一同。见即随灭。如前所破。明暗虚空。离此无见。亦异不可(明暗二相。同一失一。岂可言其或同。离明等三。见且自无。将何说为或异)。

  分空分见。本无边畔。云何非同。见暗见明。性非迁改。云何非异。

  【疏】破双非也。空见无辩。故非不一。明暗自迁。见无生灭。故非不异(空见冥一。不分边际。元是一体。说得非同。所见明暗有异。能见见精不迁。何得同彼。得说非异)。

  (△[定林云]相见无性。离三元无。性见无相。本无生灭)。

  汝更细审。微细审详。审谛审观。明从太阳。暗随黑月。通属虚空。壅归大地。如是见精。因何所出。见觉空顽。非和非合。不应见精无从自出。

  【疏】重审也。劝细审详。四境之中。从何有见。见觉下。破和合无因也([证真钞云]前四句。破因缘生。后破无因自生也)。

  (△[桐洲云]见则有觉空则为顽。不可说和合义)。

  (CB17563三会通实义三)。

  (CB17566一类通前义)。

  若见闻知。性圆周遍。本不动摇。当知无边。不动虚空。并其动摇。地水火风。均名六大。性真圆融。皆如来藏。本无生灭。

  【疏】见闻觉知。同名大者。盖常遍故。如前文释([孤山云]前于六根。广破眼见。余根并略。今类通显示。其性皆遍。闻即耳根。觉即鼻舌身根。知即意根。不言觉者。略也)。

  (CB17566二斥劝研详)。

  阿难。汝性沉沦。不悟汝之见闻觉知。本如来藏。汝当观此。见闻觉知。为生为灭。为同为异。为非生灭。为非同异。

  【疏】生灭。同也。非生灭。异也。为同为异。两亦也。为非同异。双非也。见闻既真。四句叵得。不动周遍。其大者与([标指]汝性沉沦者。小乘所知障在。法尘未脱故)。

  (△[温陵云]生灭同异。皆因妄尘。非生非异。不离妄计。离此诸妄。即如来藏)。

  (CB17566三正会今理)。

  汝曾不知。如来藏中。性见觉明。觉精明见。清净本然。周遍法界。随众生心。应所知量。如一见根。见周法界。听嗅尝触。觉触觉知。妙德莹然。遍周法界。圆满十虚。宁有方所。循业发现。

  【疏】曾。则也。听嗅尝触者。鼻舌二根。境合始觉。故名尝触。觉触。身也。觉知。意也([补遗云]六根文中。佛难鼻根闻香。同身触难。则知鼻舌。皆得触名。以鼻别香臭。舌辨苦甘。乃是尝触故。然准今文。尝触在舌。以味到舌。触义尤著耳)。

  (△[定林云]六根皆受性于觉。故于见言性见觉明。觉明精见。耳听鼻嗅。舌尝身触。及意知根。亦与见同。皆受觉性。言觉触。则身根性觉。言觉知。则意与舌根性觉。耳鼻二根。推类可知。所谓性见觉明。觉精名见者。觉明。从觉起明。觉精。合神有觉亦与知同体。以见非知。故可言精而不可言知也。上言见觉无知。则其不可言知明矣。见性属觉。以明合精故)。

  (△[温陵云]性见等者。有见有觉。体实性见。用实觉精也。亦体用相依而举)。

  (○[引证][圆觉经云]觉性遍满。清净不动。圆无际故。当知六根。遍满法界[疏云]觉性圆无际故。当知六根亦圆无际。故遍满法界。若言不遍满。即是有际。有际即与觉性成异。故蹑前云。圆无际故。故首楞云。性见觉明。觉精明见。清净本然。周遍法界)。

  (CB17563四结责迷情)。

  世间无知。惑为因缘。及自然性。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

  (CB17565七识性)。

  (○[宗镜释云]识性无体[如幻即虚]。此破识大性也。谛详佛旨。本契无生。但以有情。唯迷妄识。以昏扰之性。起遍计于觉尘。逐杂染之缘。沈圆成于识海。眠三界之梦宅。一觉而尘劫不惺。造四大之幻身。生灭而恒沙莫算。今推此识。决定无体。从缘所生。悉顺无生四句检之。自含妙理)。

  (CB17563文四。一总标无性)。

  阿难。识性无源。因于六种。根尘妄出。

  (CB17563二举事广破二)。

  (CB17566一举事标征)。

  汝今遍观。此会圣众。用目循历。其目周视。但如镜中。无别分析。汝识于中。次第标指。此是文殊。此富楼那。此目犍连。此须菩提。此舍利弗。此识了知。为生于见。为生于相。为生虚空。为无所因。突然而出。

  【疏】根能照境。如镜照物。识能了境。分别自他。此识分别。为从何生([真际云]根但照境。故如镜中。识有了别。故能标指)。

  (△[圆觉疏引释云]云其目者。意取眼识。云汝识者。即是意识。无别分析者。意明眼识。但有自性分别。无计度等分别)。

  [宗镜]五现识不动。唯意识分别。如首楞云。识性无边。乃至此舍利弗等。如五现量。周圆而视。如镜中鉴像。而无分别。若第六意根。即次第分别。非如五现量顿见。圆觉云。譬如眼光。乃至得无憎爱。(具云譬如眼光晓了前境。其光圆满。得无憎爱。何以故。光体无二。无憎爱故。疏云。光即眼识。现量所得。故无憎爱)可见五根现量。未生分别。其眼光到处。无有前后。终不舍怨取亲。爱妍憎丑。例如耳根不闻赞毁之声。鼻根不避香臭之气。舌根不怀甜苦之味。身根不隔涩滑之触。以率尔心时。不分别故。([钞云]第八识及前五。皆为现量。任运自然分别。不待起心。筹量比度)刹那流入意地。才起寻求。便落比量。则染净心生。取舍情起([唯识云]前五识但有随意分别。无计度分别。分别唯第六意识有。又意识随前五根。同时而起。故名同时。又名明了意识。永明云。初居圆成现量之中。浮尘未起。后落明了意识之地。外状潜形)。

  (CB17566二依理推破)。

  阿难。若汝识性。生于见中。如无明暗。及与色空。四种必无。元无汝见。见性尚无。从何发识。

  【疏】破根生也。有相有见。相无见无。根尚无形。识从何发。

  若汝识性。生于相中。不从见生。既不见明。亦不见暗。明暗不瞩。即无色空。彼相尚无。识从何发。

  【疏】相见相待。无见无相。(不见明暗等境。即无色等六尘)相犹不立。从何有识[宗镜释]已上破自生他生也。

  若生于空。非相非见。非见无辨。自不能知。明暗色空。非相灭缘。见闻觉知。无处安立。处此二非。空则同无。有非同物。纵发汝识。欲何分别。

  【疏】此下破空生。初二句。审定不由根境也。非见下。正破。前三句。非见不辨四境破。下三句。非相不立五根破。相即是缘。四境既无。即所缘境灭。所缘既无。五根何有。上皆牒破不假根境也。处此下。正破识从空生也。非相非见。故云二非。即正指空也。([融室云]处此二非。谓以非相非见之二非而处分之)同无者。如龟毛兔角。毕竟无故。若言其空。是有体者。岂同物像。可形可状。(二非若空则同龟毛。二非若有。既曰非相非见。不同于物)又此虚空。昏钝无辨。无辨之空。若有所生。亦应无辨。故曰欲何分别(二非如是虚空。纵能发生汝识。欲何分别。为欲于龟毛无边分别。欲于不同物有边分别。此诚不可得而立也)。

  (△[孤山云]空则同无。言无识也。应云无则同空。互其言耳。有非同物。言有识也[温陵云]识体若空。则同龟毛。识体若有。非同物象。既自无体。安能有用。故曰欲何分别[私谓]长水释二非为空。孤山温陵释空有为识。此中销文。从长水为顺。无则同空。孤山指为[牙-(必-心)+?]文。盖欲回经文以就己解耳)。

  若无所因。突然而出。何不日中。别识明月。

  【疏】破无因也。日中无月。既无见月之识。应知非是无因而有[宗镜]日属朝阳。月含阴魄。时候晷刻。今古不移。各有所因。无因非有。空生无因。皆破无因生也。

  汝更细详。微细详审。见托汝睛。相推前境。可状成有。不相成无。如是识缘。因何所出。识动见澄。非和非合。闻听觉知。亦复如是。不应识缘无从自出。

  【疏】重审生处也。睛即浮尘。境即明暗。成有成无。即虚空也。识动下二句。结非和合。动。谓能了别也。澄。谓但照境也。(汝识于中。次第标指。识动也。其目周视但于镜中。见澄也)闻听下二句。例破余识。闻听。即耳鼻。觉知。即舌身意识。不应下二句。结无生处。识起缘由。故云识缘[宗镜]见澄。即五现量。分别为动。又经云。此识心本来湛寂。不从修得。本体澄寂。五现量境。亦复如是。既不得自见之性。又不得他相之观。相他既虚。既无和合。所以推云。见托汝睛。乃至见闻觉知。亦复如是。以动静相乖。事非和合。此破共生也([私谓]永明依四句推检。故以空生。无因皆破无因。见托汝睛已下。别破和合。为破共生。长水依经文四义推破。故于四处。不生破竟。以微细详审去。结审生处。而四句推检中。略共生一句。此二师科门虽异。各有深理。学者详之)。

  (△[温陵云]识动见澄。性相隔异。见与识隔。闻知亦然。皆非和合。亦非自然。是则性真圆融。不涉诸妄矣)。

  (CB17563三会通实义三)。

  (CB17566一类通前义)。

  若此识心。本无所从。当知了别见闻觉知。圆满湛然。性非从所。兼彼虚空。地水火风。均名七大。性真圆融。皆如来藏。本无生灭。

  【疏】初二句。能类。当知下。所类。了别。谓识。(正指六识)见闻。谓根也。(乃指六根)是生识之根。故云了别见闻等([定林云]识虽在六根。而性非从所。性非从所。即非因缘。亦非自然)。

  (△[桐洲云]性非从所。明根性圆满。非从于所生)。

  (△[温陵云]兼彼空等。总会七大。旁通万法也。既本无所从则湛然圆满。世界众生。物物皆尔。不唯地等名大。草芥尘毛。皆可名大。性真圆融。本无生灭。前文详辨。意皆萃此)。

  (△[紫柏云]地水火风而依于空。为器界五法见闻觉知。而依于识。为根身五法。盖十大性也。而经曰均名七大者。(以上寂音文)以十大不离阿赖识而有也。阿赖耶。此言含藏。能含藏觉义不觉义。与相见二分。地水火风五大。乃因此识相分而建立也。见识觉闻知五大。乃因此识见分而建立也。见分建立。则唯根识而已。故但以见觉及识。略之为二也)。

  (CB17566二斥劝研详)。

  阿难。汝心粗浮。不悟见闻。发明了知。本如来藏。汝应观此六处识心。为同为异。为空为有。为非同异。为非空有。

  【疏】同异。如根中破。空。谓空生。有。谓根境。非空有。谓无因也([标指]汝心粗浮。正同圆觉责刚藏云。虚浮妄心。多诸巧见。不能成就圆觉方便。如是分别。非为正问)。

  (△[定林云]于空云。汝心昏迷。空性觉故。于见云。汝心沉沦。见性外现故。于识云。汝心粗浮。识心内潜故。浮则但认浮根。粗则不达识精)。

  (○[引证][般若经云]六识者。本自一心。遍由六根门头而成六识。从见为眼识。从闻为耳识。从嗅为鼻识。从尝为舌识。从染为身识。从分别为意识。如是根尘。三事和合为十八界。若如实知自性皆空。是为能学六根六尘六识)。

  (○[智论云]识之于根。乍出乍入。如鹿在网。犹鸟处笼。啄一舍一。周而复始。无暂休息。识在根笼。亦复如是。或在于耳。或在于眼。来去无定。不可执常。虽复无定。相续不断。又护法云。六识体性各别。但依根境而立其名。若执有一识。能缘六境者。若六境一时到。如何一个意识。能一时缘得耶。若前后起。即不遍故。所以随六根境种类异故。依根得名)。

  (CB17566三正会今理)。

  汝元不知。如来藏中。性识明知。觉明真识。妙觉湛然遍周法界。含吐十虚。宁有方所。循业发现。

  ([定林云]明知。受明于觉。觉明。从觉起明。识体是知。受明于觉。故先言明知。后言觉明。言妙觉者。觉妙于此)。

  (△[温陵云]识知皆出于性明。故曰性识明知。识虽觉明之咎。其体实真。故曰觉明真识。体用不二。真妄一真。所以迭举[二楞云]性识明知。谓本性之识。即妙明之知。觉明真识。谓本觉之明。即性真之识。即汝所明。觉性湛然。遍十方界。无生灭者。云何以意识为心知耶)。

  (△[云栖曰]地大云。性色真空性空真色。全性之色即空。全空之性即色。如水与波。全水之湿即波。全水之波即湿也。乃至见大云。性见觉明觉精明见。全性之见即明。全明之见即性也。识大云。性识明知。觉明真识。全性之识即知。全性之知即识也。真俗交互。七大一例。温陵解后。二大。与前五有别。似不应理)。

  △[宗镜]含吐十虚者。含即一真不动。在如来藏中。吐即依妄分别。乃随处发现。但有纤尘发现之处。即是自心生。不从分别有([标指]十虚十方十界也)。

  (△[桐洲云]识精元明不空之体遍五大中。经云。识性无形法。五大以为家。故云周遍法界含吐十虚者。谓含万有。容现诸法。显无边之德量。安有方所耶。循业发现者。谓循顺粗妙之业缘。发现愚钝及净妙之识用。后经云。识性流出无量如来)。

  (△[定林云]言十虚者。识及六根所起用处。有而不实。故云十虚。风无实体。依土发现。故云国土。水火为世间用。故云世间。色不言世间国土者。离色无世间国土。离世间国土无色。空所圆满。非特世间国土。又非有而不实。故云十方。方无迁流。空亦如是)。

  (△[补遗云]含吐犹卷舒也。十方虚空。在真心中为小。故能卷舒)。

  (△[释文]准上科。妙觉湛然下。应有周遍法界。至妙德莹然等八句。或是阙文。或应文略。交光谓详审经文。应无随心应量等文。亦穿凿之说也)。

  (CB17563四结责迷情)。

  世间无知。惑为因缘。及自然性。皆是识心。分别计度。但有言说。都无实义。

  [宗镜合释]七大之性。性真圆融。一一大俱遍法界。如七颗冰。将火镕为水。如因陀罗网。同而不同。如水与冰。异而不异。乃至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皆满法界。一一微尘。亦满法界。一一毛孔。亦遍法界。一一身心。亦遍皆如来藏。即知凡夫界中。所有见闻阴入之根。名色之境。还同龟毛。无所执著。一切境界。皆从识变。尽逐想生。离识无尘。识寂则诸尘俱寂。离想无法。想空则诸法俱空。将世间龟毛易解之虚。破如今现执名相之虚。因缘自然。俱成戏论。知解分别。本末无从。但有意言。都无真实。如是阴入处界七大性等。非是本来自然无因而有。非从今日和合因缘而生。但是识心分别建立。今破此识性。则七大性乃至一切法皆空。如寻流得源。捕贼获赃。则无明怨对。生死魔军。性真圆融。遍十方界。如波澄秋渚。含虚洞然。云朗晴空。迥无所有(又云。夫外计内执我者。皆于地水火风空识六大种中。及身内识暖息三事起执。今观六大三事内。唯是识之一大。世多坚执以为实我。今只于内外三世中推。自然无我无识。内外推者。只如执[身]在身内者。且何者是识。若言身分皮肉筋骨等是识者。此是地大。若言精血便利等是识者。此是水大。若言身中暖触是识者。此是火大。若言折旋俯仰言谈只对是识者。此是风大。除四大外。唯是空大。何者是识。各各既无。和合岂有。如一砂压无油。合众砂而岂有。似一狗非师子。聚群狗而亦无。此四大种。现推无体。即是内空。死后各复。外四大一一归空。即是外空。内外俱空。识性无寄。又内推既无识。应有外者。外属他身。自无主宰。及同虚空。有何分别。内外既空。中间无有。以因内外。立中间故。但破内外。中间自虚)。

  (○上七大文竟)。

  【科】([○@(│*?)]蹑上总约诸法会通母科三承前开示获悟生子科二)。

  (CB17564一具叙大众领悟。二阿难说偈赞述。初中文二)。

  (CB17561一略叙除疑)。

  尔时阿难。及诸大众。蒙佛如来。微妙开示。身心荡然。得无挂碍。

  【疏】三科七大。即相即性。本自不生。今则无灭。生灭去来。皆如来藏。圆遍不动。清净本然。此是如来宣胜义中。真胜义性。故云微妙开示。身心圆明。故云荡然。更无诸法可为所疑。故无挂碍。

  (CB17567二广述得益四)。

  (卍一悟心广大益)。

  是诸大众。各各自知。心遍十方。见十方空。如观手中所持叶物。

  【疏】向执心在身中。谓言是我真性。今知空在心内。如片物持于掌间。下文亦云。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孤山云]各各自知。即能觉之智。心遍十方。即所觉之理。常住真心。遍融十界。故曰十方。天台释法华。深达罪福相。遍照于十方。亦云即十界也。见十方空者。谓十界循业发现之空也。迷妄有空。比真为小。故以掌叶为喻)。

  (△[涅槃经云]佛言。我所觉一切诸法。如因大地生草木等。所宣说者。如手中叶)。

  (卍二了物咸真益)。

  一切世间。诸所有物。皆即菩提。妙明元心。心精遍圆。含[果/衣]十方。

  【疏】向执心外有法。今悟法法唯心。离实相外。无法可得。故世间物。皆菩提也。菩提云觉。觉即是佛[孤山]一切世间等。谓依空立世界也。即十界循业发现。依正之法耳。皆即菩提等。谓十方虚空。十界依正。一法叵得。皆我真心。含[果/衣]十方者。即此真心。具足十界。而非断灭。观此文者。岂疑无情有性。无情作佛之说耶([疏曰]若执无情无佛性者。请看此文。纵信无情有性。仍说不具诸法。遂令佛性。派成其二。一具法佛性。谓有情性。二不具法佛性。谓无情性。若此派分何异他说。无情草木无佛性耶。今立量示云。一切草木是有法。定具诸法故为宗。因云。有佛性故。同喻如有情。正教量云。地水火风均名七大。性真圆融。皆如来藏。妙觉湛然。周遍法界。含吐十方。宁有方所。禀彼说者。宜悉详之)。

  (○[引证][清凉云]此中成佛。为理为事。若就众生位看者。尚不见唯心即空。安见圆教中事。若约以性融相。一成一切俱成。谓以佛之净性。融生之染。以佛一性。融生之多令多染生。随一真心。皆如于佛。已成佛竟。非唯有情会万类相。融为佛体。无不皆成。故说无情有成佛义。约成佛门。一切成也。若以无情不成佛义。融情之相。亦得说言诸众生不成佛也。以成与不成。情与无情。无二性故。法界无限故。佛体普周故。色空无二故。法无定故性。十身圆融故。缘起相由故。生界无尽故。因果周遍故。远离断常故。万法虚融故。故说一成一切成也。此成则能修因。无情变无情。无情变情。便成邪说)。

  (卍三反顾遗身益)。

  反观父母所生之身。犹彼十方。虚空之中。吹一微尘。若存若亡。如湛巨海。流一浮沤。起灭无从。

  【疏】太虚处我心中。尚如片物在掌。更观所生微质。于心大小若何。故举空中一尘。存亡岂辨。喻至小也。如湛下。再举沤喻。了身无生也。前喻尚存小相。今喻相本无生。故此二喻。各显一意([孤山云]虚空巨海。以况心精。微尘浮沤。以况己质。理即事故。若尘存而沤起。事即理故。若尘亡而沤起。事理不二。故曰无从)。

  (卍四妙获元心益)。

  了然自知。获妙本心。常住不灭。

  【疏】了谓显了。犹分明也。明解在心。故曰自知。迷妄名失。了悟名获。既言常住不灭。故非新得。但显现耳([姑苏神照云]此乃悟如来最初开示常住真心。为一部之宗体。即长水指起信初一心为本源也)。

  (CB17564二阿难说偈赞述二)。

  (CB17561一标举)。

  礼佛合掌。得未曾有。于如来前。说偈赞佛。

  [宗镜]阿难因如来推破妄心。乃至阴入处界七大性。一一微细穷诘。彻底唯空。皆无自性。悉是意言识想分别。因兹豁悟。妙明真心。广大含容。遍一切处。即与大众。俱达此心。同声赞佛。乃至不历僧祇获法身。即同初祖。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孤山云]得未曾有。谓圆顿之解也)。

  (CB17561二正说四)。

  (卍一叹佛法希有二)。

  (CB17567一正叹)。

  妙湛总持不动尊。首楞。严王世希有。

  【疏】初句赞佛。佛有三身。谓法报应。今皆具叹。妙湛。法身也。法身无相。湛然常寂。无作无为。遍一切处。不生灭故。总持。报身也。谓无量劫修行诸度之所显发。总摄一切无漏功德。尽未来际。任持不失。无有坏灭。酬彼因故。不动尊者。应身也。谓随机感。厌求胜劣众生心中之所显现。真如用相。名之为应。佛体不动。无有作意。如月不降。百水不升。慈善根力。法尔如此。亦如镜像。随形所现。镜且不动。故以不动为应身也。又妙及尊字。通上通下。谓三身一体。不三而三。体相用法。具一切义。故名为妙。是最究竟。极证所显。故名为尊([孤山云]妙湛。赞真谛。般若德也。总持。赞俗谛。摆脱德也。不动。赞中谛。法身德也。又即三而一。故曰妙湛。即一而三。故曰总持。非三非一。故曰不动。譬摩尼珠。即莹彻。即具宝。即体圆。虽三宛然。而是一珠。虽是一珠。而三宛然。故涅槃云。如来之身。非大涅槃。摩诃般若。亦非涅槃。摆脱之法。亦非涅槃。三德各异。亦非涅槃。是故。不一不异。如摩尼珠。名大涅槃)。

  (△[海印云]此赞佛法身。而三身具焉。举一佛而具三身。故为圣中尊。阿难最初发心。缘见三十二相。今蒙开示。见佛法身。乃是亲见如来。故此赞也)。

  △下句叹法。即行法也。一经所显。唯此三昧。最尊最胜。于法自在。故称为王。上句理果。下句是行。理果行三。是所诠义。必因能诠。所诠方显。是故四法。皆具叹也([孤山云]出偏小上。喻之以王。是则行从理而得名。教从行而立称。教行理三。悉号楞严。今正举能诠以叹也。五时设化逗机非一。未若纯显圆常。直明心性。所说经中。最为希有。一教希有。开权显实故。二行希有。圆融妙定故。三理希有。常住真心故)。

  (CB17567二述益)。

  销我亿劫颠倒想。不历僧祇获法身。

  【疏】初句断障。即前身心荡然得无挂碍也。下经云。从无始来。颠倒沦替。今言亿者。举大数耳。妄认四大六尘缘影。为身心相。迷己为物。观大观小。皆为颠倒虚妄乱想。今闻开示。不执不认。故名为销([孤山云]亿劫颠倒即无始无明也)。

  △下句悟道。即获本妙心。常住不灭也([资中疏云]由前广破人法二执。故此分见如来藏心也)阿僧祇。云无数。劫波。云时分。方便教说。一切诸佛。皆于无数劫中。修波罗蜜。然后成佛。今于此会。言下顿悟。获本妙心。常住不灭。何历僧祇之有乎。([孤山云]若藏教。迦旃延子。明四阶作佛义。三阿僧祇。修六度行。百劫种相好因。然后树下断结。获五分法身。此历僧祇。非不历也。若通。七地齐罗汉。八地扶习润生。经无数劫。然后七宝菩提树下。一念与真理相应。断除残习气。获真空法身。此亦历僧祇。非不历也。若别教。地前缘修万行。动经尘劫。方入初地。分证中道法身。又如唯识云。地前方历一僧祇。初地满一僧祇。八地至等觉。方是第三僧祇。然后至妙觉位。乃获究竟法身。此亦历僧祇。非不历也。此皆方便之谈。时长行远。今言不历。即圆悟自心。名大直道。法华八岁龙女。南方作佛。华严。初发心时。便成正觉。胎经云。凡夫贤圣人。平等无高下。唯在心垢灭。取证如反掌。皆与此经同焉)。

  (○[引证][起信记云]阿僧祇者。若准本业经。初以忉利天衣。仍用彼天时分。三年一拂。尽四十里石。为小劫。次以梵天衣拂。尽八十里石。为中劫。复以净居天衣拂。尽八百里石。为大劫。杂阿含中。与此有异。又劫章颂云。风灾为一数。乃至不可知。此极长远时。名一僧祇劫。谓此以风灾为数。数至不可数。更若数时。心则狂乱。齐此数不得处。名一僧祗若以此等。计三僧祇劫。方成佛道。则百千万亿人中。无有一人发心修道。纵有惧三涂苦者。但修人天戒善。或有畏三界生死。亦但修二乘之行。焉敢希冀佛乘。修菩萨行。今所会通。特异于彼。何者。梵语劫波。此云时分。大劫小劫。长时短时。下至刹那。皆名时分。阿僧祇此云无数。无数之言。亦不定久近。如人经年不相见便云无数时。竟日不见。亦云无数时。修行时分。意亦同此。谓始从具足凡位。发心修进。法尔经无数时。方得见真如。名为见道。是一无数时。从见道已去。渐断俱生二障。法尔又经无数时。方得不假功用。自然相应。至第八地。是第二无数时。从此任运进趣。消遣余累。法尔又经无数时。方得成佛。是第三无数时。斯则无数时是定有。然延促不可定也。若此所解。方有修行之人)故下文云。歇即菩提。不从人得。何藉劬劳。肯綮修证。又云。弹指超无学。又圆觉云。知幻即离。不作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皆此义也。(圆人一生。尚有超登十地者。况初住乎。此经圆顿。如教行道。直至菩提。此乃圆修圆证。不断而断。无成不成。岂待时劫哉)。

  (△[宗镜云]成佛之旨。且非时劫。迟速之数。属在权宜。故起信明为勇猛众生。成佛在于一念。为懈怠者。得果须满三祇。楞严经钞云。劫者。是时分义。而有成住坏空。皆由众生妄见所惑。由四大。故起六根。起六根。故见六尘。见六尘。故有时分。若了无明根本。一念妄心。则知从心所生。三界毕竟无有。长短之劫。由一念来。三乘趣异并是梦中说寤时事。皆无多劫耳。一念相应。一念成佛。一日相应。一日成佛。何须劫数。渐渐而修。诸佛法门。本非时摄。计时之劫。非是佛乘)然据今文。且叙解悟。如文云。各各自知。心遍十方。知即解也。叙虽论解。不无证悟。以随人入位。浅深不同。且如两教二乘。禀权菩萨。圆教根性。未发信者。悟此境界。即是解悟。若曾已入信解行位。闻法开悟。即是证悟。更有已入地住。即增道损生。乃至妙觉。破惑证理。发真妙用。皆随位浅深而论广狭。此则一会之众。皆得妙益耳([云栖云]获法身。吴兴谓是实证。长水孤山。皆同此说。盖是分证法身。不言五分究竟也。即不通指大众。言阿难证。亦复何妨。其以阿难向后方得二果为难。而谓是佛神力。暂令得见。又谓销我之言。旁指菩萨及利根二乘。蛇足之谈。皆不应理)。

  (△[私谓]永明宗镜。引楞严疏钞云。若闻此经。即悟得微尘毛孔。一切众生。皆在我本觉中。无明若除。一时顿证。不从修得。如观音入流亡所。阿难自庆不历僧祇获法身。并是顿也。长水谓阿难言下顿悟。获本妙心。即同永明之说。然阿难得悟之后。重请修行。次偈即云。发愿得果。审除微惑。故长水又云。且叙解悟。不无证悟也。今人影掠悟门。谓一念不生。前后际断。即名为佛。如禅家每引广额屠儿。置刀佛座下。谓是千佛一数。而指阿难等为顿证。此又错解永明诸师证悟之文。成发狂之药也)。

  (○又按中川新疏。广引经论。明法身义。有其十种。准起信论云。真如自体相者。具足如是过于恒沙。不离不断。不异不思议佛法。名为如来藏。亦名如来法身。今经如来开示阿难。本如来藏。妙真如性。阿难言下。即获法身。故知所获之法身。即是如来藏也。次下征答富那腾疑。广明如来藏。乃至毛端现刹。尘里转轮。即是起信菩萨地尽。入法身位。见之究竟也。诸经论十种法身。一藏识。二在缠。三本智。四清净等。皆不出如来藏义。故曰。隐名如来藏。显名为法身。古人谓首楞严以如来藏心为宗。岂不信夫)。

  (卍二愿得果度生二)。

  (CB17567一正陈所愿二)。

  ([○@卍]一陈愿)。

  愿今得果成宝王。还度如是恒沙众。

  【疏】初句叙智。即佛道无上誓愿成也。即于此身。期获证果。故曰愿今。([吴兴云]初即佛道誓成。以摄法门誓学。由学法门而得果故)次句叙悲。即众生无边誓愿度也。下云除惑即烦恼无尽誓愿断。(次即众生誓度。以摄烦恼誓断。由断烦恼。方度生故)悲智二法。即菩提心。复以要誓。总而持之。即三法周备。四愿具足。发菩提心。毕于此矣。依圆觉疏顿教因地。总有三重。初了悟觉性。即前获妙本心。得法身也。二发菩提心。即今悲智二愿也。后修菩提行。即向下问修行方便也。谓若不了自心。云何知正道。故多劫修行。非真菩萨。次不发大心。无由起行。故善财先陈已发。方问修行。圆顿修证。莫过此矣([孤山云]前获法身。犹是初住分果。今愿成妙觉极果)。

  (△[融室云]晋华严有宝王如来一品)。

  ([○@卍]二述意)。

  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

  【疏】上句同佛化。上求下化。悲智二心。一一先悟妙觉明性。从深理生。故名深心。([天台观经疏]佛果高深。发心求往。故云深心。亦从深理生)。

  (△[温陵云]悲智双运。广大无边。所谓深心也)以此二心。承顺尘刹。诸佛化行。无二无别。故名为奉。下句结报恩。大论云。假使顶戴经尘劫。身为床座遍三千。若不传法度众生。毕竟无能报恩者(具云。若有传持正法藏。宣扬教理度群生。修习一念契真如。此是真报如来者)。

  (△[吴兴云]以上愿心。皈奉尘刹如来。是报我佛微妙开示之恩)。

  (○[引证][智论云]须菩提问。世尊。云何是深心。佛答。应萨婆若心。(此云一切智)集诸善根。萨婆若心者。菩萨摩诃萨。初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意。作是愿。我于未来世当作佛。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意。即是应萨婆若心。应者系心。愿我当作佛。菩萨利根。大集福德。发意即得深心。深心者。深乐佛道。世世于世间心薄。是名应萨婆若心。深心者。深入悲心。利益众生。是名深心相)。

  (CB17567二重请证明)。

  伏请世尊为证明。五浊恶世誓先入。如一众生未成佛。终不于此取泥洹。

  【疏】我愿成道。本为度生。度生之心。非暂时尔。尽未来际。众生界尽。我方入灭。斯愿至重。故请证明。([吴兴云]前愿度人如释迦故云愿度是众。今愿取土如释迦。故云五浊誓入)。

  (○[释文][涅槃论疏云]。泥曰。泥洹。涅槃。三名楚夏不同。云涅槃者正也。秦言无为。亦云灭度)。

  (○[引证][智论云]菩萨立七住中。得无生法忍。心行皆止。欲入涅槃。十方诸佛。皆放光明。以右手摩其顶言。善男子。勿生此心。汝当念汝本愿。欲度众生。汝虽知空。众生不解。汝当集诸功德。教化众生。莫入涅槃。汝今始得一无生法门。莫便生喜。菩萨闻诸佛教诲。还生本心。行六波罗蜜。以度众生)。

  (○[净名经云]虽得佛道。转于法轮。入于涅槃。而不舍于菩萨之道。是菩萨行[肇曰]虽现成佛。转法轮。入涅槃。而不永灭。还入生死。修菩萨法。岂二乘之所能乎)。

  (卍三乞除惑速成)。

  大雄大力大慈悲。希更审除微细惑。令我早登无上觉。于十方界坐道场。

  【疏】初句叹德。威德猛盛。如师子王。故名雄。十义具足。不可屈伏。故云力。慈悲。谓拔苦与乐。无缘普救。皆言大者。显无上也。([吴兴云]前明三德之体。此明三德之用。涅槃云。佛性雄猛。大雄。是法身之用也。又曰。是诸声闻。无有慧力。大力。是般若之用也。又曰。慈即摆脱。大慧。是摆脱之用也)次句乞除惑。自乘修惑。大乘所知。俱名微细([标指]谓所知障)。

  (△[孤山云]以始入初住。尚有微细无明故)。

  (△[蕅益云]下文佛告阿难。汝今已得须陀洹果。已灭三界众生世间见所断惑。此销我亿劫颠倒想也。然未知根中积生无始虚习。此习要因修所断得。此指三界思惑。又云。何况此中生住异灭。分齐头数。此指界外别惑。即今云微细惑也)下二句乞速成。前文已愿得果。今再言者。以度生心切。愿早得也。上句真身。下句垂应。登。成也。道场。现八相也。前云未成不灭。约时竖论。今云于十方界。约处横说。即释成上求下化也([瑜伽第三十八]或有一劫。有众多佛。出现于世。彼彼十方。无量无数。诸世界中。应知同时有无量佛。出现于世。于十方界。现有无量无数菩萨。同时发愿。同勤修集菩提资粮。故此愿云。于十方界坐道场也[苕溪云]于十方界者。随机利物。如月现水)。

  (△[温陵云]前发明心见。显如来藏。方破见道粗惑。次须决通疑滞。开修证门。以断修道细惑。详审尽除。乃登上觉。自第四卷决通疑滞。摄伏攀缘。即审除细惑之方也。既消倒想。顿获法身。疑已得果。且又愿求。而更除细惑者。佛果有七。曰菩提。涅槃。真如。佛性。庵摩罗识。空如来藏。大圆镜智。所谓获法身。则分得菩提。自见佛性而已。见性之后。必须审除细惑。使生灭灭生俱寂。以合乎涅槃真如。白净纯凝。以合乎庵摩罗识。廓然圆照。以合乎空如来藏大圆镜智。七果圆备。乃所谓登无上觉也)。

  (卍四喻道心无动)。

  舜若多性可销亡。烁迦罗心无动转。

  [真际]阿难请求请愿。二利周圆。表此真诚。故此比较。虚空之性。尚可销亡。我坚固心。终无动转【疏】舜若多。云空也。虚空之性。不可销灭。今尚可灭。上求下化。菩提之心。终无移动。故不动转。烁迦罗。云坚固不坏也。又翻为轮。轮有摧碾。谓悲智之心。自利利他。皆能摧碾惑业苦故([温陵云]此依首楞定力。结前愿心。自誓究竟。举无退堕。愿心如此。然后圣果可期。佛恩可报也)。

  (○[释文][舜若多]翻译集云。沇疏云。未见诚释。应是主空神。入楞伽云。利尼迦者。名之为空。或呿提。秦云虚空。圆觉钞云。梵云舜若。此云空。空无之空也。梵云舜若多。此云空性。即是空所显性。性即此宗觉性。故云。舜若。虚空断灭性也。舜若多。真性空也。合论云。舜若多。风神。动之性也[烁迦罗]亦云类拔折罗。此云金刚。坚固不坏也。论曰。此云坚固。亦金刚坚固心也。今谓首楞严究竟坚固。即金刚王也。上云首楞严王。今云烁迦罗心。同一坚固。耳)。

  (○[私谓]此经自阿难当机发起。启请无上菩提。如来告示。有三摩提。名大佛顶首楞严王。诸佛修行妙路。一经总相法门提纲挈领。具足于斯。向后重重推牒节节开演。始于七征八还。真心显发。终乃三科七大。藏性会归。五蕴不有。则二死俱无。二执皆空。则二障胥断奢摩他路。自此大开。妙庄严路。于兹顿显。阿难一期领悟。三观圆成。仗空王同发之深心。了无始多闻之结习。盖至于说偈赞佛伏请证明。而大事于是乎了毕矣。妙湛总持不动。三身具足。三德浑含。即赞叹三摩提。大总相法门也。首楞严王者。三昧中王。所谓克示真三昧也。如来以两言告示。阿难即以两言赞佛。所以定一会之法印。标全经之眼目也。偈曰。不历僧祇获法身。法身者。即最初标示常住真心。性净明体三科七大中。所指本如来藏。妙真如性也。论曰。名为如来藏。亦名如来法身。既了真心常住即获如来法身。由是广发誓愿。得果度生。报深尘刹。觉登无上。只是此现获法身。圆满悲智。岂复可以一念三祇比量延促。五分究竟。计度浅深者哉。结集者。谓如来说法云周。当机领悟斯毕。卷摄前经。断章于此。是为序分后之前分。正宗中之正宗。分齐分明。义门炳著者也。古人诠释。随文遮表。近师科判。计执纷拿。如阿难所请奢摩他三法。有枝岐以配初卷。有割裂以擘全经。既不了总相法门。又不应最初方便。古释无是也。资中依胜鬘科经。初二卷破人我二执。显空藏。次一分破性相二疑。显不空藏。长水不安其义没略不取。近师复判三科为如实空。七大为如实不空。又有立空不空义。为三如来藏者。既违本经空如来藏。又背胜鬘二种如来空智古释无是也。此经圆顿。即华严法界之文。有以四法界义分配今经三四者阴入处界。本如来藏性性相相即理事无碍。何判为空。又但判为理法界。七大遍周。正同华严事事无碍周遍含容观门。岂是但空。又不全许理事无碍。而云带显又不得。已而遂文剖析。曰二卷谈理事无碍为体为解。四卷谈事事无碍。是用是证。法界圆观门中。何处著此差别。古释亦无是也。凡此之类。无益经宗。有妨教观是以裁而削之。勿令疑误问津也。宗镜云。阿难已圆悟妙觉明心。知宗不昧。方乃重告善逝。启请修行。斯则先悟后修。岂非现解未证。永明则自言之矣。谓阿难顿获法身。即同观音入流亡所。初祖直指成佛。夫若此者。一闻千悟。得大总持。即性即修圆解圆证。法身向上事。已圆具于此矣。二十五圣。各证圆通。门门修行。非同一轨。向后阿难求尽残漏。得金刚定。后夜就枕。廓然得悟。似亦未曾依所请建立轨则。长期结界。安居道场而后交光摩顶。决定自知成佛也。故知正助加行。修观法门。并是广被三根。垂范末法圭峰之科圆觉前则信解。后则行证而别之以三门修证。正同此也。且以悟修言之。不历僧祇顿悟也。审除微细。渐除也。发觉初心所悟之理。顿悟中并销之理也。道场加行所修之事。顿悟时次第之事也。故曰非真流之行无以契真。何有修真之行。不从真起。阿难既除细惑。便请圆修。观网交罗。行相不二。由此推之。古人开妙解示妙行之科。咸依常住真心斯为了义。而近师以见道修道。截为二分。殆亦非永明之旨也)。

  (○大文第一明如来藏心第一科破阿难认妄迷真显如来藏竟)。

  (经文不应风心乾道本作不应风性。有本云。不应风心)。

  (若风自生被拂之面乾道绍兴本。俱作彼拂之面温陵本作被拂)。

  (风应常生。宋本并同。温陵本作常住)。

  (五浊恶世。乾道本云有本作恶土)。

本文链接:大佛顶首楞严经疏解蒙钞卷第三(之二)

上一篇:安乐行义全文

下一篇:佛说最无比经全文

李罕诵心经

佛学学问源远流长,心经这篇只有260个字的经文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可谓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为传承发扬佛之学问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心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经藏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