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网页版登陆

第三卷 翻译名义集

时间:2019-06-26 07:56:10    编辑:法云

心经心经全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第三卷 翻译名义集

宗翻译主篇第十一

彦琮法师云。夫预翻译。有八备十条。一诚心受法。志在益人。二将践胜场。先牢戒是。三文诠三藏。义贯五乘。四傍涉文史。工缀典词。不过鲁拙。五[怡-台+禁]抱平恕。器量虚融。不好专执。六沈于道术。淡于名利。不欲高炫。七要识梵言不坠彼学。八传阅苍雅。粗谙篆隶。不昧此文。十条者。一句韵。二问答。三名义。四经论。五歌颂。六咒功。七品题。八专业。九字部。十字声。宋僧传云。译场经馆。设官分职可得闻乎。曰此务所司。先宗译主。即赍叶书之三藏。明练显密二教者。是也。次则笔受者。必言通华梵。学综有空。相问委知。然后下笔。西晋伪秦已来。立此员者。即沙门道含玄。赜姚嵩聂(女涉)承远父子。至于帝王执翰即兴梁武太后中宗。又谓之缀文也。次则度语。正云译语。亦名传语。传度转令生解矣。如翻显识论。沙门战陀译语是也。次则证梵本者。求其量果。密以证知。能诠不差。所显无谬矣。如居士伊舍罗证译毗柰耶梵本是也。至有立证梵义一员。乃明西义得失。贵令华语下不失梵义也。复立证禅义一员。沙门大通曾充之。次则润文一位。员数不恒。令通内外学者充之。良以笔受在其油素。文言岂无俚俗。傥不失于佛意。何妨刊而正之。故义净译场。李峤韦嗣立卢藏用等二十余人。次文润色也。次则证义一位。盖证已译之文。所诠之义也。如译婆沙论。慧嵩道朗等三百人。考证文义。唐复礼累场充其任焉。次有梵呗者。法筵肇启。梵呗前兴。用作先容。令生物善。唐永泰中。方闻此位也。次有校勘清。随彦琮覆疏文义。盖重慎之至也。次有监护大使。后周平高公侯寿。为总监校校。唐房梁公为奘师监护相。次观杨慎交杜行顗等充之。或用僧员。则隋以明穆昙迁等十人。监掌翻译事。诠定宗旨也。译经图纪云。惟孝明皇帝。永平三年。岁次庚申。帝梦金人。项有日光。飞来殿庭。上问群臣。太史傅毅对曰。臣闻西域有神。号之为佛。陛下所梦。其必是乎。至七年。岁次甲子。帝敕郎中蔡愔(挹淫)中郎将秦景博士王遵等一十八人。西寻佛法。至印度国。请迦葉摩腾竺法兰。用白马驮经。并将画释迦佛像。以永平十年岁次丁卯。至于洛阳。帝悦。造白马寺。译四十二章经。至十四年正月一日。五岳道士褚善信等。负情不悦。因朝正之次。表请较试。敕遣尚书令宋庠引入长乐宫。帝曰。此月十五日。大集白马寺南门。尔日信等以灵宝诸经。置道东坛上。帝以经像舍利。置道西七宝行殿上。信等绕坛涕泣。启请天尊。词情恳切。以栴檀柴等烧经。冀经无损。并为灰烬。先时升天。入火履水隐形。皆不复能。善禁咒者呼策不应。时太傅张衍语信曰。所试无验印是虚妄。宜就西域真法。时南岳道士费叔才等惭忸。自感而死。时佛舍利光明五色。直上空中。旋环如盖。遍覆大众。映蔽日轮。摩腾先是阿罗汉。即以神足游空。飞行坐卧。神化自在。时天雨宝华。及奏众乐。感动人惰。摩腾复坐。法兰说法。时众咸喜。得未曾有。时后宫阴夫人王婕(音接)妤(以诸)等。一百九十人出家。司空杨城侯刘善峻等。二百六十人出家。四岳道士吕慧通等六百二十人出家。京都张子尚等。三百九十一人出家。帝亲与群宫为出家者。剃发给施供养。经三十日。造寺城外。七所安僧。城内三寺安尼。具如汉明法本内传(道家尹文操斥法本内传。是罗什门僧妄造。通惠辨云。明帝梦金人事。出后汉纪。此若虚妄。岂名信史耶。又吴书阚泽对吴主云。褚善信费叔才自感而死。岂是罗什门徒所造)

迦葉摩腾。中印度人。婆罗门种。幼而敏悟。兼有风姿。博学多闻。特明经律。思力精拔。探赜钩深。敷文析理。义出神表。尝游西印度有一小国。请腾讲金光明经。俄而邻国兴师来将践境。辄有事碍兵不能进。彼国兵众疑有异术。密遣使[古*見](敕廉)。但见君臣安然共听其所讲经。明地神王护国之法。于是彼国睹斯神验。请和求法。时蔡愔等殷请于腾。腾与愔等俱来见帝。终于洛阳。

竺法兰。中印度人。少而机悟。淹雅博爱。多通禅思。妙穷毗尼。诵经百余万言。学徒千余。居不求安。常怀弘利。戒轨严峻。众莫能窥。遇愔求请。便有轻举之志。而国主不听。密与腾同来间行后至。共译四十二章。腾卒自译五经。

昙摩迦罗。此云法时。印度人也。幼而才敏。质像傀(公回)伟。善四韦陀妙五明论。图谶运变靡所不该。自谓在世无过于己。尝入僧坊遇见法腾毗昙。殷勤寻省。莫知旨趣。乃深叹曰。佛法钩深。因即出家。诵大小乘。游化许洛。事钞云。自汉明夜梦之始。迦竺。传法已来。迄至曹魏之初。僧徒极盛。未禀归戒。止以翦落殊俗。设复斋忏。事同祀祠。后有中天竺昙摩迦罗。诵诸部毗尼。以魏嘉平至雒阳。立羯磨受法。中夏戒律始也。准用十僧。大行佛法。改先妄习。出僧祇戒心。又有安息国沙门昙谛。亦善律学。出昙无德羯磨。即大僧受法之初也。

康僧铠。印度人。广学群经义畅幽旨。嘉平四年。于洛阳白马寺。译无量寿经。

支谦。月氏国优婆塞也。汉末游洛。该览经籍及诸伎艺。善诸国语。细长黑瘦白眼黄晴。时人语曰。支郎眼中黄。形躯虽细。是智囊。武烈皇帝。以其才慧。拜为博士。谦译经典。深得义旨。

维只难。此云障碍。印度人。学通三藏。妙善四含。游化为业。武昌译经。

康僧会。康居国。大丞相之长子。世居印度。年未齿学。俱丧二亲。至性笃孝服毕入道。厉行清高。弘雅有量。解通三藏慧贯五明。辩于枢机。颇属文翰。以吴初染佛法大化未全。欲使江左兴立图寺。赤乌四年。仗锡建康。杨都译经。

竺昙摩罗察。此云法护。月氏国人。甚有识量。天性纯懿。操行精苦。笃志好学。万里寻师。届兹未久。博览六经。游心七籍。解三十六种书。诘训音义无不备识。日诵万言过目咸记。先居炖煌。后处青门。大周目录云。太康七年译正法华。

尸利密多罗。此云吉友。西域太子。以国让弟。遂为沙门。天姿高朗。风神俊迈。仪貌卓然。出于物表。晋元帝世来。游建康。王公雅重。世号高座法师。译灌顶等经。

瞿昙僧伽提婆。或名提和。此云众天。罽宾国人。风采可范。枢机有彰。沈虑四禅。研心三藏。初于符秦帝国。译阿毗昙八犍度等。

卑摩罗叉。此云无垢眼。罽宾国人。澄静有志履道苦节。世号青目律师。罗什师事。改译什公十诵。

佛驮跋陀罗。此云觉贤。大乘三果人。甘露饭王之苗裔。于此与罗什相见。什所有疑多就咨决。东晋义熙十四年。于谢司空寺。译华严六十卷。堂前池内。有二童子。常从池出。捧香散华。

法显。姓袭。平阳武阳人。常玩经律舛缺。誓志寻求。以晋安帝隆安三年岁次己亥。游历印度。义熙元年岁次乙已泛海而还。杨都译经。

昙摩耶舍。此云法称。罽宾国人。少而好学。长而弥笃。神爽高雅。该览经律。陶思八禅。游心七觉。明悟出群。幽鉴物表。欲苦节求果。天神语云。何不观方弘化。而独守小善。于是历游诸国。译差摩等经。

鸠摩罗什婆。此云童寿。祖印度人。父以聪敏见称。龟兹王闻。以女妻之。而生于什。什居胎日。母增辩慧。七岁出家。日诵千偈。义旨亦通。至年九岁。与外道论义。辨挫邪锋咸皆愧伏。年十二有罗汉奇之。谓其母曰。常守护之。若年三十五不破戒者。当大兴佛法。度无数人。又习五明四韦陀典。阴阳星算。必穷其妙。后转习大乘数破外道。近远诸国。咸谓神异。母生什后亦即出家。聪拔众尼。得第三果。什既受具。母谓之曰。方等深教。应大阐秦都。于汝自身。无利如何。什曰。菩萨之行。利物亡躯。大化必行。炉镬无恨。从此已后。广诵大乘。洞其秘奥。西域诸王请什讲说。必长跪座侧。命什蹋登。符坚建元九年。太史奏云。有德星现外国。当有大德智人入辅中国。坚曰。朕闻西域有罗什。襄阳有道安。将非此耶。后遣将军吕光等。率兵七万。西伐龟兹。光与什同来。什在道数言应变。光尽用之。光据西凉。亦请什留。至姚秦弘始三牢。兴灭西吕。方入长安。秦主兴厚加礼之。延入西明阁。及逍遥园别馆安置。敕僧[契-大+石](音略)等八百沙门。咨受什旨。兴卑万乘之心。尊三宝之教。于草堂寺。共三千僧。手执旧经。而参定之。莫不精究洞其深旨。时有僧睿兴甚嘉焉。什所译经。睿并参正。然什词喻婉约出言成章。神情鉴彻。骜岸出群。应机领会鲜有其匹。且笃性仁厚。泛爱为心。虚已善诱。终日无倦。南山律师。尝问天人陆玄畅云。什师一代所翻之经。至今若新。受持转盛何耶。答云。其人聪明。善解大乘。已下诸人。并皆俊又。一代之宝也。绝后光前仰之所不及。故其所译。以悟达为先。得佛遗寄之意也。又从毗婆尸佛已来译经。又云。什师位阶三贤。文殊指授令其删定。

佛驮耶舍。此云觉明。罽宾国人。操行贞白。戒节坚固。仪止祥淑视瞻不凡。五明四韦之论。三藏十二之典。特悟深致。流辩无滞。以姚秦弘始年达于姑藏。什先师之。劝兴往邀。兴即敕迎。并有赠遗。笑不受曰。明旨既降。便应载驰。檀越待士既厚。脱如罗什见处未敢闻命。重使敦喻。方至长安。兴自出迎。别立新省于逍遥园。四事供养。并皆不受。时至分卫一食而已。耶舍赤髭。时人号为赤髭毗婆沙。兴凡所供给。衣服卧具。满三间屋。不以关心。兴为货之造寺。

昙摩谶。或昙无谶。此云法丰。中印度人。日诵万言。初学小乘。五明诸论。后遇白头禅师教以大乘。十日交诤方悟大旨。谶明解咒术。所向皆验。西域号为大神咒师。以北凉沮渠玄始元年。至姑藏。赍涅槃经前分十卷并菩萨戒。止于传舍。虑失经本。枕之而卧。夜有神人。牵谶堕地。谶谓为盗。如是三夕。乃闻空中声曰。此是如来摆脱之藏。何为枕之。谶闻渐寤。乃安高处。盗者夜捉提举不能。明旦谶持不以为重。盗谓圣人。悉来拜谢。逊闻谶名厚遇请译。

佛驮斯那。此翻觉军。天才聪朗。诵半亿偈经。明了禅法。西方诸国。号为人中师子。口诵梵本。北凉译经。

浮陀跋摩。此云觉铠。西域人。志操明直。聪悟出群。虽复遍集三藏。遍善毗婆沙论。常诵此部。用为心要。

智猛。雍州人禀性端厉。明行清白。少袭法服。修业专诚。志度宏邈情深佛法。西寻灵迹。北凉永和年中。西还翻译。

昙摩蜜多。此云法秀。罽宾国人。生而连眉。沉邃慧鉴。常有善神潜形密护。每之国境神梦告王。去亦如之。宋文元嘉建业翻译。

畺梁耶舍。此云时称。西域人性刚直寡嗜欲。深善三藏多所谙知。尤工禅思。宋文元嘉元年。钟山翻译。僧含笔受。

伊叶波罗。此云自在。西域人。善通三藏。解贯四含。宋文元嘉彭城翻译。

智严。凉州人。道化所被。幽显咸伏。未出家前。曾犯五戒。后受僧具。疑不得戒。遂泛海至印度。咨问罗汉。亦不能决。为询弥勒。慈氏答云。得戒严甚喜焉。得经梵本。宋文元嘉杨都。翻译。

求那跋摩。宋云功德铠。罽宾王之少子。洞明九部博晓四含。深达律品。妙入禅要。诵经百余万言。罽宾王薨。众请绍位。恐为戒障。遂林栖谷饮。孤行山野。遁迹人世。形仪感物。见者发心。宋文元嘉。达于建业。帝曰。弟子常欲斋戒不杀。迫以身徇于物。不获从志。法师何以教之。对曰。夫道在心不在事。法由己非由人。且帝王与匹夫。所修各异。匹夫身贱名劣。言令不威。若不克己苦躬。将何为用。帝王以四海为家。兆民为子。出一嘉言士女咸悦。布一善政。人神以和。固当刑不夭命。役无劳力。则使风雨适时。寒暖应节。百谷滋繁。桑麻郁茂。如此持斋。斋亦大矣。如此不杀德亦众矣。宁在缺半日之食。全一禽之命。然后方为弘济耶。帝大悦曰。法师所言。真谓开悟人心。明达物理。谈尽于人天之际矣。事钞云。宋元嘉七年。至杨州译善戒等经。为比丘尼受具初缘。又后有师子国尼八人。来至云。宋地未经有尼。何得二众受戒。摩云。尼不作本法者。得戒得罪。寻佛制意。法出大僧。但使僧法成就自然得戒。所以先令作本法者。正欲生其信心为受戒方便耳。至于得戒。在太僧羯磨时生也。诸尼苦求更受。答曰善哉。夫戒定慧品从微至着。若欲增明。甚相随喜。且令西尼学语。更往中国请尼令足十数。至元嘉十年。有僧伽跋摩者。此云众铠。解律杂心。自涉流沙至杨州。初求那许尼重受。未备而终。俄而师子国尼。铁索罗等三人。至京足前十数。便请众铠。为师于坛上。为尼重受。

宝云。证第二果。西凉州人。自少出家。精勤硕学。志韵刚洁不偶世群。求法恳恻。忘身徇道。以晋隆安年初。西寻灵迹。经罗刹之野。闻天鼓之音。礼释迦影迹。受罗汉之语。历游西方。善梵书语。印度字音训释词旬悉皆备解。后来长安。复至江左。

求那跋陀罗。此云功德贤。中印度人。幼学五明四韦陀论。志性明敏。度量该博。后遇杂心。莫测涯际。方悟佛法崇深。投簪落彩。专精志业。博通三藏。慈和恭恪。事师尽礼。舍小学大。深悟幽旨。宋文敕住祇洹。荆州刺史。南谯王刘义宣。尝请讲华严经。跋陀自愧未善宋言。旦夕礼忏求观世音。忽梦。有人白服。持剑擎一人头。来谓陀曰。何故忧耶。陀以意对。答曰不须多忧。即便以剑。易于陀首。更安新头。问曰得无痛耶。答曰不痛。既寤。心神喜悦。于是就讲。辨注若流。后还杨都。属帝宴会王公毕集。帝欲试其机辨。并解人意不。帝见其白首。而谓曰。师今日不负远来之意。自外知何。唯有一在。贤即答言。慕化远来。天子恩遇。垂三十载。今年七十一。唯一死在。帝大悦。

昙无竭。此云法勇。亦云法上。姓李。黄龙人。幼为沙弥。勤修苦行。持戒诵经。为师所重。尝闻法显躬践佛国。慨然在忘身之誓。以武帝永初年。招集同志僧猛等。二十五人。共游西域。二十余年。自余并死。唯竭独还。于罽宾。得梵经本。杨都翻译。

功德直。西域人。道契既广。善诱日新。宋大明年。到荆州。为释玄畅。翻译畅刊正文义。词旨婉密。舒手出香。掌中流水。莫之测也。

达摩摩提。此云法意。西域人。悟物情深随方启喻。齐武。永明译提婆达多品。

求那毗地。此云德进。中印度人。诵大小乘二十万言。阴阳图谶。莫不穷究。执锡戒涂。威仪端肃。齐武永明翻译。

昙摩流支。此云法希。亦曰法乐。南印度人。偏以律藏传名弘道。为务。感物而动。游魏洛阳。

菩提流支。此名觉希。北印度人。遍通三藏。妙入物持。志在弘法。广流视听。魏宣武帝。洛阳翻译。

勒那摩提。或云婆提。此言宝意。中印度人。诵一亿偈博瞻之富。理事兼通。光明禅法。魏宣武帝。请讲华严。词义开悟。忽于高座。见大官执笏云。天帝请师。讲华严。意曰。今法席未终。经讫从命。然法不独资都讲香火。维那梵呗。请亦定之。使如其言。请将了见前使来迎。果与都讲等五人俱于座终。道俗咸睹。

曼陀罗。此言弱声。亦云弘弱。扶南国人。神解超悟。幽明毕观。无惮夷险。志存弘化。梁武杨都翻译。

波罗末陀。此云真谛。亦云拘那罗陀。此曰亲依。西印度优禅尼国人。景行澄明。器宇清肃。风神爽拔。悠然自远。群藏广部。冈不措怀。艺术异解。遍素谙练。梁武泰清于宝云殿。译经。属侯景纷纠。乃适豫章。始兴南康等。虽复恓惺译业无辍。即泛舶西归。业风赋命。飘还广州。住制止寺。翻译讫陈秦建。译五十部。

阇那崛多。此言志德。北印度人。刹帝利种。少怀达量。长垂清范。游涉行化。来达兹境。周武帝世译普门重颂。

达摩笈多。隋言法密。南贤豆国人。开皇十年。来届瓜州。文帝延入京寺。义理允正。称经微旨。然而慈恕。立身。恭和成性。心非道外。行在说前。戒地夷而静。定水幽而洁。经洞字原。论探声意。容仪祥正。勤节高猛。诵响继昏晨。法言通内外。好端居而简务。负寡欲。而息求无倦诲人。有踰利己。至炀帝定鼎东都置翻译馆。

波罗颇迦罗。唐言作明常识。或云波颇。此云智光。中印度人。刹帝利种。识度通敏。器宇冲邃。博穷内外。研精大小。誓传法化不惮艰危。远涉葱河。贞观届此。

玄奘。河南洛阳人。俗姓陈氏。颖川陈仲弓之后。鸠车之龄落[髟/采]。竹马之齿通玄。墙仞干霄风神朗月。京洛名德咸用器之。戒具云毕偏肆毗尼。仪止祥淑。妙式群范。阅筌蹄乎九丘。探幽旨于八藏。常慨教缺传匠。理翳译人。遂使如意之宝不全。雪山之偈犹半。于是杖锡。裹足履险若夷。既戾梵境筹咨无倦。五明。四含之典。三藏十二之筌。七例八转之音。三声六释之句。皆尽其微。毕究其妙。法师讨论。一十七周。游览百有余国。贞观十九年。回靶(布讶)上京。敕弘福寺翻译。已上多出静迈法师。译经图纪。

伽梵达摩。智升续译经图纪云。唐云尊法。西印度人。译大悲经。

阿地瞿多。唐言无极高。中印度人。学穷满字。行洁圆珠。精练五明。妙通三藏。天皇永征长安翻译。

那提。唐言福生。具依梵言。则云布如焉伐耶。此但讹略。而云那提也。本中印度人。慈恩翻译。

地婆诃罗。唐言日照。中印度人。洞明八藏。博晓四含。戒行清高。学业优瞻。尤工咒术。兼洞五明。志在利生。来译弘福。

佛陀多罗。唐云觉救。罽宾人也。于白马寺。译圆觉经。

佛陀波利。唐云觉护。罽宾国人。忘身徇道。遍观灵迹。闻文殊在清凉山。远沙流沙。躬来礼谒。天皇仪凤元年。杖锡五台。虔礼圣容。倏见一翁从山出来。作婆罗门语。谓波利曰。师何所求。波利答曰。闻文殊隐山。来欲瞻礼。翁曰。师将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来不。此土众生。多造诸罪。佛顶咒。除罪秘方。若不将经徒来无益。纵见文殊。何必能识。可还西国取经传此。弟子当示文殊所在。波利便礼。举头不见老人。遂返本国。取得经来。状奏天皇。遂令杜行顗。及日照三藏于内共译。经留在内。波利泣奏。志在利人。请布流行。帝愍专志遂留所译之经。还其梵本。波利将向西明。与僧顺贞。共译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所愿已毕。持经梵本。入于五台。于今不出。

实叉难陀。唐言学喜。于阗国人。智度弘旷。利物为心。善大小乘。兼异学论。天后明扬佛日。尊崇大乘。以华严旧经。处会未备。远闻于阗。有斯梵本。发使迎请。实叉与经同来。赴洛重译。

义净。齐州人。俗姓张。字文明。髫龀之年。辞荣落[髟/采]。遍询名匠。广探群籍。内外通晓。今古遍知。年十有五。志游西域。遍师名匠学大小乘。所为事周。还归故里。凡所游历。三十余国。往来问道。出二十年。天后证圣。河洛翻译。

达摩流支。唐言法希。天后改为菩提流志。唐云觉爱。南印度人。波罗门种。姓迦葉氏。聪睿绝伦。风神爽异。生年十二。外道出家。年登耳顺。自谓孤行。撩僧论议。货(居委)以身事。时有耶舍瞿沙。知其根熟。遂与交论。未越机关。词理俱屈。始知佛日高明。匪萤灯并照。法海深广。岂涓渧等润。投身敬事。专学佛乘。未越五年。通达三藏。天皇远闻雅誉。遣使往邀。未及使还。白云遽驾。暨天后御极。赴京翻译。至和帝龙兴。译宝积经。此经玄奘。昔翻数行。乃叹此土群生未有缘矣。余气力衰竭。因而遂辍。和帝命志续奘余功。遂译于世。

般刺蜜帝。唐云极量。中印度人。怀道观方。随缘济度。展转游化。达我支那。乃于广州制旨道场。译首楞严。自汉至唐。翻译儒释总有二百九十二人。今略编集现行经人。苟欲具知。当披新旧译经图纪。

释迦弥多罗。此云能支。师子国长寿沙门三果圣人。唐高宗尊崇。

弥伽释迦。说题云。释迦稍讹。正云铄佉。此曰云峰。璇云此云能降伏。

七众弟子篇第十二

大论云。佛弟子七众。一比丘。二比丘尼。三学戒尼。四沙弥。五沙弥尼。六优婆塞。七优婆夷。然诸经中标四众者。自古皆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为四众。天台乃立发起。当机。影响。结缘。以为四众。是则七众虽别。四众咸通。七四共成二十八众。

室洒。旧翻弟子。新云所教。南山曰。学在我后名弟。解从师生名子。天台云。师有匠成之能。学者具资禀之德。资则舍父从师。敬师如父。师之谦让。处资如弟。故夫子云。回也处余如父。余也处回如弟。律云。和尚于弟子。当生儿想。弟子于和尚。当生父想。司马彪曰。徒弟子谓门徒弟子。老子云善人不善人之师。不善人善人之资也。南山云。佛法僧之广大。实由师资相摄。互相敦遇。财法两济。日益业深。行久德固。皆赖此矣。比真教陵迟。慧风掩扇。俗怀侮慢道出非法。并由师无率诱之心。资缺奉行之志。二彼相舍。妄流鄙境。欲令道光焉可得乎。

比丘。大论云。比丘名乞士。清净活命故。复次比名破。丘名烦恼。能破烦恼故。复次比名怖。丘名能。能怖魔王及魔人民。净名疏云。或言有翻。或言无翻。言有翻者。翻云除馑。众生薄福。在因无法自资得报。多所馑乏。出家戒行是良福田。能生物善。除因果之馑乏也。言无翻者。名含三义。智论云。一破恶。二怖魔。三乞士。一破恶者。如初得戒。即言比丘。以三羯磨。发善律仪。破恶律仪。故言破恶。若通就行解。戒防形非。定除心乱。慧悟想虚。能破见思之恶。故名破恶。二怖魔者。既能破恶。魔罗念言。此人非但出我界域。或有传灯。化我眷属。空我宫殿。故生惊怖。通而言之。三魔亦怖。三名乞士者。乞是乞求之名。士是清雅之称。出家之人。内修清雅之德。必须远离四邪。净命自居。福利众生。破憍慢心。谦下自卑。告求资身。以成清雅之德。故名乞士。又云此具三义。一杀贼。从破恶以得名。二不生。从怖魔而受称。三应供。因乞士以成德。涅槃说四种比丘。一者毕竟道(无学)二者示道(初二三果)三者受道(通内外凡)。四者污道。犯四重者。善见论云。善来得戒。三衣及瓦钵贯着左肩上。钵色如青郁钵罗华。袈裟鲜明如赤莲华。针线斧子漉囊备具。

比丘尼。善见云。尼者女也。文句云。通称女为尼。智论云尼得无量律仪故。应次比丘。佛以仪法不便故。在沙门后。比丘尼称阿姨师姨者。通慧指归云。阿平声即无遏音。盖阿音转为遏也。有人云。以爱道尼是佛姨故。效唤阿姨。今详梵云。阿梨夷。此云尊者。或翻圣者。今言阿姨略也。僧祗云。阿梨耶僧听是也。事钞尼众篇云。善见佛初不度女人出家。为灭正法五百年。后为说八敬听出家。依教行故。还得千年。今时不行。随处法灭。会正记云。佛成道后十四年。姨母求出家。佛不许度。阿难为陈三请。佛令庆喜传八敬向说。若能行者。听汝出家。彼云顶戴持。言八敬者。一者。百岁比丘尼。见初受戒比丘。当起迎逆。礼拜问讯。请令坐。二者。比丘尼。不得骂谤比丘。三者。不得举比丘罪。说其过失。比丘得说尼过。四者。式叉摩那。已学于戒。应从众僧求受大戒。五者。尼犯僧残。应半月在二部僧中。行摩那埵。六者。尼半月内。当于僧中求教授人。七者。不应在无比丘处夏安居。八者。夏讫当诣僧中求自恣人。如此八法。应敬重恭敬赞叹。尽形不应违。今述颂曰。礼不骂谤不举过。从僧受戒行摩那。半月僧中求教授。安居近僧请自恣。

式叉摩那。此云学法女。四分十八童女。应二岁学戒。又云。小年曾嫁年十岁者。与六法。十诵中。六法练心也。能持六法。方与受具。二年者练身也。可知有胎无胎。事钞云。式叉尼具学三法。一学根本。谓四重是。二学六法。即羯磨。所谓染心相触。盗人四钱。断畜生命。小妄语。非时食。饮酒也。三学行法。谓一切大尼戒行。并须学之。若学法中犯者。更与二年羯磨。僧祇云。在大尼下沙弥尼上坐。今述颂曰。染心相触。盗四钱。断畜生命。小妄语。戒非时食及饮酒。是名式叉学六法。

沙弥。南山沙弥别行篇云。此翻息慈。谓息世染之情。以慈济群生也。又云。初入佛法。多存俗情故。须息恶行慈也。音义云。沙弥二字。古讹略也。唐三藏云。室利摩拏路迦。此翻勤策男。寄归传云。授十戒已名室罗末尼。译为求寂。最下七岁。至年十三者。皆名驱乌沙弥。若年十四至十九。名应法沙弥。若年二十已上。皆号名字沙弥。

沙弥尼。奘三藏云。室利摩拏埋迦。此云勤策女。

优婆塞。优婆夷。肇曰。义名信士男信士女。净名疏云。此云清净士清净女。亦云善宿男善宿女。虽在居家。持五戒。男女不同宿。故云善宿。此未可定用。荆溪云。依余经文。但云近佛得善宿名。不可定云男女不同宿也。涅槃疏云。一日一夜。受八戒者。名为善宿。优婆塞。西域记云。邬波索迦。唐言近事男。旧曰伊蒲塞。又曰优婆塞。皆讹也。邬波斯迦。唐言近事女。旧优婆斯。又曰优婆夷。皆讹也。言近事者。亲近承事诸佛法故。后汉书名伊蒲塞。注云。即优婆塞也。中华翻为近住。言受戒行堪近僧住也。或名檀那者。要览曰。梵语陀那钵底。唐言施主。今称檀那。讹陀为檀。去钵底留那也。思大乘论云。能破悭吝嫉妒。及贫穷下贱苦故称陀。后得大富。及能引福德资粮。故称那。又称檀越者。檀即施也。此人行施。越贫穷海。

本文链接:第三卷 翻译名义集

上一篇:第三十三卷 摄大乘论释

下一篇:瑜伽师地论 第二十六卷

李罕诵心经

佛学学问源远流长,心经这篇只有260个字的经文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可谓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为传承发扬佛之学问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心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经藏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