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网页版登陆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七

时间:2019-06-26 08:24:37    编辑:通炯

心经心经全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七

  偈一(七十二首)

  唯心偈

  净妙不思议。圆满真实心。广大具威神。变现无量事。其体离诸垢。不舍染净缘。世与出世闲。成就众善业。众业若空华。本来无所有。以无所有故。故说即真常。善达业性空。不为幻技惑。不著亦不厌。如理谛实观。起处即无生。当念自空寂。了无前后际。一念若须弥。动静平等如。境界风不动。寂灭妙常乐。清净若莲华。深入尘劳泥。不染世闲垢。怀此如意珠。随求无所乏。神光照暗冥。普觉诸含识。

  居山偈

  借问山中人。居山有何趣。日饱三顿粥。长伸两脚睡。磐石作禅床。云霞为盖被。微风吹幽松。发明西来意。拨落云里华。刮除眼中翳。一念绝中边。了无前后际。觉来双眼空。回视梦中事。捞捷水底月。却翻成钝滞。凡圣一齐抛。方脱娘生累。一物不将来。犹是第二义。透出无事关。始遂居山计。

  大泽禅人三度岭海参礼因示

  万里为谁来。来复为底事。靴里摸指头。原不在别处。若向外边寻。走尽天涯路。来来去复来。此法原无住。试问曹溪僧。菩提可有树。若不得一枝。枉费卖单布。

  示道脉源禅人

  参禅无秘诀。要为生死切。生死挂眉毛。念念不暂辍。提起金刚圈。脊梁劲似铁。努力望前追。直使命根绝。妄想顿潜踪。身心当下撇。要见本来人。如空中钉橛。打破黑漆桶。方是大休歇。

  题恒河图示恒一林禅人

  佛住恒河岸。常对河说法。至法难思处。即以河沙喻。若以沙数多。犹未尽佛意。直以此法身。乃显真实义。法身常不变。随流性不迁。虽以种种秽。体性常清净。乃至劫火燃。究竟体不坏。是故法身常。自性无生灭。佛子识此义。了悟自性身。如彼恒河沙。永劫性常一。是名金刚地。佛子善安住。

  观缘偈

  谛观此身无始来。皆从颠倒妄想生。轮回六道苦趣中。性返人天无量劫。妄念不止苦无涯。妄境不空业如海。若能一念暂回光。当下即令登彼岸。妄业积聚如须弥。人我是非苦坚固。结成生死铁围关。百劫千生不能出。镬汤炉炭本来无。只从一念嗔心起。若于起处即消除。火里金莲真摆脱。现前境界若空花。镜像水月不可喻。世人痴迷无慧目。错认为真颠倒见。妄将四大以为身。六识三毒为主宰。贪嗔我慢不自知。妄逐驱驰诸苦趣。自性清净即弥陀。六尘不染莲花土。一念不生生死空。日用现前真极乐。

  示念佛

  念佛本为超生死。先须要识生死心。痴爱便是生死根。不拔其根难摆脱。痴爱即是念佛心。即将念佛断痴爱。痴爱若能念念断。心心弥陀全身现。即此便是真精进。不可一念暂忘却。净土就在净心中。不得向外别寻觅。

  圆明偈示毕一素失明

  心光圆明本无量。苦彼浮尘眼遮障。隔纸不能观外物。返视何曾见五脏。譬如白日丽虚空。人处暗室如生盲。暗中人亦有两眼。如何不与日光通。我此四大如茅屋。心在身中鸟在笼。谁能撤去茅屋封。光明照耀原无穷。若能自见心光满。了了常明不用眼。此是无生无灭光。不与四大同流转。君今何幸天见怜。特拔遮障天光全。不须白天怨不见。只如有眼黑夜眠。夜眠有眼亦如此。心光圆明宛自尔。若离明暗见自心。圆明顿发超生死。举世谁知无眼好。昔人曾恨盲不早。顿抛四大光明全。此是吾家如意宝。

  登昆山示同游诸子

  昆山城中一拳石。大似须弥纳芥子。我来策杖一登之。顿入蟭螟眼孔里。时人一望忽不见。纷纷四众皆惊起。忙来试问空中人。依然指出旧时底。

  梁压谭生示之以偈

  屋梁倒塌压谭生。谭生被压何不死。梁若到身身即碎。身若到梁梁不避。两者既到何不干。试问不干之所以。目前境界不比梁。谭生何苦先惶慞。若要不惶慞。看逼狗跳墙。

  示福智字本明修净土

  但观一句弥陀佛。念念心中常不断。若能念念最分明。即与弥陀亲见面。只想净土在目前。日用头头无缺欠。佛土全收一念中。便是往生真方便。只在了了分明时。不可更起差别见。

  观身

  是身如水泡。乍现亦不久。痴儿以为珠。取之不盈手。况复于此中。多贪为罪薮。唯在智眼观。毕竟何所有。

  观心

  此心本无形。视之不可见。起灭了无端。迅若空中电。妄想逐尘劳。渴鹿奔阳焰。堪嗟今古人。都压良为贱。

  示众

  幻海无涯没尽头。尘劳妄想几时休。应知世相空中电。须信人生水上沤。唯摄一心归净土。全凭万行作真修。目前总是菩提路。念念常登般若舟。

  示无相老纳

  见尔初年六十余。别来十载近何如。光阴有限频频觉。妄想无边念念除。净土莲华禅水灌。心田爱草慧刀锄。百千万劫俱空度。莫使今生又涉虚。

  示沉生成德(二首)

  湿寝人必病。鳅得方不死。物性各有宜。苦乐何忧喜。

  物本无可欲。而人自欲之。甘苦味不同。嗜者以为奇。

  示六一居士(二首)

  世事忽如梦。人情空若云。谁知尘市里。心静即离群。

  迹近宁违俗。心空岂在家。但看污浊水。湛湛出莲华。

  示普闻禅人

  不辞行脚苦。万里涉山川。今到曹溪路。谁酬不借钱。

  示金山贵禅人(三首)

  白发愁难解。红尘路不通。身居人境内。心在万山中。

  日日尘劳里。朝朝爱恶场。不知因甚事。专一为他忙。

  苦海深无底。浮生事有涯。不知三界内。何处是归家。

  赠本混?私徕职自?br>

  独坐千峰里。慵披百衲衣。静听流水响。闲看白云蜚。

  示本昂字俯无

  有我必自高。骄矜还恃气。俯而至于无。便入清凉地。

  示慧珊字海月

  大海聚众宝。撑拄唯珊瑚。明月时来往。清凉并夜珠。

  示净堂禅人

  一钵随孤杖。三山结众缘。曹溪涓滴水。酬尽草鞋钱。

  示刘生四休

  一味常知足。多求总是差。饭蔬食饮水。只此了生涯。

  菩提庵八景(有引)

  庵在嘉禾之石门。颜生生居士所建。为智河行公安居。予之径山过此。因而有题。

  菩提山

  不到菩提山。安识菩提境。独有山中人。忘言心自省。

  翠城

  苍翠绕法城。宛似金刚圈。佛魔俱不入。其中空空然。

  古观音像

  观音有后先。法身无今古。以绝去来心。故能常救苦。

  罗汉松

  挺挺孤松树。堂堂应真相。若问涅槃心。枝头明月上。

  莲花湾

  莲生淤泥湾。其性本香洁。瞻彼花中人。端坐无言说。

  放生池

  一片无生心。全彰放生处。令彼鳞甲类。尽蹋无生路。

  沤生塔

  沤生本不生。沤灭原不灭。独留无缝塔。寒空照明月。

  槵树

  以患能除患。槵树爱生长。见此槵子珠。顿发离患想。

  山居示众(二十五首)

  独坐一炉香。翛然万虑忘。静看阶下蚁。毕竟为谁忙。

  寂寂离知觉。昭昭泯见闻。三更天外月。一片岭头云。

  世事一局棋。著著争胜负。黑白未分前。几个能惺悟。

  清净光明藏。俄然一念兴。无边生死海。尽向此中生。

  红尘路更长。青山闲不了。试问往来人。谁识山中好。

  湛湛青莲花。居泥而不染。明明出世心。雪在玻璃盏。

  傀儡夜登场。观者生欣叹。只合醉中心。难禁醒眼看。

  四大众缘合。妄自分妍丑。试看幻化人。情识从何有。

  微尘含世界。不信尽包容。莫道微尘小。应知世界空。

  枯木岩前路。行人到此迷。应登别峰顶。更上一层梯。

  岸树悬崖坼。枯藤古井深。那堪二鼠啮。况被急流侵。

  炎炎火宅中。热恼无回避。一念放下时。顿得清凉地。

  举世要多求。求多转生恼。唯有知足心。便是如意宝。

  净土唯心现。莲花性地香。目前常不昧。即此是西方。

  妄想沉沦趣。清心摆脱场。回光时返照。觌面礼空王。

  逐逐奔阳焰。行行入火坑。傥能开只眼。当下了无生。

  世路多缠缚。虚名最困人。脚跟丝线断。方许出红尘。

  山林多寄兴。寂寞几能甘。不到真休处。终成落口谈。

  我相真难破。他非甚易求。一生闲检点。到底没来由。

  自性天真佛。都为妄想缠。但能一看破。立地证金仙。

  万法唯心造。千途一念差。不知未起处。苦海正无涯。

  寂寂忘缘处。心心放下时。西来无别意。只在自知之。

  大海一滴水。具足百川味。法性本自同。昧者见各异。

  人道百年长。我道百年短。枕上梦三更。醒人未转眼。

  一片闲田地。多为芜草侵。但能时刬却。便是出尘心。

  示众十首(六言)

  死尽偷心活计。做成没用生涯。收拾无穷妄想。换将一朵莲花。

  四大支撑骨立。寸心寂寞寒空。独有绵绵一息。龟毛线系长风。

  却说百年如梦。谁曾两眼睁开。纵是机关使尽。到头总是痴騃。

  可惜清凉心地。无端迸出贪嗔。霹雳心中火起。烧残自性天真。

  身是众缘假合。四大围一虚空。动作呼为真宰。不知谁在其中。

  陷阱机关自造。刀林火镬谁当。只道目前庆快。安知身后苦长。

  貌是超尘仪表。衣为出水莲华。试看胸中何物。莫教妄想轻遮。

  蚕茧自生缠缚。灯蛾谁使焦然。将谓投明用巧。岂知业力相牵。

  名是假名非实。毁誉入耳如风。试听呼为贼草。犹人漫骂虚空。

  荆棘林中掉臂。是非场里抽身。落得无穷冷澹。者般全不饶人。

  偈二(三百八首)

  圜中读圆觉经四相章

  我相

  钟鼓铃锣不断声。声声日夜说无生。可怜醉梦伤生者。镜里相看涕泪倾。

  人相

  突兀巑岏耸铁城。刀林剑树冷如冰。谁知火向冰山发。烧尽冰山火不生。

  众生相

  铁门紧闭杳难开。关锁重重亦苦哉。可怪呻吟长夜客。不知因甚此中来。

  寿者相

  一条血棒太无情。触著须教断死生。痛到彻心酸鼻处。方知王法甚分明。

  出圜中过长安市四首

  长安风月古今同。紫陌红尘路不穷。最是唤人亲切处。一声鸡唱五更钟。

  体若虚空自等闲。纤尘不隔万重山。可怜白日青天客。两眼睁睁叹路艰。

  飘风聚雨一时来。无限行人眼不开。忽尔雨收云散尽。太虚原自绝尘埃。

  空里干城楙马人。目前仿佛似烟邨。直须走入城中看。声色原来不是真。

  过吴山经堂寺遇明通禅人礼华严因示

  到处山河即本真。大千经卷一微尘。闲来剖破轻拈出。莫道文殊是智人。

  过铁佛庵赠邹尔瞻给谏

  江上青山不断春。门前流水净无尘。开门忽见庵中主。恰是金刚不坏身。

  示沙弥照理

  出家本意缘何事。割爱辞亲岂等闲。不向袈裟求摆脱。松门翻作铁围关。

  题东山寺壁

  咫尺东山入翠微。深林晴日雨霏霏。市廛流水声相和。触目分明向上机。

  中盘旅邸壁闲见达师偈并题

  君到曹溪我不来。我到曹溪君已去。来来去去本无心。谁知狭路相逢处。

  避难石

  无端一念惹膻腥。从此形骸累不轻。十载猎丛张网处。石头满眼尽无生。

  命小师大义读楞伽

  玉线金针不易穿。休从明月问青天。玄关路断无消息。尔去逢人莫浪传。

  问丁右武大参病

  举世谁知病里身。维摩独坐见偏真。从教大智悬河辩。一默昭回万象春。

  示果弘福堂二侍者归故山

  万水千山枉问人。脚跟一步最为亲。莫教错落悬崖去。纵出头来已失真。

  弥茫烟水望何孤。底事逢人问有无。回首万山清彻骨。尚余春色满平芜。

  赠荫亭上人请藏经归南雄延祥寺

  一自南能度岭时。曹溪御墨尚淋漓。于今重载琅函至。伫看炎荒雨露垂。

  送诰禅人归慈化

  杯浮一叶淼无垠。烟水茫茫苦问津。归去家山生意满。百花深处鸟啼春。

  示查汝定

  涉水登山亦壮哉。芒鞋遥自敬亭来。入门一笑忘宾主。莫道维摩口不开。

  题雪山苦行佛

  万山冰雪连根冻。一片身心彻骨寒。不是死中重发活。如何能得识情干。

  无端弃却金轮位。特尔令生大地疑。自是九重深密事。从来不许外人知。

  轻抛兜率入王宫。一顾回头思不穷。走向万山千丈雪。埋身八面不通风。

  心似冰霜骨似柴。六年冻饿口难开。谁知忽睹明星上。落得盈盈笑满腮。

  答定斋贺明府

  函盖乾坤一句新。晴空霹雳净烟尘。箭锋拄处难回互。狭路相逢是故人。

  青狮白象驾云中。金色银光出处同。若问无生端的意。空山风雨吼长松。

  示欧生羽仲传经诃林

  斯道幽微若一丝。全凭信力以维持。苟非一片金刚地。难使菩提叶叶辉。

  送乐天法师还匡庐

  山色湖光一镜开。曼殊误落此中来。莫教狮子轻弹舌。恐震当年旧讲台。

  赠西来梵僧

  十万西来碧眼胡。渡江曾折一茎芦。只今石室犹留影。试问前生是有无。

  挽本来和尚

  五年三度叩禅关。此日寻师去不还。不是白椎兜率院。多应听法五台山。

  送如证禅人造旃檀像还五台

  火云赤日满炎荒。金色光含古道场。不是曼殊亲出现。谁知随处是清凉。

  海岸旃檀净法身。无边相好隐微尘。分明剖出诸人看。觌面当机一句新。

  寄大千法师

  三十年前同法席。别来消息断他乡。忽闻近住千峰里。想已心空闻妙香。

  示曹溪塔主

  香火千秋似一朝。儿孙终夜守寥寥。茶汤宛若生前供。不负当年石坠腰。

  勉曹溪诸弟子十首

  千僧和合似灵山。大众依归岂等闲。不是曾蒙亲嘱付。如何得入祖师关。

  肉身现在即如生。朝暮茶汤出志诚。钟鼓分明常说法。不须苦口再叮咛。

  福田种子要深栽。因果如临明镜台。亲到宝山千万次。者回不可又空回。

  辛勤作务莫辞劳。可想当年石坠腰。一息不来千万劫。善根不种苦难消。

  莫教轻易过平生。如箭光阴实可惊。只恐气销三寸后。几时再到宝山行。

  功德园林不可轻。脚跟步步要分明。莫教错落随他去。免使盲人又夜行。

  寸椽片瓦众缘成。信施脂膏不可轻。切莫贪他驴粪橛。等闲换却一双睛。

  信心膏血重须弥。粒米茎薪不可欺。但看披毛并戴角。酬偿夙债苦泥犁。

  幸生中国蚤离尘。身著袈裟远六亲。受用空门清净福。如何能报祖师恩。

  少小能存向上心。毫芒终长到千寻。只须历尽冰霜苦。始得成材出邓林。

  示曹溪沙弥能新智融达一净洗通文方觉书华严经七首

  剖破微尘出大经。无边刹海递相形。松风鸟语分明说。只在当人著意听。

  佛境重重不可量。毫端三昧岂寻常。须知举手通身现。触处全彰海印光。

  行行雁影落寒空。直竖横斜但信风。莫问普贤求妙行。先须识取主人公。

  毗卢楼阁几时开。弹指感须待善财。顿见阁中无尽藏。重重佛境甚奇哉。

  福城东畔礼文殊。常识遥参到海隅。五十三人同一调。不劳远涉费程途。

  海波为墨亦须干。笔若须弥举不难。描写毗卢华藏界。最初一字许谁看。

  纸墨文言总不真。真经全在剖微尘。但能字字光明现。莫道文殊是智人。

  挽万固寺一山和尚

  二十年前问起居。相逢犹是在生初。只今遥望中条月。独有清光照竹庐。

  寄高常侍

  忆昔长安话别时。雪中把臂立临歧。而今万里炎荒外。一念清凉君独知。

  赠诃林裔公

  菩提树下久栖迟。时复经行绕树思。遥想当初栽树日。曾经亲手一封泥。

  赠颜杏园医士

  雪山众草郁菁葱。信手拈来用得工。不是等闲医国手。肯教狼藉怨春风。

  赠太和老人

  金刚堀里旧相逢。雪鬓鬔松气更雄。一盏玻璃茶尚醉。依稀犹记放牛翁。

  送暹侍者游五台兼讯空印法师

  遥从火宅入清凉。万里休言道路长。傥见文殊问消息。堀中今空几禅林。

  过法性寺菩提树下礼六祖大师

  菩提树下旧相逢。千载重来气尚同。钟鼓声沉香不断。儿孙何故觅玄踪。

  送离际禅人参方

  汝持一钵曹溪水。遍洒诸方五味禅。莫道老憨无法说。而今不直半文钱。

  送若惺炯公礼普陀

  波流不动白华山。满月寒空大士颜。若向岩前相见处。瞻依须听普门还。

  喜法侄行广至

  忆昔离家别祖年。尔应犹是未生前。今从万里相看处。一笑还追夙世缘。

  问游石阳病

  借问毗耶病里身。就中检点孰为真。只须剥尽重阴后。始见阳和大地春。

  送惺来裔公行脚

  弥漫烟水淼无穷。回首山城历百重。只为寻师参底事。德云不在妙高峰。

  怀大都千佛寺

  忆昔千花七宝台。一花一叶一如来。不知近日花闲佛。可似当年震法雷。

  示能哲禅人

  尔到曹溪路不差。眼前行脚未为赊。试看初出门前望。芳草漫漫何处家。

  寄王居士

  清凉雪夜共谈禅。一别于今二十年。常忆毗耶真面目。寒空明月几回圆。

  再过法性寺喜炯公礼普陀归

  三年不坐菩提树。一念常悬般若灯。莫谓头陀慵说法。道缘不似猎丛僧。

  咏楞伽室寄天与孔居士

  滔滔毒海渺无涯。夜刹罗叉此是家。独有楞伽无价宝。光明日夜照恒沙。

  八面光明体最圆。金刚虽利不能穿。时时安置心王殿。照破三千及大千。

  曹溪雪茶寄金山珍公

  摘得先春叶一枝。寄将鹤骨病阿师。试烹一盏亲尝过。可似初参赵老时。

  甲辰春奉檄还戍舟泊支江逸炯二公启南羽仲仲迁诸子过讯因示

  暂系孤舟傍柳阴。端居恰似逝多林。菩提树下常随众。怪道能来问法音。

  示堪舆梁生

  山河大地一微尘。法眼圆明始见真。自是要求归著处。肯教埋没世闲人。

  示罗浮山主印宗

  罗浮山下绕恒河。河畔祇林似普陀。若问华中观自在。试看明月堕清波。

  赠周相士

  落魄江湖一蒯缑。相心神术自壶丘。逢人若问荣枯事。一段真光在两眸。

  示性如济禅人

  底事南游学善财。为寻常识久徘徊。妙高峰顶无踪迹。莫道文殊错指来。

  示普陀胜林禅人

  普陀山下白华邨。日夜潮音说普门。试问庵居何所有。但闻鹦鹉报黄昏。

  闻惺来裔公于云栖受具归以偈讯之

  一条拄杖活如龙。相伴曾登天竺峰。自向云栖闻法后。诸缘可顿一时空。

  山中夏日

  竹床瓦枕足松风。午睡沉酣梦想空。四体百骇俱作客。不知谁是主人公。

  静夜钟声

  钟声清夜响寒空。一击如吹万窍风。不是闲催龙听法。多应唤醒主人公。

  示泰和周生

  大道从来在目前。却于死处觅枯禅。谁知日用头头事。尽是无生最上缘。

  道力何如业力强。就中生熟好思量。临机遇境能回互。顿息迷途演若狂。

  示圆通总持长老

  西江一派自曹溪。马祖头疼孰可医。若向圆通觅生药。死猫头话最堪思。

  示龚生伯起

  数千里外访知音。只为从人觅此心。及至相逢亲见面。始知昔日费追寻。

  示慈明贤禅人

  一锡遥从多宝来。南询烟水独浮杯。归途若过曹溪路。路滑休行雨后苔。

  戊申夏日重过羊城偶成

  仙城已度十三载。人世今过六十年。回首尘寰如梦事。不知究竟属何缘。

  当年一钵历诸方。到处名山是道场。吃尽檀那无米饭。至今酬价费商量。

  五台千尺雪蒙头。只道寒灰死便休。谁想一星星火种。焚烧大地更横流。

  东海曾冲万里涛。奔雷破石浪头高。轻乘一叶随风去。直踏三山钓六鳌。

  示正位侍者

  极尽悬崖百尺竿。动移一步最为难。只教撒手翻身去。不作狸奴白牯看。

  示悦禅人诵华严经

  百城烟水望如天。何处相逢问普贤。想向妙峰山顶过。不知曾说此因缘。

  示饭头

  德山托钵几时来。去米长沙莫浪猜。休向上方香积借。火炉边事亦奇哉。

  寄五台妙峰师

  玻璃世界水晶宫。金色银光处处同。独跨金毛狮子步。游行八面不通风。

  冰霜鹤骨发如银。谁识曼殊最后身。一自堀中相别后。至今不隔一微尘。

  拄杖横挑刹海游。无边刹土一尘收。闲来擘破微尘看。落尽空花剩两眸。

  千丈寒岩百尺冰。当年相对坐崚嶒。即今火宅清凉界。一个维摩一个僧。

  寄五台空印师

  遥思游戏杂花林。独坐旃檀宝树阴。不动舌根常说法。万人时听海潮音。

  一自抛身瘴海澜。蛮烟毒雾尽加餐。归来渴饮曹溪水。不减清凉彻骨寒。

  示曹溪紫笋庄庄主

  一夕东风紫笋肥。无边春色到柴扉。桃花满眼。无人问。谁荐当阳向上机。

  寄枝隐

  白门深隐一枝安。山水娱情世念残。曾入维摩方丈内。百千三昧一毫端。

  示杲禅人闭关

  六窗紧闭不通风。何事藏身入此中。试向文殊弹指处。直教拶破太虚空。

  赠融禅人住持泰和大司马郭公忠孝寺

  脱体原从瘴疠天。三生又结宰官缘。维摩丈室浑无语。莫道无言不是禅。

  示怀愚修堂主

  向上三玄动步疑。言前一句许谁知。若非撒手悬崖去。辜负娘生两道眉。

  寄灵山桂峰师

  灵山一会俨然存。松柏云栖满鹿园。自是法身常说法。分明钟鼓报黄昏。

  寄东海劫外法师

  亲受灵山付嘱来。法筵今向海滨开。楞伽山顶魔罗众。几度闻经到讲台。

  示南禅人

  为问毗耶病里身。不知谁是病中人。二时粥饭三餐药。吃得分明意最亲。

  寄赖古轩居士

  长斋一室事空王。心地时焚般若香。遥想日长趺坐处。静听鸟语出山光。

  寄谢青莲居士

  常忆青莲居士身。梦魂时对镜中人。知君深得无生意。自信居尘不染尘。

  鼎湖山居

  历尽风波总是非。此心久已习忘机。翻身直入千峰里。坐看闲云白天飞。

  寄明宗法师

  曾从兜率白椎来。一受金篦法眼开。会向今时传露布。只教平地净尘埃。

  寄蕴法师

  江头促膝别君时。回首青山入梦思。为问花台千百众。言前一句几人知。

  寄巢法师

  披云带月饱风霜。清夜迢迢鹤梦长。读罢楞伽香篆细。知君无物可思量。

  寄雨法师

  久从鹫岭现当机。谁问云兴花雨飞。莫道法筵今寂寞。堀中君作众归依。

  示中孚表禅人

  世缘看破解归来。火里莲花不易开。直把根尘都洗尽。莫教再入者胞胎。

  示无知鉴禅人

  明明佛性本无遮。自是从前一念差。失脚久沉生死海。者回切莫负莲花。

  示微密禅人

  钵囊遥自伏牛来。度岭寒梅花正开。若问曹溪亲切句。菩提无树镜非台。

  示凝知瀚禅人

  圆顶方袍八宝身。出家本意要超尘。若为烦恼轻埋没。再出头来已失真。

  寄湛禅人住伏牛

  曾持一钵到曹溪。跋涉宁辞独杖藜。闻道万山深隐处。夕阳斜照鸟争啼。

  寄题郭次公如是院

  舍卫曾开祇树林。君今重拟布金心。法王如是全提处。独许文殊是赏音。

  答郭允叔

  曾向曹溪问上乘。西来密意属南能。莫言杜口维摩诘。不是当年有发僧。

  寄题郭叔子太乙囊泉亭

  清池明月影沉沉。囊水江湖济度心。试问游鱼真荣处。濠梁未必是知音。

  示弘范禅人

  礼谢千华宝座前。却从临济觅三玄。今来更问曹溪路。云满青山月满天。

  寄衲云法师

  当阳剖破一微尘。拄杖闲提用处亲。明月夜深崖下虎。归依犹似昔时人。

  送僧造旃檀像归茶陵

  南海旃檀香一枝。法身随处现双眉。迎归寂寂松阴下。犹似拈花不语时。

  赠郭生凌舄

  长斋绣佛礼空王。火宅翻为选佛场。夜剔明灯心寂寂。莲花不必想西方。

  将之南岳留别岭南法社诸子十首

  一落风尘二十年。相逢须信是前缘。自从衣钵南来后。今日重拈直指禅。

  底事分明在己躬。不须向外问穷通。但能触处回光照。莫被尘劳困主公。

  大道从来绝本真。多因分别强疏亲。直须看破娘生面。方是尘中特达人。

  瘴烟饮尽齿犹寒。不记从前道路难。此去万山深密处。云霞五色座中看。

  廿载驱驰走瘴乡。年来不觉鬓如霜。今乘一叶扁舟去。踪迹应从万壑藏。

  尘劳混迹久和光。只为拈提此事忙。千尺钓竿几斫尽。海天回首更茫茫。

  一自归依绕法坛。时时为乞此心安。莫言别去三千里。明月中天觌面看。

  时把纶竿见素心。竹枝唱罢几知音。扁舟归去霜天夜。明月芦花何处寻。

  寒空历历雁声孤。踪迹从今落五湖。无限烟波寄愁思。片[马*凡]天际是归途。

  为法宁辞道路赊。岂云瘴海是天涯。频将一滴曹溪水。灌溉西来五叶花。

本文链接: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七

上一篇:华严悬谈会玄记卷第十九

下一篇:圣妙吉祥真实名经全文

李罕诵心经

佛学学问源远流长,心经这篇只有260个字的经文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可谓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为传承发扬佛之学问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心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经藏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