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网页版登陆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八

时间:2019-06-26 09:04:48    编辑:通炯

心经心经全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八

  偈一

  示邹生子胤十首

  此事明明绝覆藏。普天匝地露堂堂。男儿不突金刚眼。觌体相看若面墙。

  见闻知觉总空花。翳未除时见转差。只待晴空清净眼。方知别有好生涯。

  声色场中岂偶然。自将荆棘苦参天。何人一掷翻身出。始信随缘自在禅。

  妙性圆明自本真。从来皎洁绝纤尘。不教妄染轻遮障。便是超凡大力人。

  道心原不离寻常。待客迎宾底事忙。试看个中关捩子。何曾移动一毫芒。

  五蕴山中寂灭场。六窗虚敞夜生光。只须唤醒庵中主。莫使昏沉自盖藏。

  湛湛心光本不迷。只因情想自暌携。但看起处无消息。一任猿声日夜啼。

  性天云净月轮孤。身世何须问有无。但得尘缘踪迹断。不劳名字挂江湖。

  世缘逐逐几时休。弃却家山向外求。衣底明珠任埋没。长途空自抱穷愁。

  太虚闪电不留情。憎爱何容逐队行。擘破娘生真面目。肯教埋没过平生。

  寄袁生

  曾将书札寄南能。问法遥参最上乘。三昧知从文字入。不知可记昔时僧。

  示水天禅人

  常识相逢岂易哉。个中消息口难开。妙高峰顶经行处。不是平空赚善财。

  示谭复之

  曾从授记向灵山。今日重来一扣关。为问拈华当日事。头陀不是易开颜。

  示钟生衡颖

  曾过曹溪已十年。相逢常识总前缘。阮生何必穷途哭。自有西来最上禅。

  示方生觉之

  心光独露形骸外。祖意能参机语前。想听匡山莲漏熟。故来重理旧因缘。

  示常达禅人

  南岳曹溪一脉来。相传明镜亦非台。金刚正眼人人共。须向磨砖一句开。

  示宗玄禅人

  幻成五蕴本来空。必欲求之似捕风。试向浑身消散后。应须识取主人公。

  示南岳庸质山主

  万山深处一茅庵。朝暮云霞当小参。最是溪声关不住。广长日夜语喃喃。

  南岳山居

  七十年来梦里过。江湖踪迹总蹉跎。而今喜得闲田地。莫问从前事若何。

  脚跟踏遍水云乡。未离清凉古道场。筋力渐衰心已倦。安眠饱食是行藏。

  大休歇处不寻常。妄想消时世已忘。都向别求真极乐。谁知当下是西方。

  但见无生寂灭心。了无妄想敢来侵。根尘总是空花影。佛祖何须向外寻。

  观心生处了无生。闪电光中眼倍明。为问西来成底事。今人都只解贪程。

  示庐陵僧密洁公

  庐陵米价近如何。问著休全举似他。一粒但能轻嚼破。始知佛法总无多。

  示杜言禅人

  西江一派马师禅。闻道而今久失传。莫谓磨砖堪作镜。自然不堕路途边。

  示定水禅人

  久依华座觅真诠。钟鼓分明句句玄。若问西来端的意。从前佛祖未曾传。

  示量空禅人接待武昌

  闻开梵刹向江湄。来往风[马*凡]正渡时。为问华亭垂钓者。离钩三寸几人知。

  题方觉之离垢庵

  一芥庵中绝点尘。从来无物可相亲。静观寂灭清凉地。顿见如来妙法身。

  题羼提庵

  物我如空不可求。无边大海一浮沤。但看起处无踪迹。苦乐从教当下休。

  示天渊禅人

  己躬下事甚分明。不用寻师费远行。只向目前亲荐取。是谁见色与闻声。

  示六义禅人

  死生大事莫商量。说起愁心可断肠。无量劫来都错过。者回岂忍负空王。

  寄若昧法师

  莲华峰下住庵人。日与云中五老亲。瀑布从空霏玉屑。恍如宾主对谈论。

  示云居常元禅人

  出世原为究此心。非图名字挂丛林。头话参到无心处。不向他家外面寻。

  寄海会庵主

  十方海会此为家。来往经过路不差。香饭饱餐回首去。出门烟水更无涯。

  答雨法师寄法华新疏

  灵山一会费商量。四十余年久覆藏。今日通身全吐露。分明只在一毫芒。

  阁门紧闭不通风。多少踌躇叹路穷。不是轻劳弹指力。安知里许量如空。

  穷子归来见父时。此心相委信无疑。纵将宝藏全分付。若不掀翻总不知。

  无边刹海总莲华。可叹从前尽数沙。君向毛头亲点破。自今常御白牛车。

  示素璞禅人(有引)

  禅人向参予于曹溪。寻归吴门。顷巢雨二法师。以予与若师雪浪。为法门兄弟。命禅人持书。远走南岳。迎予终老。予感二公高谊。念禅人远劳。因成二偈。用以志怀。

  曾礼曹溪走瘴乡。归依三匝绕禅床。分明一句无生话。莫道当时有覆藏。

  遥持一纸故人书。特向空山问卜居。一片身心全付托。余生不必问何如。

  答巢雨二法师

  法门义气信非常。自是青山骨肉香。拟向通玄峰顶上。忘言相对一绳床。

  吴门山水最幽清。二朗高峰久著声。傥得烟霞期共老。安眠饱食遂余生。

  示浮刹禅人

  遥向千峰问懒残。口边寒涕未曾干。火中黄独初煨熟。把似君前不易餐。

  示大智禅人

  竹杖芒鞋过万山。远从南岳扣松关。石头路滑难移步。莫道参方是等闲。

  题别峰相见卷

  百城南望尽烟波。峰顶相逢事若何。不是善财无面目。只缘常识信誵讹。

  讯专愚衡公病

  四大久观如泡影。病魔何处可潜踪。古人自有安闲法。只在无生一念中。

  示若拙禅人

  行遍天涯觅此心。从来都向外边寻。纵然未出门前路。须信漫漫草更深。

  寄徐菶莪

  时问维摩病里身。门开不二露天真。饱餐香饭忘言后。方信离情道始亲。

  示心闻禅人

  本来自性量如空。见色闻声树过风。但使浮云消散尽。几曾一物著其中。

  示三昧真禅人游峨嵋

  历遍诸方好歇心。不虚名字挂丛林。归来满面峨嵋雪。云白山青何处寻。

  示径山静主

  电光石火岂为真。瞥地相逢未可亲。若是本来消息断。大千随处现全身。

  若野音禅人从黄梅走南岳复参双径示之以偈

  远行南岳觅行踪。喜得黄梅一线通。别向五峰相见处。万山雪拥白头翁。

  示无瑕禅人

  策杖遥来双径深。别峰相见是知音。故人若问余生事。万迭云山一片心。

  示念西居士

  南询烟水百城过。常识相逢事若何。更向五峰深处觅。须知佛法本无多。

  示勤如禅人礼峨嵋

  远从双径礼峨嵋。涉水登山为阿谁。傥见普贤真面目。莫教辜负一双眉。

  示径山堂主

  双径单传佛祖心。苍崖翠竹古丛林。应知正令常新处。钟鼓时宣妙法音。

  挽幻予师

  寒岩冻饿有谁知。绝后重苏赖阿师。今日五峰窥塔影。恍然犹对坐谈时。

  示仁安法师

  身心一片似冰壶。试看其中是有无。妄想不来消息断。何须此外觅工夫。

  过菩提庵喜逢智河禅友

  原是菩提树下人。到来恍忽见前身。溪声常说无生法。可惜时人听不真。

  树下相逢旧有缘。别来不记几生前。入门一笑心相契。始信无言是秘传。

  示询南禅人看病

  出世何为最胜因。目前看破病中身。知他痛痒相关处。万行无如此念真。

  示德门禅人校经

  海眼从来绝点尘。大光明藏可安身。只须仔细从头看。才著纤尘便失真。

  示非玄晓禅人

  曾向慈恩理教纲。钓竿抛却历诸方。于今若识娘生面。不必将心问法王。

  过甘露接待寺

  登山涉水总迷途。未审前邨是有无。蓦直忽逢甘露洒。才沾一滴破焦枯。

  示承拙禅人持明密行

  烈火炎炎妄想流。醍醐须灌顶门头。会教一滴周毛孔。始是持明秘密修。

  澹泊斋示云山居士

  廛中一室冷如冰。趺坐长明午夜灯。来往应真时满座。人人知是在家僧。

  示莲西居士

  妄想生时当下休。了无一念挂心头。忘机便是真安养。极乐何须向外求。

  题达大师书经墨光亭

  闻道莲华笔底生。墨光犹自照虚明。闲来为问华中主。满耳秋涛说法声。

  示曹生锡卿

  丈夫立志岂寻常。刺股悬梁苦备尝。但使六根无垢浊。管教心地自生光。

  游浮山于妙高峰下闻智灯禅人诵法华经因题于壁

  水上莲华舌上经。一庵深锁万峰青。松风日夜常宣说。可惜时人不解听。

  示真嗣沙弥

  生死无常一息闲。好将心志在青山。但能不作红尘业。嬴得终身物外闲。

  匡山喜陈赤石大参过讯

  万迭青山一片心。目前处处是云林。不须更问西来意。水鸟时宣妙法音。

  示修六逸公掩关金轮峰

  万仞峰头独坐时。身心放下是全提。银山铁壁须钻透。彻底分明不许知。

  送悟心融首座还京口

  空山拟伴老余年。何意东归上法船。好待海门孤月上。话头一为老僧圆。

  示达本禅人

  勘破尘凡万劫心。归来遥向白云深。金轮峰下松涛急。日听无生妙法音。

  示本怀禅人

  身心久在白云中。何事随缘任转蓬。收拾归来全放下。万山高卧日头红。

  示行素侍者

  抛却身心礼法王。前程不必问行藏。但能识得娘生面。草木丛林尽放光。

  示顿利禅人游五台

  一条拄杖曳单瓢。参礼休辞万里遥。傥遇曼殊斋会日。休教恶水蓦头浇。

  示寂知慧林二禅人

  学人不必苦驰求。妄想消时得自由。但自披衣闲处看。心心不断是谁流。

  空山寂寂绝诸缘。不学诸方五味禅。参者不须求向上。但能放下自天然。

  示恒一禅人

  此事从来不外求。见闻知觉有来由。但知日用头头现。莫落随缘第二筹。

  示克文禅人

  空华起灭本无端。争奈人人翳眼看。须信晴空无处觅。丈夫切莫被他瞒。

  示巨壑禅人

  坐断千峰不问禅。炉香经卷是生缘。但能此外无余事。自是尘中极乐天。

  若惺炯首座远来相讯因示

  苦海相从二十年。重从庐岳礼枯禅。相看莫问余生事。五老云霞在目前。

  念云禅人遵乃祖命接待吴江今逢六十初度偈以寿之

  尘中觉路敞云堂。遍布身心满十方。一片祖翁常住地。愿教永劫作津梁。

  示眉子

  火宅炎炎不易清。六根销烁可怜生。但能一念如冰冷。便是超凡第一程。

  送昧法师应讲维扬

  偶乘一苇截江流。法鼓雷鸣彼岸头。无数群生开大梦。归来毫相不曾收。

  示郑白生居士

  一片身心放下时。直教内外似琉璃。其中无著纤尘处。日用头头只自知。

  示曹溪堂主俯无昂公

  常想新州戴发僧。不知一字有何能。肩头柴担腰闲石。博得西来无尽灯。

  道场不必向他求。只在当人一念头。自性但能全体现。何愁法海不横流。

  示见空禅人

  出尘本意在山林。四十无闻愧此心。今喜脚跟丝线断。万峰深处更宜深。

  示禅人礼峨嵋

  无边法界以为身。触处相逢意最亲。若向峨嵋峰顶上。云霞满目更迷人。

  西望峨嵋雪似银。普贤端坐一微尘。无边刹海都含摄。应现随缘喜见身。

  示冶师铸钟成

  天地为炉万象铜。镕成众窍吼长风。一声响彻三千界。唤醒人闲大梦中。

  示李生

  浮世光阴苦不多。己躬下事竟如何。今生若不求归宿。依旧从缘堕爱河。

  示朴行者乞食

  市远山深乞食遥。单持一钵路迢迢。莫因曲折生疲厌。应想黄梅石坠腰。

  示无隐法师

  昔依华座绕空王。文字时生般若香。今向一毛观刹海。逢人不必细商量。

  示幻宗老衲印造华严经

  剖破微尘出大经。法门珠网递相形。分明托出莲华藏。触处令人梦眼醒。

  赠堪舆响山老衲

  大地山河入眼空。一条拄杖活如龙。分明指出无生路。直与西来一派通。

  示体具禅人

  赵州无字死生关。铁壁银山冷眼看。但向未生前觑破。自然不被舌头谩。

  示悦禅人清凉庵舍茶

  杨枝甘露洒焦枯。一滴才沾热恼苏。直指西来端的意。相逢但问吃茶无。

  寄博山无异来公

  襟期不隔一毫端。千里云山觌面看。最是思君亲切处。夜深明月照人寒。

  示寿昌长老

  瓦砾翻成大道场。祖翁田地莫教荒。应思冒雨冲寒句。粒米茎薪可断肠。

  示寿昌[门@臭]然谧禅人

  堀中师子久调儿。转掷翻身未易知。莫使野狐踪迹近。叉牙切记在当时。

  示顽石禅人

  埋身八面不通风。死尽偷心始见功。但向未生前著力。方知海底日头红。

  示碧霞老衲

  他方行遍久归来。梵刹家山坐地开。衲子入门无别事。吃茶洗钵亦奇哉。

  示玄枢禅人

  己躬下事要分明。一念单提莫记程。但使妄情消尽处。管教心水自澄清。

  示蕲阳归宗老衲

  触目明明般若光。六门常放未遮藏。若能当念根尘断。日用端居大道场。

  示慧镜禅人

  心见光明不在根。从来诸暗不能昏。三千世界如观果。那律亲登此法门。

  示六如坤公掩关

  收摄身心紧闭关。尘中不异在深山。好将妄想都抛却。从此勤求出世闲。

  示戒深浚侍者

  忆昔携瓶逐杖藜。几回为法到曹溪。今来直入千峰里。更向堂前乞指迷。

  示有明了重礼五乳

  昔年参罢礼清凉。一见文殊返故乡。不识三三多少众。故来重请为敷扬。

  郑白生重参五乳因示

  昨来问法过匡庐。一句全提会也无。但只不忘归去路。自然超出圣凡途。

  闻沈朗倩掩关城中寄示

  廛居一室豁如空。凡圣交参落此中。独有主人常寂寂。十方坐断不通风。

  示丹阳观音山慧空禅人

  祇园门外即迷津。来往风波过客频。高揭慧灯常不昧。直须照破一微尘。

  示岸度禅人

  幻海无涯浪未收。全凭智楫驾慈舟。中流高桂轻[马*凡]去。直到菩提彼岸头。

  寄金贞度

  同坐祇园饭食时。别来每忆善思惟。法缘应似维摩诘。不二相谈近是谁。

  寄普陀昱光禅人

  白花山下久跏趺。水月光中一念孤。正使十方俱坐断。海枯石烂恰如无。

  酬心光法师

  空山一室白云封。鸟道玄微入万重。不是直通霄外路。安知步步绝行踪。

  示深光侍者省亲

  尔别慈亲已廿年。要明父母未生前。而今复作思归梦。此去应须断爱缘。

  示姚星阳居士

  心在尘中愿出尘。直须不昧本来人。时时常想归依处。八宝花闲有后身。

  示了此老衲增腊

  浊世浮生莫问年。法身三际不能迁。但须一念常光现。华藏庄严在目前。

  示护关侍者

  擎茶奉水要真知。动静周旋看是谁。须向目前三唤处。莫教辜负一双眉。

  犀牛扇子骨皮全。急唤将来不解拈。一语痛如三顿棒。几能胁下会还拳。

  示新安仰山本源禅人

  割爱应知出世因。肯教心地著纤尘。直须念念回光照。莫昧当人净法身。

  圆明一念没遮藏。触处逢缘尽寂光。拈起一尘含法界。更于何处觅西方。

  寄鸡鸣寺冲虚上人

  湖光山色照床前。楼阁浑如出水莲。遥忆故人行乐处。花中白日坐安禅。

  寄黄檗山了心上人

  禅从黄檗最难参。才著言诠落二三。唯有风光当一掌。至今山水语喃喃。

  寄樊山主

  随缘示现小王身。心似莲花不染尘。宴坐深宫常说法。直教不昧本来人。

  寄袁居士

  一向此身都是客。而今掉臂始归家。回看奔走红尘道。何似栖心白藕花。

  示明海禅人

  袈裟之下岂寻常。不自求心最可伤。旷劫漂流至今日。者回真是好商量。

  示心悟禅人闭关九年

  闭关枯坐九年期。好似嵩山面壁时。纵有齐腰三尺雪。安心一语几人知。

  示性通行人

  负舂腰石似黄梅。夜半何曾正眼开。但信本来无一物。方知明镜亦非台。

  送克文禅人少林礼祖

  断臂岩前雪尚红。西来一脉许谁通。此行但得安心法。便振当年鼻祖风。

  挽巢松法师

  原从兜率白椎来。此去还应坐讲台。若待慈尊下生日。知君重理旧胚胎。

  寄融首座

  西江不断往来船。别后音书竟杳然。唯有床前松上月。夜深影落在君前。

  寄孙图南居士

  久落江湖不定踪。别来今已卧千峰。谁知破尽人闲梦。唯有空山静夜钟。

  示深愚字以讷

  大道西来本绝言。好从愚讷溯真源。直须参到忘缘处。方信毗耶不二门。

  寄三白禅人

  何时杖锡过东林。入室重论出世心。莫负千峰秋夜月。清光独照影沉沉。

  示广铠侍者持法华经

  一自亲闻墨劫前。是时已结大因缘。从今重理多生句。字字心开舌上莲。

  示海藏行人礼法华经

  多宝如来旧法身。从空涌出示诸人。若能当处无生灭。法法原来总是真。

  示江州孝子左福念

  佛本多生孝道人。常持一念奉慈亲。若将孝道求成佛。万行无如此念真。

  示鸣明禅人

  遥来为法到匡山。几度晨昏一叩关。若问西来端的意。白云飞去又飞还。

  示明华禅人字道果

  一苇西来五叶花。从兹道种自生芽。但将智水勤浇灌。果证菩提定不差。

  示归宗坚音长老

  荷担正法古丛林。须用金刚护法心。但得光明全体现。头头物物尽知音。

  示王居士

  父子家传净业禅。曾从瘴海问真诠。而今重入匡山祉。见面还如未别前。

  武夷默初禅人远来礼请病不赴因示

  遥来为法到匡山。瞻恋殷勤重往还。莫道老僧慵说法。白云不放出松关。

  庄严华座拥诸天。只待光临启法筵。莫谓法身曾不动。舌根蚤已遍三千。

  寄示观智云禅人

  远持一钵走他方。到处随缘是道场。莫谓尘劳非佛事。原从苦海泛慈航。

  示镜玄禅人

  当体圆明般若光。六根门首没遮藏。若能念念无生现。触处无心摆脱场。

  示禅人八首

  当人一念要精持。历历孤明不昧时。独有未生前一著。从来不许老胡知。

  死生大事最堪悲。急下功夫蚤是迟。但向自心求摆脱。不须此外更寻思。

  往来生死久伶俜。未悟无生不暂停。誓向此身应度脱。莫教回首再沉冥。

  圆明一性绝纤尘。只为从前错认真。但使断除烦恼障。自然得见本来人。

  欲海波腾无尽流。谁将彼岸一回头。直须高挂轻[马*凡]去。不到穷源未肯休。

  世缘无尽苦无涯。一念回头便到家。识得本来真面目。方知不负此袈裟。

  此心不必外边求。只在当人一念休。身世但从空处看。恰如湛海一浮沤。

  六根门首六尘多。举世人人没奈何。但肯心心常照破。自然日用不随他。

  示修净土六首

  众缘消尽绝疏亲。老眼何容著点尘。莫使六时莲漏断。华中已有未来身。

  初因爱念感娑婆。净土应须出爱河。要得莲HUAWEI父母。全凭念念见弥陀。

  见闻知觉尽常光。心地莲华暗吐香。若使六根无染著。自然触目是西方。

  眉闲一道白毫光。诸佛众生总覆藏。但得现前常不昧。莲华心地暗生香。

  五浊尘劳可厌离。西方净土是归期。直须念念光明现。便见华开七宝池。

  净土原来不外求。当人一念要知休。回观妄想消融处。便是西方第一筹。

  大雪

  万山冰雪连根冻。一片身心彻骨寒。回想六年饥饿处。令人不觉鼻头酸。

  答刘三畏大参

  千里云山见此心。聊将一语寄东林。傥君不负莲华约。白社幽期尚可寻。

  华宇居士持华严经令甥觉之来请因寄

  华藏庄严妙绝伦。无边佛刹一微尘。若能念念光明现。便是随缘摆脱人。

  示在珍行童

  生死途中苦最长。好从常识觅良方。若能掉臂安然去。须向空门礼法王。

  蕴真禅人时从从五台来参双径

  金刚堀里旧行踪。别后云山隔万重。今夜长空千里雪。当年曾把洞门封。

本文链接: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八

上一篇:佛为黄竹园老婆罗门说学经全文

下一篇:护身咒全文

李罕诵心经

佛学学问源远流长,心经这篇只有260个字的经文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可谓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为传承发扬佛之学问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心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经藏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