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网页版登陆

第十卷 摄大乘论释

时间:2019-06-26 08:56:29    编辑:无性菩萨 造

心经心经全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第十卷 摄大乘论释

释果智分第十一之二

论曰。复次诸佛法身甚深最甚深。此甚深相云何可见。此中有多颂。

释曰。诸佛法身甚深者。说此法身自性。难觉世聪明者。所有觉慧尚不解故。最甚深者。说此法身差别难觉。诸声闻等所有觉慧不能行故。如是甚深以十二颂。略当显示。

论曰。

佛无生为生亦无住为住

诸事无功用第四食为食

释曰。此颂显生住业住甚深。佛无生为生者。诸佛无生而现有生。名生甚深。亦无住为住者。生死涅槃无住为住。此即安住无住涅槃名住甚深。诸事无功用者。不由功用作一切事。犹如世间末尼天乐。名业甚深。第四食为食者。食有四种。一不清净依止住食。谓具缚者。由段等食令身安住。二净不净依止住食。谓若生在色无色界。由触意思识食安住已离欲故无有段食。预流向等是有学故。亦净不净依止住食。彼由四食自体安住。三一向净依止住食。谓由四食阿罗汉等自体安住。四唯示现依止住食。谓佛世尊示现受用段等四食。如来食时实不受食。亦不假食自身安住。然顺世间示现受食。示现假食其身安住。现受第四食得住故。名住甚深。

论曰。

无异亦无量无数量一业

不坚业坚业诸佛具三身

释曰。此颂显示安立数业甚深。无异者。显安立甚深以无差别而安立故。亦无量者。显数甚深。此显安立其数无量。无数量一业者。虽有无量而无别业。何者一业变化受用业无差别。成他利故。不坚业坚业者。自性身业是其坚住。余二身业是不坚住。如是一切。名业甚深。

论曰。

现等觉非有一切觉非无

一一念无量有非有所显

释曰。此颂显示现等觉甚深。现等觉非有者。依他起中遍计所执性非有故。一切觉非无者。依他起中圆成实性是真有故。一一念无量者。谓过无量殑伽沙数诸世界中。念念俱时有无量佛现等觉故。有非有所显者。谓诸如来是有非有。空性所显成尊位故。

论曰。

非染非离染由欲得出离

了知欲无欲悟入欲法性

释曰。此颂显示离欲甚深。云何非染断贪缠故。非离染者。非速永断贪随眠故。由欲得出离者。由留如是随眠贪故。得大菩提。若断如是贪随眠者。应同声闻等疾入涅槃故。了知欲无欲者。了知遍计所执贪欲无欲性故。悟入欲法性者。悟入作证欲法真如。

论曰。

诸佛过诸蕴安住诸蕴中

与彼非一异不舍而善寂

释曰。此颂显示断蕴甚深。诸佛过诸蕴者。谓诸如来超过一切遍计所执色等诸聚。如实观见遍计所执不可得故。安住诸蕴中者。谓佛安住法性蕴中。与彼非一异者。谓法性蕴与彼遍计所执诸蕴。不可说异遍计所执性本无故。不可说一遍计所执顺杂染故。法与法性非一非异。不舍而善寂者。谓不弃舍法性诸蕴。即是妙善永寂灭故。

论曰。

诸佛事相杂犹如大海水

我已现当作他利无是思

释曰。此颂显示成熟甚深诸佛事相杂者。谓诸如来所作一切利益安乐有情事业。展转和同合成一味不可分别。问此事如何等。答犹如大海水。谓如大海众流所归水同一味不可分别。一切同作鱼等饶益。我已现当作他利无是思者。离功用心思惟他利三时差别。而能任运起利他事。如帝释等末尼天乐。虽无思虑而有作用。

论曰。

众生罪不现如月于破器

遍满诸世间由法光如日

释曰。此颂显示显现甚深。问若如来身是常住者。于一切时何故不现。答众生罪不现。如月于破器。如破器中水不得住月影。不现此非月过。是器之失。众生身中无奢摩他清润定水。佛影不现非如来过。是众生失。水喻等持清润性故。如说如来是真妙善无漏法影有感斯现。若无感者犹如生盲不能睹见。遍满诸世间由法光如日者。谓诸佛日放契经等正法言光。遍照一切有情世间。有缘斯见余不见者。是其自过非如来失。如世间日流光遍照有目者。睹盲者不见。

论曰。

或现等正觉或涅槃如火

此未曾非有诸佛身常故

释曰。此颂显示示现等觉涅槃甚深。或现等正觉或涅槃如火者。如世间火有处烧燃有处息灭。诸佛亦尔。于诸善根未成熟者现等正觉。令其成熟速得摆脱。于诸善根已得成熟已摆脱者现般涅槃。无所为故。此未曾非有等其义易了。

论曰。

佛于非圣法人趣及恶趣

非梵行法中最胜自体住

释曰。此颂显示住甚深。于非圣法最胜自体住者。谓于不善由最胜自体住。最胜住即空无愿及无相住。缘不善法而安住故。于人趣及恶趣最胜自体住者。谓于人趣及诸恶趣。由最胜自体住。最胜住即诸静虑诸等至住。由缘彼趣而安住故。非梵行法中最胜自体住者。谓于非梵行法中由最胜自体住最胜住。即四无量名为梵住。缘非梵行而安住故。

论曰。

佛一切处行亦不行一处

于一切身现非六根所行

释曰。此颂显示自体甚深。言自体者。即是如来常住法界及所成德总名自体。佛一切处行者。谓后得智遍行一切。于何遍行。谓善不善无记有漏无漏有为无为等差别境界。亦不行一处者。谓无分别智无分别故。不行一切差别境界。于一切身现者。谓变化身于一切处现受生故。非六根所行者。谓第一义常住法身。非诸生处。那落迦等同分有情。所能取故。

论曰。

烦恼伏不灭如毒咒所害

留惑至惑尽证佛一切智

释曰。此颂显示断烦恼甚深。烦恼伏不灭者。谓菩萨位中伏诸烦恼而未永断。如毒咒所害者。譬如众毒为神验咒之所损害。体虽未灭而不为患。烦恼亦尔由念智力伏现行缠。随眠犹在。何故烦恼随眠犹在。恐同声闻乘速般涅槃故由此道理烦恼为因。至烦恼尽得一切智。如有颂言。

念智力所制烦恼证菩提

如毒咒所持过失成功德

论曰。

烦恼成觉分生死为涅槃

具大方便故诸佛不思议

释曰。此颂显示不可思议甚深。谓诸烦恼转成觉分。生死苦恼即为涅槃。如是因果非世间理可得思议。

论曰。应知如是所说甚深有十二种。谓生住业住甚深。安立数业甚深。现等觉甚深。离欲甚深。断蕴甚深。成熟甚深。显现甚深。示现等觉涅槃甚深。住甚深。显示自体甚深。断烦恼甚深。不可思议甚深。

释曰。此十二种皆难觉了故名甚深。一一别相如前已说。

论曰。若诸菩萨念佛法身由几种念。应修此念。略说菩萨念佛法身。由七种念应修此念。一者诸佛于一切法得自在转。应修此念。于一切世界得无碍通故。此中有颂。

有情界周遍具障而阙因

二种决定转诸佛无自在

二者如来其身常住。应修此念。真如无间摆脱垢故。三者如来最胜无罪。应修此念。一切烦恼及所知障并离系故。四者如来无有功用。应修此念。不作功用一切佛事无休息故。五者如来受大富乐。应修此念。清净佛土大富乐故。六者如来离诸染污。应修此念。生在世间一切世法不能染故。七者如来能成大事。应修此念。示现等觉般涅槃等。一切有情未成熟者能令成熟。已成熟者令摆脱故。此中有二颂。

圆满属自心具常住清净

无功用能施有情大法乐

遍行无依止平等利多生

一切佛智者应修一切念

释曰。此显菩萨修念诸佛法身功德。于一切法自在转者。谓诸如来于一切法。由串习故得自在转。暂起欲乐一切功德皆能圆满。现在前故。若诸如来普于一切无量无边诸世界中。神通无碍。何因缘故一切有情不般涅槃。由彼有障及无因故。前总明佛于一切法得自在转。今别显示佛于有情不得自在故说伽他。有情界周遍具障而阙因者。谓具烦恼业异熟障故名具障。猛利烦恼诸无间业愚戆顽嚚如其次第。无涅槃因无种性故。名为阙因。二种决定转者。谓作重业决定受异熟决定。作重业决定者。谓数串习令同类因与等流果决定相续。如未生怨害父王等。受异熟决定者。谓作决定感异熟业。决定当受诸异熟果。如诸释种决定应为毗卢宅迦王所杀害。诸佛于上所说有情。皆无自在令得涅槃。是故前虽总说如来于一切法得自在转。今须别说不得自在。如来身常住者。最清净真如为自体故。无改转故。无变异故。如来最胜无罪者。谓诸烦恼及所知障罪永断故。如来无功用者。谓如天乐其义易了。如来受大富乐者。受用广大清净佛土功德庄严大法乐故。如来离染污者。如红莲花其义易了。如来能成大事者。谓现等觉般涅槃等。成办有情广大义利。如所堪能令彼成熟得摆脱故。如是七种所修念佛。复以二颂略摄其义。初圆满言贯通一切。属自心圆满者。此摄第一于一切法自在转相。具常住圆满者。此摄第二身常住相。具清净圆满者。此摄第三最胜无罪相。无功用圆满者。此摄第四无功用相。能施有情大法乐圆满者。此摄第五大法乐相。遍行无依止圆满者。此摄第六一切世法不能染相。平等利多生圆满者。此摄第七能成大事相。能作广大利乐事故。一切佛者。谓诸如来圆满功德。言智者者。谓大菩萨应修。一切念者。应修如是七种随念。忆持明记令不忘失。是其念义。

论曰。复次诸佛清净佛土相。云何应知。如菩萨藏百千契经序品中说。谓薄伽梵住最胜光曜七宝庄严。放大光明普照一切无边世界。无量方所妙饰间列。周圆无际其量难测。超过三界所行之处胜出世间善根所起。最极自在净识为相。如来所都诸大菩萨众所云集。无量天龙药叉健达缚阿素洛揭路茶紧捺洛莫呼洛伽人非人等常所翼。从广大法味喜乐所持。作诸众生一切义利。蠲除一切烦恼灾横。远离众魔过诸庄严。如来庄严之所依处。大念慧行以为游路。大止妙观以为所乘。大空无相无愿摆脱为所入门。无量功德众所庄严。大宝花王之所建立。大宫殿中如是显示清净佛土。显色圆满。形色圆满。分量圆满。方所圆满。因圆满。果圆满。主圆满。辅翼圆满。眷属圆满。任持圆满。事业圆满。摄益圆满。无畏圆满。住处圆满。路圆满。乘圆满。门圆满。依持圆满。

复次受用如是清净佛土。一向净妙。一向安乐。一向无罪。一向自在。

释曰。此依诸佛清净佛土。说薄伽梵住最胜光曜七宝庄严等。言最胜光曜七宝庄严者。谓佛净土光曜最胜。用七妙宝绮饰庄严。或即七宝最胜光曜。言七宝者。一金二银三琉璃。四牟娑洛宝。五遏湿摩揭娑宝。此复何等。所谓帝青大青等宝。六赤真珠宝。谓赤虫所出名赤真珠。七羯鸡怛诺迦宝。放大光明普照一切无边世界者。谓即最胜光曜七宝放大光明遍照一切无边世界。或净佛土放大光明。普照一切无边世界。其体亦遍无边世界。此上二句显佛净土。显色圆满。无量方所妙饰间列者。谓佛净土无量方所妙饰间列。如慧为先安布间饰。此句显示形色圆满。周圆无际其量难测者。谓佛净土其量周圆无际难测。或复其量无边际故周圆难测。此句显示分量圆满。超过三界所行之处者。谓佛净土方处超过三界行处。非三界爱之所行故。非诸系业异熟果故。此句显示方所圆满。胜出世间善根所起者。谓出世间善根为因。及后得胜善根为因。净土生起。非自在等为净土因。此句显示因圆满。最极自在净识为相者。谓佛净土最极自在清净心识以为体相。唯有识故。非离识外别有宝等。即净心识如是变现似众宝等。此句显示果圆满。如来所都者。谓佛为主都此非余。此句显示主圆满。诸大菩萨众所云集者。唯有已入大地菩萨。止住其中补翼如来非声闻等。此句显示辅翼圆满。无量天龙药叉等者。谓诸天等止住其中以为眷属。此化非实。莫呼洛伽者。此摄大蟒。此句显示眷属圆满。广大法味喜乐所持者。谓净土中大乘法味喜乐为食。此句显示任持圆满。食能任持诸身命故。作诸众生一切义利者。食此食已作诸有情诸利乐事。此句显示事业圆满。蠲除一切烦恼灾横者。谓净土中无诸烦恼所作灾横。此句显示摄益圆满。远离众魔者。谓离烦恼蕴死天魔四种怨敌。此句显示无畏圆满。过诸庄严如来庄严之所依处者。谓过一切菩萨庄严。如来庄严之所依处。此句显示住处圆满。于诸住处最为胜故。大念慧行以为游路者。思所成慧名为大念。闻所成慧名为大慧。修所成慧名为大行。此句显示路圆满。游路即是道之异名。大止妙观以为所乘者。乘奢摩他毗钵舍那。游三慧路。往所趣园。胜诸声闻独觉菩萨所乘止观故名为大。此句显示乘圆满。大空无相无愿摆脱为所入门者。三摆脱门为趣入处。门者通也大义如前。此句显示门圆满无量功德众所庄严。大宝花王之所建立者。譬如世间宝庄严具。众宝庄严此佛净土。所依大宝红莲花王。无量功德众所庄严。如地轮等依风轮住。如是净土无量功德。众所庄严大宝花王之所建立。此红莲花于众花中最为殊胜。是故说名大宝花王。或即如来说名大王大法王故。此红莲花是佛依处。从主为名。所建立者。谓佛净土依此花王。长时相续无有间绝。此句显示依持圆满。

受用如是清净佛土一向净妙者。无不净故。离粪秽故。一向安乐者。无有苦受及处中受故。一向无罪者。无有不善及无记故。一向自在者。不待外缘故。暂起于心众事办故。

论曰。复次应知如是诸佛法界。于一切时能作五业。一者救济一切有情灾横为业。于暂见时便能救济盲聋狂等诸灾横故。二者救济恶趣为业。拔诸有情出不善处置善处故。三者救济非方便为业。令诸外道舍非方便求摆脱行。置于如来圣教中故。四者救济萨迦耶为业。授与能超三界道故。五者救济乘为业。拯拔欲趣余乘菩萨。及不定种性诸声闻等。安处令修大乘行故。于此五业应知诸佛业用平等。此中有颂。

因依事性行别故许业异

世间此别力无故非导师

释曰。诸佛法界即是法身。应知恒时能作五业。救济一切有情灾横为业者。因缘所生病等忧苦。说名灾横。于暂见时便能救济盲聋狂等诸灾横者。如契经言。若见佛时盲者得眼。聋者得耳。狂者得念。如是等问如说法身非六根境。云何今说盲得眼等。能见法身为法身业。答见法身者。由昔大愿引发势力。成满法身。次第发起变化身用。由此能令盲得眼等。由昔资粮引发势力。证得法身任运起用。如机关轮以末归本。言见法身。实唯见化。救济恶趣为业等者。拔不善处置于善处。方名救济。其因若无。果亦无故。救济非方便为业等言其文显了。救济萨迦耶为业等者。迦耶名身。虚为名萨。其身虚为名萨迦耶。谓于其中为身见转。即是三界有漏诸法。于彼说授出离法故名为救济。救济乘为业等者。为令不定种性菩萨。及声闻等证大菩提。安立彼于大乘正行。应知诸佛于此五业悉皆平等。为显此义复说颂言。因依事等世间因别故许业异者。谓天因别人鬼等因各各差别。故业有异。诸佛不尔。因无别故。非业有异。世间依别故许业异者。依谓身体彼差别故。其业有异。如彼天授与彼祠授依身别故。其业各异。诸佛不尔。法身无别故业非异世间事别故许业异者。事谓所作所用差别事各别故。其业有异如彼凡夫营农事别。商贾事别。如是一切诸佛不尔。利众生事无差别故。非业有异。世间性别故许业异者。性谓意乐。如彼世间利益意乐安乐意乐。境界差别故业有异。诸佛不尔。利益安乐一切有情。意乐无别故业非异。世间行别故许业异者。行谓功用如小功用能起小业。若大功用便起大业。功用别故其业有异。诸佛不尔。一切所作皆无功用故业非异。此别力无故非导师者。此因等五别力无故非世导师五业差别。

论曰。若此功德圆满相应。诸佛法身不与声闻独觉乘共。以何意趣佛说一乘。此中有二颂。

为引摄一类及任持所余

由不定种性诸佛说一乘

法无我摆脱等故性不同

得二意乐化究竟说一乘

释曰。依此密意佛说一乘。二颂显示。为引摄一类者。了知不定种性声闻。趣彼摆脱方便引摄。令依大乘而般涅槃故说一乘。及任持所余者。为欲任持其余不定种性菩萨。恐于大乘精进退坏。故说一乘任持令住。勿彼菩萨依声闻乘而般涅槃。法等故者。法谓真如。诸声闻等乘虽差别同趣真如。所趣真如无有差别。故说一乘。无我等故者。补特伽罗无我同故。若实有异。补特伽罗可有乘别。此是声闻此是菩萨。既无实异补特伽罗故说一乘。摆脱等故者。谓彼三乘于烦恼障摆脱无异。如世尊言。摆脱摆脱无有差别。由此意趣故说一乘。性不同故者。谓诸声闻不定种性有差别故。谓回向菩提声闻身中。具有声闻种性及佛种性。由此道理故说一乘。得二意乐故者。谓得二种意乐。一者诸佛于一切有情。得同自体意乐言彼即是我。我即是彼。由是因缘此既成佛。彼亦成佛。是故名得第一意乐。二者世尊法花会上。与诸声闻舍利子等。授佛记别。为令摄得如是意乐。我等与佛平等无二。又此会上有诸菩萨与彼名同。得授记别故。佛一言含二种益。谓诸声闻摄得同佛自体意乐。及诸菩萨得授记别。由此道理故说一乘。言化故者。如世尊言。汝等苾刍我忆往昔无量百返。依声闻乘而般涅槃。云何已成佛复依声闻而般涅槃。是故此中有别意趣。谓为调伏声闻种性。所化有情自化其身。同彼乘类现般涅槃。由此义故。若声闻乘若独觉乘。即是大乘故。成一乘究竟故者。依究竟理故说一乘。非无归别。由过此外无别胜乘。唯此一乘最为胜故。佛说一乘。

论曰。如是诸佛同一法身。而佛有多。何缘可见此中有颂。

一界中无二同时无量圆

次第转非理故成有多佛

释曰。一界中无二者。一世界中无有二佛。是故当言唯有一佛。同时无量圆者。无量菩萨修集资粮同时圆满。多世界中现成佛果。是故诸佛当言有多。或有说言。一世界中前后次第。无量菩萨成等正觉。非多世界同时多佛。为破此执。复言次第转非理故。无有因缘。无量菩萨修集资粮同时圆满。展转相待次第成佛。是故诸佛同时有多。

论曰。云何应知。于法身中佛非毕竟入于涅槃。亦非毕竟不入涅槃。此中有颂。

一切障脱故所作无竟故

佛毕竟涅槃毕竟不涅槃

释曰。有大乘人。谓佛毕竟不般涅槃。就无余依涅槃界说。余复谓佛毕竟涅槃。就有余依涅槃界说。此二意趣定执非理。若正说者应言。诸佛非定毕竟入于涅槃。亦非毕竟不入涅槃。佛一切障得摆脱故毕竟涅槃。所应作事无竟期故。诸佛毕竟不入涅槃。

论曰。何故受用身非即自性身。由六因故。一色身可见故。二无量佛众会差别可见故。三随胜解见自性不定可见故。四别别而见自性变动可见故。五菩萨声闻及诸天等种种众会间杂可见故。六阿赖耶识与诸转识转依非理可见故。佛受用身即自性身。不应道理。

释曰。色身可见故者。谓受用身有色可见。非自性身有色可见。故受用身非自性身。又受用身无量众会。受用色法差别可见。非自性身有此差别。故受用身非自性身。又受用身随胜解见自性不定。如契经言。或有一类见受用佛。或有一类见是少年。或有一类见为童子。如是广说非自性身。有此不定故受用身非自性身。又受用身自性变动差别可见。一能见者先于一时见受用身形相别异。后于一时复见别异。非自性身其体变动故。受用身非自性身。又受用身菩萨声闻及诸天等种种众会。常所间杂非自性身。应有如是众会间杂。故受用身非自性身。又见转依非道理故。谓转阿赖耶识得自性身。转诸转识得受用身。故受用身非自性身。由此六种不应正理。故受用身非自性身。

论曰。何因变化身非即自性身。由八因故谓诸菩萨从久远来。得不退定。于睹史多及人中生。不应道理。又诸菩萨从久远来。常忆宿住书算数印工巧论中。及于受用欲尘行中。不能正知不应道理。又诸菩萨从久远来。已知恶说善说法教往外道所。不应道理。又诸菩萨从久远来已能善知三乘正道。修邪苦行不应道理。又诸菩萨舍百拘胝诸赡部洲。但于一处成等正觉转正法轮不应道理。若离示现成等正觉唯以化身于所余处。施作佛事即应。但于睹史多天成等正觉。何不施设遍于一切赡部洲中。同时佛出既不施设无教无理。虽有多化而不违彼无二如来出现世言。由一四洲摄世界故。如二轮王不同出世。此中有颂。

佛微细化身多处胎平等

为显一切种成等觉而转

为欲利乐一切有情。发愿修行证大菩提。毕竟涅槃不应道理。愿行无果成过失故。

释曰。由八因故证变化身。即自性身不应正理。谓诸菩萨从久远来得不退定。曾无退失。生于欲界睹史多天尚不应理。况生人中非经多劫。修不退定得欲界果应正道理。故变化身异自性身道理成就。又诸菩萨从久远来常忆宿住。广说乃至修邪苦行。不应道理。其文易了无烦重释。又诸菩萨舍百拘胝诸赡部洲但于一处成等正觉。转正法轮不应道理。此一切处皆相似故。由此道理。是变化身非自性身。若谓远离余赡部洲现成等觉。唯独于此赡部洲中真证正觉。以变化身遍于余处施作佛事。何故不许睹史多天真证等觉。化身来此诸四大洲施作佛事。若汝意谓一赡部洲成等正觉。余处现化非不应理。若唯住在睹史多天。成等正觉一切四洲赡部洲内。示现化身何不应理。若定不许一切四洲现等正觉无教无理故不可说。有赡部洲无佛出世。为不与彼契经相违。如契经说无处无容非前非后。于一世界有二如来出现于世。若许一切赡部洲中同时多佛出现于世。与彼相违为避此难。是故复言。虽有多化而不违彼。无二如来出现世等。彼契经说一四大洲。名一世界非千洲等。即彼经说如二轮王不同时出。若不许佛多四大洲同时俱出。亦不应许有多轮王多四大洲同时俱出。若许唯一四大洲中无二轮王同时并出。非千洲等。亦应许佛一四洲中无二并出。非千洲等。复以伽他现多化身。显具相觉佛微细化身等者。如佛化身现入母胎。如是化作舍利子等多声闻众其相各异。入自母胎同时平等。为欲显发一切种觉是尊胜故。佛作是化。次显如来毕竟涅槃不应道理。谓为利乐一切有情。发愿修行证大菩提。此愿此行唯欲利乐一切有情。事犹未讫即便依彼毕竟涅槃而般涅槃不应道理。行愿二种应无果故。现涅槃者是变化身。非自性身。

论曰。佛受用身及变化身既是无常。云何经说如来身常。此二所依法身常故。又等流身及变化身。以恒受用无休废故。数数现化不永绝故。如常受乐如常施食。如来身常应知亦尔。

释曰。有契经说如来身常。佛受用身及变化身。既是无常。云何如来其身常住。谓此二身虽是无常。然依法身。法身常故亦说为常。言身常者。或体是常。或依常身故名身常。此显等流及变化身。是异门常非自性常。又受用身。以恒受用无休废故。如常受乐。犹如世间言常受乐。虽非受乐常无间断。而得说言此常受乐。佛受用身当知亦尔。虽非常住而或言常。以于彼彼菩萨众中。受大法乐无休废故。佛变化身数数现化不永断绝。别意言常。如常施食。犹如世间言常施食。虽非施食能常无间。然数数施期心不绝。名常施食。佛变化身当知亦尔。非无生灭说名为常。随所化生数数示现。不永绝故密意言常。

论曰。由六因故。诸佛世尊所现化身非毕竟住。一所作究竟成熟有情已摆脱故。二为令舍离不乐涅槃。为求如来常住身故。三为令舍离轻毁诸佛。令悟甚深正法教故。四为令于佛深生渴仰。恐数见者生厌怠故。五令于自身发勤精进。知正说者难可得故。六为诸有情极速成熟。令自精进不舍轭故。此中有二颂。

由所作究竟舍不乐涅槃

离轻毁诸佛深生于渴仰

内自发正勤为极速成熟

故许佛化身而非毕竟住

释曰。为令舍离不乐涅槃。为求如来常住身故者。此显如来入涅槃意。以如来身是无常故。应乐涅槃若求如来常住身时。便背涅槃世尊现灭显身无常。令乐毕竟常涅槃故。为令舍离轻毁诸佛。令悟甚深正法教故者。若谓诸佛其身常住。便于悟解甚深法教不勤方便。谓今不悟后定当悟。若数检问诸弟子众。便生轻毁自执己见作如是言。我由此故定免彼问。若不住世彼于何处当生轻毁。咸言我等未得彼意。世尊涅槃。谁能无倒开悟我等。是故于法勤求觉悟。令于自身发勤精进。知正说者难可得故者。谓知世尊将般涅槃便于自身发勤精进。佛是世间正说法者。彼若无有世间无依。如是知已发勤精进。为诸有情极速成熟。令自精进不舍轭故者。为修精进离舍善轭乃至世尊未灭度来。我诸善根定须成熟。由是六因佛变化身非毕竟住。为摄如是上所说义故说伽他。由所作等。

论曰。诸佛法身无始时来。无别无量不应为得更作功用。此中有颂。

佛得无别无量因有情若舍勤功用

证得恒时不成因断如是因不应理

释曰。此中有难。诸佛法身无始时来无别无量作证得因。为求佛果何须功用。复有难言。诸佛法身无始时来无别无量。一佛即能具足成办。一切有情诸利乐事不应为得更作功用。为答此难。说佛得等。诸佛证得无始时来无别无量。若是有情为求佛果舍正勤因。如是证得恒不成因。由佛证得非诸有情。为求佛果舍正勤因故无此难。若离正勤得佛果者。一切有情本应皆得。是故不应断正勤因。又佛法界无始时来无别无量。普为一切作证得因。令诸菩萨悲愿缠心勤求佛果。为作一切有情利乐故求佛果发勤功用。

论曰。阿毗达磨大乘经中摄大乘品。我阿僧伽略释究竟。

释曰。我已略释摄大乘竟。复说颂曰。

我无性已发求佛果妙愿

于净境理教悲慧积于心

从诸师正闻如实深信解

专念现前故已述造斯释

于甚深广大十义勤生福

愿一切世间得具相妙智

本文链接:第十卷 摄大乘论释

上一篇:景德传灯录 第十八卷

下一篇:第一百六十七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李罕诵心经

佛学学问源远流长,心经这篇只有260个字的经文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可谓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为传承发扬佛之学问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心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经藏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