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网页版登陆

宣化上人浅释心经

时间:2019-07-15 17:25:56    编辑:苏莞婷

心经心经全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第三叫析法空观。这个二乘的小乘人就修析法空观。析法,就是分析这个法。他分析这个色就是色,心就是心。他不知道这些都是空的,因为他没有证得真空的妙理,所以就在化城上停留住了。化城是个虚妄的地方,他就站在那个地方不再向前了。修析法空观,就叫浅的般若,不是深的般若。修行浅的般若,他这个分段生死是了了,可是变易生死没有了。

什么叫分段生死?大家每一个人有一个身体,你有你一分,我有我一分,各有各的一分,这叫分。每一个人由生到死,也各有一个段落,这叫段。各有一份、各有一段,这叫分段生死。段也可以说是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的形段,或者你五尺高,他就六尺高,那一个人就七尺高,各人有各人的一段,这叫分段生死。那么,初果、二果、三果、四果的圣人,证到四果就了了分段生死,但还没有了这个变易生死。

什么叫变易生死呢?变,就是变换,就是交易、贸易,互相变化。这变易生死就是分段生死的根本。怎么说呢?这变易生死就是这个种种的妄想,这妄念迁流,前念灭后念生,后念灭后后念又生,这样生了又灭、灭了又生,这就叫生死。这一念灭就是死了,这一念生就是又生了。也就是大家这个妄想,在四果阿罗汉还没有断尽,必须要到大乘菩萨才能断尽这个变易生死,没有妄想。这个变易生死,也就是大家这生死的一个根本。大家为什么有生死?就因为有妄想!可是,这个妄想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妄想的来源,就是从无明那儿来的。因为有无明,所以就生出种种的妄想。妄想生灭不停,这就是变易生死。

第四叫体法空观。缘觉修体法空观。

第五叫妙有空观。菩萨就修妙有的空观,妙有的真空。那么,这观世音菩萨,他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就是修这个妙有的空观。他能「照见五蕴皆空」,就是修深般若所得到的成绩,得到的功能。那么现在就依照我所作的这个偈颂,略略来讲一讲。

行道修身莫外寻。 你想修行这个道,修这个身,「莫外寻」,不要向外去找去,要在你自性里来找。

自性般若深密因。 在自性般若里边,就有一个深密地这种的种子。

白浪冲霄黑波止。 在你修道的时候,这个白浪就是智慧,好像水流的白色波浪;黑波就是烦恼。你智慧高了,这黑波就止了,烦恼就停止了。这个「行深般若波罗蜜多」的「深」,也就是高的意思。怎么见出它深呢?就因为它高,由高的地方向下看不见底,所以叫深般若。

涅盘彼岸任运登。 你有了智慧,自然就会到达这个涅盘的彼岸。「任运登」,就很容易地、很自然地,就到彼岸了,一点力气都不需要费。

时兮时兮勿错过。 大家修道,这个光阴是最宝贵的,不要空空把它放过了,所以说「时兮时兮」。这个时候,你不要把它放过去了。什么时候呢?就是行般若波罗蜜多这个时候,这个时候你不要把它空过去。

慎之慎之取天真。 你要很谨慎、很谨慎的,不要在这个时候忽略了,不要把这个光阴都空过了,这样修行才能得到这个深般若,也就是天真,一种天真的道理。

杳杳冥冥通消息。 这种事情是杳杳冥冥的,你想看一看,却视之不见;你想听一听,也听不见。

恍恍忽忽见本尊。 在这个时候呀,你杳杳冥冥有一点好消息了。恍恍忽忽地,你看着说是真,又好像没有形象;你说是没有形象,又好像见着个什么似的。「见本尊」,这本尊就是自己的自性。

照见五蕴皆空

三光普照透三才 一归合处复一来 见色即空受纳是 妄想迁流行业排

识乃了别五阴具 镜花水月绝尘埃 空而不空明大用 见犹未见乐快哉

三光普照透三才。 「三光」,就是日月星三光。「普照」,三光是普遍照耀的。「透三才」,三才就是天地人。这儿的三光,说的是文字的般若光、观照的般若光、实相的般若光。实相的般若光也就是深般若的光。以这三种的光,「普照透三才」,把天地人都照遍了。

一归合处复一来。 「一」,就是人的这个自性。「归合处」,合处也就是性的那个处。神光不是有首偈颂说:

万法归一一归合,神光不明赶达摩;

熊耳山前跪九载,只求一点躲阎罗。

万法都要一归,那么「一」就是什么呢?就是大家这个人的心,也可以说是这个性。「一归合处」,合就是相合了,和什么相合了?和这个佛性相合了。你和佛性相合了,然后又「复一来」,又生出这个一的妙用。这种妙用就是你所成的那个佛。这个叫「复一来」的,就是你这个佛。

见色即空受纳是。 「见色即空」,这个「见」可以见到色,但是见到的这个「色」,本来就是空的。怎么说色就是空呢?大家凡夫都固执这个色,固执什么色呢?这个色法虽然有很多种,但它的总体就是大家这个身体,这叫色身。有人说:「色身怎么是空的呢?实实在在的在这儿有呀!它会穿衣服,又会吃饭,又会睡觉,怎么会空呢?」怎么会空?你若明白这个色是怎么样有的,你就会空了。就像方才讲的析法真空,就这样分析。

这个身体是色的总相,地、水、火、风是色的别相,一个分开的相。大家这个身体,是由地、水、火、风和合而成的。大家身上的皮、肉、筋、骨,这就是地大;吐沫、大小便溺、水份、汗液,这就是水大;身上的温度,这就是火大;大家身体又有呼吸、运转,这就是风大。在这四大和合,就成立了一个身体;四大若分张,这个身体就灭了,没有了 -- 火就归于火大,水归于水大,风归于风大,地归于地大,各有所还,都回到它的本位去了,,那么这就是空了。所以一般凡夫固执「这个身体是我」,是个错误!这身体不是我吗?身体不是我。那么什么才是我呢?你能以支配身体,能以有见、闻、嗅、尝、觉、知,有这种知觉的,这知觉性才是我。

那么这身体是什么呢?这身体只可以说是「我的」,我的身体,不能说这个身体就是我。就好像什么呢?这身体就好像一栋房子似的,你住在房子里头,不能说这个房子就是你。你若说这个房子就是你,那将来恐怕人人都会笑的,甚至于把人家的牙都笑掉了。可是你说这个身体是我,一般人都不会笑你。为什么没有人笑你呢?因为一般人都不明白,都以为这身体就是我了。这就好像住到房子里,就叫这房子是我了。在这个身体里边,有个见、闻、嗅、尝、觉、知的性,这就是佛性,这佛性才是你自己。至于这个身体,只不过因缘和合而成而已,因缘别离就分散了。所以你不能说这个身体是我,只可以说是我的。这是我的身体,我可以不要它,我可以再换一个。你有这种的权利,可是你自己不知道,就因为你住在房子里边,不知道外边的事情,就以为这个房子就是我了,所以不要固执这个房子是我。

这个色,你把它分析开,这个色也就空了,没有了。虽然它空,但由这空里边,又会变出这个色法 -- 地、水、火、风,和合又成一个身体。有人问:「上帝造人,用什么造呢?」就是用地水火风来造的。大家也可以用点地、用点水、用点火、用点风来造成一个人。用上一点材料,人人都可以造成很多人。

大家这个人身,是由因缘和合而成,因缘别离就散了,因此你不能叫这个身体是我,所以说「见色即空」。你若明白色即是空,就不要再固执这个身体为我了,或是我的,归我所有。即使归你所有,你也不要固执,不要固执说:「这身体是我所有的,我得好好帮忙它。」那你又变成心为形役了。你那个心就是那种的觉知性,你明白这个身体是个色法,是个假的,就不要固执它。不固执它,就把这个色蕴破了,色蕴就空了。「受纳是」,受蕴也是这样子的,和色蕴一样。

妄想迁流行业排。 「妄想」就是想蕴;「迁流」这是行蕴;「行业排」这个行蕴,也是和它排列到一起。

识乃了别五阴具。 「识乃了别」,这个识蕴是个了别的作用,了别就是分别。「五阴具」,这样五阴就具足了。五阴就是色、受、想、行、识。

镜花水月绝尘埃。 「镜花」,色、受、想、行、识这五阴,就好像镜中的花似的,镜里头照出来的花。「水月」,又像水里头的月。「绝尘埃」,没有一点尘埃的污染,这也就是五蕴皆空的意思。

空而不空明大用。 在你还没明白五蕴是空的时候,会有很多的烦恼妄想,很多的麻烦。你若明白了,就在这里就能转识成智。「明大用」,就能在这个真空里边生出妙有;生出妙有,这就有一种非常大的妙用。

见犹未见乐快哉。 「见犹未见」,在这个时候「见犹离见」,你看见了也等于没有见一样,不为境界所转,这样你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所以说「乐快哉」。

度一切苦厄

度过苦海出轮回 雨霁天晴月正辉 干元道体人中圣 不坏金躯世上稀

脱生何须千年药 证灭岂待万劫期 二死永亡五住尽 逍遥法界任东西

度一切苦厄。「度」,就是度脱;「一切」,就是包括一切。这个一切是指什么说的呢?是指这个「苦厄」说的。苦,就已经不太好受,再加上一个「厄」,就更难受了。这个「厄」字,有的人把它念成一个「危」字,认为是危险的危,这就错了。「厄」是厄难,厄难和危险意思,没有差十万八千里,大约只差一根头发这么多;虽然只差一点点可是各位要知道,差之丝毫,就缪之千里呀!不可以不谨慎。你差一点不是吗?到那个目的地,就远了很远很远的!那么我希翼学中文的,好像某某人你切记要认清楚这个字。这个字,是读一个「厄」字,不是读「危」字。听清楚了吗?要特别注意的!这一点点,你念错了,人家说那个外国的某某法师,连个《心经》都不会念!一个『厄』字,他念成一个『危』字了。那可真危险了。

「度」,怎么叫度呢?度脱,怎么叫度脱?度脱就是离苦得乐了,这叫度脱了,也就是摆脱了。那么为什么不说「摆脱一切苦厄」,而说「度脱一切苦厄」?因为这是接着上边的「照见五蕴皆空」来的。这个「度」含有修行的意思,你虽然照见五蕴皆空了,但是还要去修行;你修行,才能度一切苦厄。你若不修行,单单照见空了,你活该你照见空了!你照见空了又有什么用!你知道是空了,你感觉到是空了,但是还得要去行去。这是所谓「理可顿悟,事须渐修」,,在理上你虽然已经明白它是空的,但还要去修行去,才能度苦厄。如果你单单知道它是空的,而不修行,空也就也没有用;有也没有用,空也没有用。你要去修行,要去躬行实践。这个「度」就是躬行实践,要你实实在在地去修行,实实在在地去做去,不是像口头禅一样,说说:「啊!开了悟了!得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了!」就可以的。你说开了悟了,怎么样开呢?怎么样得呢?怎么样证得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是「说者容易,行者难」,说的是法,行的才是道呢!所以你能说必须要能行。你知道是空了,还要去修行,借这个真空而修妙有。

度一切苦厄,这不是只度一种的苦厄,而是所有的苦都包括在内了。所有的苦包括:三苦、八苦,无量诸苦。

三苦就是苦苦、坏苦、行苦,又叫三受。所以,以后有人讲经讲到三受,问你什么叫三受,不要再说不知道了。三受就是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也就是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什么叫受?受就是你所接受的,你接受这个苦、接受这个乐、接受这个不苦不乐。苦苦就是个苦受,坏苦就是个乐受。你不要以为乐就没有苦,乐会坏的,坏了就有一个坏苦。不苦不乐受,不要想:「那是不错了,也不苦也不乐。」那叫行苦,也没有多大意思。

还有八苦,八苦是什么呢?就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蕴炽盛苦。谁能没有生?有生就有生苦。谁能不老?有人说:「小孩子死了,就没有老了。」虽然没有老,但是他根本就没有一种的知觉就死了。不错!他没有老,但是他有病苦、有死苦,也可以说他有老苦。怎么说他有老苦呢?他死那天就是老了嘛!若不老怎么会死啊!因为他死了,小孩子也就变成老了。由生到死这期间就是老,所以虽然他的寿命没有一个过程,但也可以说是老了。给他这样缩短他的生命,那么他也没有避免这个老苦。

病苦,哪一个也不敢说生病是不苦的,是不是啊?生病都是非常痛苦的,你就算开了悟了,生了病还是一样苦的。

连释迦牟尼佛都还有「金枪马麦」之报,你能说没有老苦、没有病苦吗?释迦牟尼佛怎么有金枪马麦之报呢?因为释迦牟尼佛在往昔因地做小孩子的时候,有一次那个地方的人都没有东西吃,就有一条大鱼在海里被人拖到岸上,大家就吃这条鱼。在鱼还没有被杀之前,这个小孩曾用一根棍子照着鱼的头打了几棍。所以佛成佛以后,还是要受这个头痛之报,好像枪刺着那么痛,这叫金枪。

马麦之报是释迦牟尼佛在因地的时候,有一次说了一句错话,他对一个修道的人说:「你这样修道还不够苦行,你若真正修苦行的话,就应该吃马吃的麦。」等释迦牟尼佛成佛了之后,有一年结夏安居,到一个城里头,这国王不供养他,只拿一些马吃的麦子,给释迦牟尼佛和比丘们吃。所以在因地所造的业,在果地上都要受报的。

死苦,人人都不欢喜死,为什么?大约就是因为苦的关系。除了生老病死,还有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炽盛这种种的苦,所以叫诸苦。大家现在修行,可以把这些三苦、八苦、无量诸苦都免去,所以叫「度一切苦厄」。「度一切苦厄」,我有一首偈颂,读出来给大家听一听。

度过苦海出轮回。 一切苦厄就是苦海。你想度过这一切的苦厄,就要怎么样呢?就要脱出六道轮回去,脱出地狱、饿鬼、畜生、天、人、阿修罗这一切的这个苦厄,超出这个轮回。

雨霁天晴月正辉。 这个时候就好像雨霁。「雨霁」就是不下雨了,雨停了,天也晴了,就是雨过天晴。「月正辉」,月亮在空中正发出一种光辉。这比方什么呢?比方大家这个五蕴皆空了;五蕴皆空就没有云,也没有雨了。没有云雨,这个天就晴了,也就是「皓月当空,万里无云」,这种境界就是你生出真正的智慧,照耀一切。

干元道体人中圣。 这个时候,因为你已经度过一切苦厄,证得初果,所以身体可以说是纯阳了。「干元」,干是属于阳数,在《易经》上它是纯阳体,所以叫干元。「道体」,修道的这个体。「人中圣」,这就是人中的一个圣人。

不坏金躯世上稀。 你这时候证得初果须陀洹,断了八十八品的见惑,你这个身体就是不坏金躯了,世上很少很少的。

脱生何须千年药。 古代的秦始皇,要到蓬莱仙岛去找长生不老的药,以求长生不死。现在你不必到处去找长生不老的药,你只要度一切苦厄,就可以愿意活着就活着,愿意死就死,这生死由自己,阎罗王他管不着了,就好像菩提达摩一样的。

证灭岂待万劫期。 你证得这个灭,就是苦、集、灭、道四谛法中的灭,成了道了,就可以证得无余涅盘,而且不需要百千万劫那么长的时间,很快就可以证得这种无余涅盘。

二死永亡五住尽。 你能度一切苦厄,超出轮回,得到金刚不坏躯,这时候就二死永亡了。「二死」,什么叫二死?是不是死两次?不是死两次,而是有两种的生死。一种是分段的生死,另一种是变易的生死。证得罗汉就了了分段生死,变易生死必须要证得菩萨的果位时才能了。现在这是观自在菩萨,所以这变易生死也了了,也亡了。这个「亡」不是死亡的亡,只是当「没有」讲。《大学》上说:「而今亡矣」,就是这个「亡」字,就读成「无」。那么在这里的「亡」字可以读「亡」,也可以读「无」,但是讲就要当「没有了」讲,两种死都没有了。

「五住尽」,这五住是指五住的烦恼。五住的烦恼是什么呢?第一是见住烦恼,本来叫见爱住;第二是欲爱住;第三是色爱住;第四是无色爱住;第五是无明爱住。因为有这五种的爱住,有所固执,所以就变成五种的烦恼。观世音菩萨把这五种的烦恼都没有了,下面这一句大家要注意一点。

逍遥法界任东西。 这一句,你们要注意,逍遥也就是那个自在的意思,自在也就是这个逍遥的意思,逍遥也就是自由的意思,自由也就是快乐的意思,所以这很快乐的。怎么快乐呢?可以随便到各处去旅行。「任东西」,就是你愿意到西方极乐世界,随时欢喜去就去;你欢喜到东方药师佛那个琉璃世界,也随时都可以去;你欢喜到娑婆世界,那更不成问题,更没有问题了!也不需要到领事馆去申请护照,办这一些麻烦的手续,随时你想要去就可以去,这叫「逍遥法界」。

这个法界,不只东西,就连南北也包括在内;不单南北包括在内,乃至于上下、十方都包括在内。你愿意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都欢迎你。不会说你想到某一方去,某一方说你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物,不给你入境。不会的!你愿意到什么地方都可以,所以叫「逍遥法界任东西」。你看!这种境界多快乐、多自在、多逍遥,多自由、多平等。这真是一个真正的平等法界性!你到这「二死永亡五住尽」的时候,就能得到这样的自由,这是真正的自由、真正的快乐、真正的平等、真正的自在、真正的逍遥!

舍利子

舍利子是坚固征 译作鹙鹭母仪型 戒定圆明珠光现 行解相应体玲珑

大智云何因愚表 善辩已在母腹生 人皆具此真实智 取诸曹溪宝林峰

舍利子是坚固征。 「舍利子」又叫舍利弗。「舍利」是梵语,「子」是中文。「舍利弗」就统统都是梵语,「弗」也就是「子」的意思,「子」也就是梵语的「弗」,所以你念舍利子或舍利弗,都是一个意思。舍利子是坚固的意思。什么坚固呢?智慧坚固,所以说「坚固征」。

译作鹙鹭母仪型。 舍利,翻译成中文就是鹙鹭。鹙鹭鸟是海上一种的大鸟,就是鹰。这种鸟飞得很高,它的眼睛就好像望远镜似的,看得很清楚。这鱼正在海里往上浮,牠在空中就看见了,立即就像火箭那么快地冲下来,就把鱼给叼起就吃了。舍利就是这种鹙鹭鸟的名字。在印度起名字,有以父为名的,有以母为的名,又有父母合名的。舍利子是单单以母为名。「舍利」是他母亲的名字,「子」就是舍利的儿子。「舍利子」是依照他母亲的那种形态,所起出来的这个名字。

戒定圆明珠光现。 舍利子在过去生中,生生世世都修定、修慧、修戒,戒定慧都圆明了,戒也圆满、定也圆满、慧也圆满,就好像珠子放光那样,所以说「珠光现」。

行解相应体玲珑。 他又修行,又学教,所以智慧就大。「体玲珑」,他的身体好像玻璃、琉璃体似的玲珑。

大智云何因愚表。 怎么叫大智慧呢?怎么叫大智?就因为由一般愚痴的人表现出来的,他和这一般愚痴人不同。愚痴的人做事颠颠倒倒的,明明说得很好,但是一做就做坏了,就往坏的做,这就是愚痴。他有智慧就不会迷,不会明知故犯,不会颠颠倒倒,所以叫大智慧。

善辩已在母腹生。 本来舍利子的母亲和他的舅父辩论,他母亲都说不过他的舅父。但是自从她怀了舍利子以后,他舅父再和她谈论道理,就屡次、屡次都被她辩倒了,他的舅父就说不过他的母亲,以前讲《楞严经》讲过好多次了。于是乎,他舅父就去学印度外道的论议。学回来的时候,舍利弗已经跟着佛出家了。因为他在他母亲腹里,就能帮着母亲辩胜了舅父,所以说「善辩已在母腹生」。

人皆具此真实智。 这种大智慧,不是单单舍利弗尊者才有,人人都有这种真实的智慧。可是人人都不用它,把它忘了。如果人人都可以用它的话,这种智慧是人人都有的。

取诸曹溪宝林峰。 这种真实的智慧在什么地方呢?在曹溪。曹溪又在什么地方啊?曹溪在中国广东马霸南华寺。宝林山南华寺那儿就是曹溪,也就是六祖的道场。有人说:「不要说现在共产党不准入境,就是准入境,这个旅途也太远了,我没有法子去!」「那么远!我怎么可以到那个地方去取去呢?」好!现在不必去。你们每一个人自己的本体上,也有个曹溪宝林峰,不必跑那么远去找去,你自己就有这种的智慧,这个智慧就是在你自己那儿。怎么样去求呢?只要你把那个颠倒心放下,妄想心放下,用功参禅打坐,就可以得到了。「曹溪宝林峰」,就是参禅打坐,坐在那个地方就像宝林山一样。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色不异空有若无 空不异色体用殊 色即是空真源彻 空即是色妄流枯

山河大地唯识现 梦幻泡影如是乎 慎勿外求持中道 放下染缘即来如

色不异空有若无。 什么叫色?就是有形相的,有形有相的就谓之色。什么叫空?就是无形相的,无形相的就是空。那怎么又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呢?这说的是彻底的一个了义,是究竟的一个真理。

色,大家所有的这个山河、大地、房廊、屋舍,这所有一切都是色。这个色在什么地方呢?色就在这个空里边。这空又在什么地方呢?空也在这个色里边。所以说「色不异空」,色和空是不二,是没有两样的。「空不异色」,这空和色也没有两样,是一个的。这空包着色,这色也包着空,在表面上看是两个,但实际上本来是一个。就拿这张桌子当个色来讲,这张桌子就放在这个地方,这个空的位子就被它占领,没有了。你把这个桌子一拿开,这个地方就空了,空即刻又现出来了。那么没有拿开桌子的时候,这个空有没有呢?也是有的,不过被这个色给占领了,那个空间并不是没有。那么有空的地方有没有色呢?有空的那个地方,也就是色的根本。

「色即是空」,大家把色分析开,就变成空了。大家这个身体是属于色法,心就属于空法。心法也就是空法,你得到空理,得到真空的理就是心。身体既然是色法,它是由什么而成的呢?是由四大而成的。这个色身是由地、水、火、风四大集聚而成的,这是色。若再把它分析开,四大又各有所还──人到死的时候,火就还于火大,风就还于风大,水还于水大,地还于地大,各有所还,这个色就没有了。虽然现在有这个色相,将来是空的,所以说「色即是空有若无」,虽然是有,也和没有是一样的。

空不异色体用殊。 空虽然不异色,但是有体、用的分别;空是空体,色是空的用。这体用虽然是两样,可是它本来是一个。

色即是空真源彻。 你若知道色就是空,就「真源彻」,真的源头,你也就得到了,也就彻底明白了。

空即是色妄流枯。 你若明白空即是色,就没有妄想了,所以就「妄源枯」,妄的源流就干枯了。

这个「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也可以说是修道得到的一种境界。这色也可以说就是美色。在中文美色就代表男女的问题。你若是真正得到修道的这种境界、这种快乐,和这种色法的快乐是一样的,所以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你修行得到的这种的快乐,比男女问题的那种快乐,还要强胜百千万倍都不止,所以空不异色。

色即是空,即色是空。你在色上若能明白空理,不着住,无所固执,不取不舍也不受,这就是空。空不异色,空即是色。你在空理上得到真正的快乐,就会「妄流枯」,妄想的思想这时候就没有了。为什么呢?因为你已经得到比那种色的快乐更快乐的了,所以把那种的妄想心就给放下了。

「山河大地唯识现」: 山河大地都是色法,这个色法又是什么现出来的?是大家这个分别的识心现出来的。大家如果能把这个分别的识心变化过来,那个山河大地也就都没有了。

梦幻泡影如是乎。 这一切都好像是梦。大家人人都知道梦,都作过梦,可是你问问他:「怎么样作的这个梦?为什么你就有这个梦?」他就是能答复你也是似是而非,不一定正确的。他或者说:「喔!我白天想什么,晚间就作什么梦。」或说:「我或者以前见过这种境界,所以我就作这种梦。」但是有的时候你没有想过这个事情,就作这种梦,这又怎么讲呢?有的时候你也没有见着这种境界,你就作这种梦,那又怎么讲呢?讲不出来了。

怎么作的梦是讲不出来了,那么这个梦是怎么样醒的呢?也是很胡涂,糊里八涂的,甚至于作完了梦,就不记得了!忘了!你想一想,大家从作梦到醒来,相隔连十个钟头都没有,就会把它忘了,一点都不记得了。所以若有人说:「我不信有前生!我若是有前生,为什么前生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你就可以拿这个梦来比较。大家从作梦到梦醒,这个时间相距不到十个钟头,梦里的事就完全忘了,何况是前生的事情,又岂能完全都记得住呢?

一个人正在作梦的时候,假设在梦里边有人告诉他说:「你现在虽然发大财、做大官了,又有这么多的子女、财产,可是这都不是真的,这是作梦呢!」这个作梦的人在梦里边,他是不会相信你说的这些话的,他一定说:「我现在又发财,又当官,子女这么多,财产这么雄厚,这怎么会是作梦呢?」怎么样他也不会相信他是在作梦。但等梦醒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他也会知道:「原来以前我发这么大的财,做这么大的官,又有这么多的子女、财产,原来都是梦境的显现,是在作梦呢!都不是真的!」为什么他知道了呢?因为他梦醒了。要知道大家现在也都是在作梦啊!可是我现在对你说:「你是在作梦!」你不会相信的!等你修道修得明白了,「喔!原来我以前所做的事情都是作梦哩!自己原来没有作得主。」那时候才知道,以前的确是在作梦。

幻,怎么叫幻呢?幻就是幻化出来的。幻术师就是能自无化有,自有又化无。变幻不测,小孩子一看就以为这种的法术是真的。但是大人一看就知道,「喔!原来这是虚妄的!假作出来的!」就认识了。

泡,就是水泡。水泡生出来没有好久就灭了,不长久的。影,是人的影子。人的影子是真的?是假的?你说它是假的,看着又有,又在那个地方存在着;你说它是真的,看是有个影子,但用手去拿,又拿不着。你说这是真的、假的?这个影子又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是由身体的背面、阴面出来的。人的阳面没有影子,阴面就有个影子跟着你,你走到什么地方,它就跟到什么地方。我告诉你,这影子也有一个比方,比方什么呢?影子就好比这个鬼,你走到什么地方,它跟到什么地方。所以怕鬼的人他一看见黑影,心里就打颤颤,就跳起来了,说:「骇!鬼来了!这是鬼!」其实原来就是个影子。可是这个影子,你活着,这是个影子;你死了,这个身体没有了,那个影子就变成鬼,没有影子的那一面,就变成神。可是这神和鬼并不是两个,是一个。你阳气足,它就跑到没有影子那边去;你若阴气盛,它就跑到有影子那边去了。你哪一边力量大,它就跑到哪一边去。你善功德多,它就跑去升天去了;你罪孽过多,它就堕地狱去了。所以说「梦幻泡影如是乎」,也就是这样子的。

慎勿外求持中道。 你不要向外驰求,这都是在你自己这儿呢!

放下染缘即来如。 这个写的「如来」,不是的!是「即来如」,不要以为如来是个固定的名词,其实这也没有一定的。「放下染缘」,什么叫染缘呢?染,就是染污了;缘,就是这种因缘。你要把染缘都放下。什么是染缘呢?就是大家的欲念。大家的贪心是染缘,瞋心是染缘,痴心也是染缘。杀生是染缘,偷盗、邪淫、妄语、饮酒,甚至于吃迷魂药,这都是染缘。你能把这些染缘都离开了,这就是就和如来是一家人了。「即来如」,也就是成佛不远了。佛成佛了,就叫如来;大家尚未成佛,所以叫来如。来才能如,不来就不如。来到什么地方呢?来到佛这个地方,这叫来如。把这一些染缘都放下,就可以如了。这个「如」就是什么都合理了,没有一样不对的事情,什么都对了。

这个空是个真空,色就是个妙有。真空不空,因为妙有;妙有非有,也就是真空。从什么地方显出来的一个空?从「有」的地方显出来的,也就是从色法上显出来的。从什么地方又有这个色?也就是从空上显出这个色法。所以才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也就是「真空不空,妙有非有」。你若是明白了这个不空不有的道理,这就彻法底源了,就真正明白佛法了。

好像方才说的这个梦,你连梦的来源和去脉都不知道,怎么样有的梦?怎么样梦又醒了?也不知道!大家现在是怎么生的?又怎么死的?就更不知道!你在这个不知道的地方,若是明白了,这就是觉悟。所以说「色即是空真源彻」,你若知道色和空的道理,就明白那个真理了;「空即是色妄流枯」,妄想也就断了、没有了。你要想明白空和色的这种道理,就要在非空非色这个地方来见取,来领会其中的道理。这也就是六祖大师所说的︰「不思善,不思恶,正在这个时候,如何是明上座的本来面目?」不思善,也就是不空;不思恶,也就是不色。在这个非空非有的地方,你来把它研究一下,也就是在亦空亦有这个境界上来觉悟,你就能明白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真空中有真色,真色中有真空。色法也就是空的本体,空法也就是色的一个面目。所以方纔我说,就在这个色法上,也就是空;就在这个空法上,也就是色。

好像一座山,这山是个色法,你把山铲平了,这个空就有了。在山还没有铲平的时候,空有没有?也是在那个地方的。那么这空显出来了,那个色是不是没有呢?色也在那个地方。你看那个地方只有空吗?不是的,色也在那个地方。这空和色是一个的,不是两个。那空和色是一个的,也就和那个冰水一样的。为什么它有了色了?在这空里边变成冰了。空里边微尘积聚到一起,就变成一个色相,散了就又是空了,所以空就是色,色也就是空。怎么样子变成色的?这就好像空气和水一样,空气一遇到冷就变成水,再冷就变成冰。怎么样这个色又变成空了?天气热了就把它化了。有人说:「尘土不能化!」我这说的是这比喻,并不是说尘土就是冰。这是恐怕你不明白这个理,所以借着冰和水来比喻,你不要认为尘和空也变成水和冰了。你若这么一想,那又是头上安头了。本来没有这种固执,我给你讲这个道理,你却多了一层固执。你有这么多的固执,我就没有法子教你明白空色不二的道理,还得慢慢等什么时候你自己参悟到这个道理上,或者就明白了。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受想行识如空色 再呼舍利汝谛听 是诸法空相无性 不生不灭寂然通

不垢不净离污染 不增不减悟玄中 湛然静极超造化 顿觉我法本圆融

前边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个「色」字虽然有种种的色法,但是总括起来不超出三种。这三种就是可对可见色、可对不可见色、不可对不可见色。什么是可对可见色呢?就是可以和你自己成为一个对待法,也可以看得见的。可对不可见色法,对是可以对上,但你看不见它。不可对不可见色,就是对也不可对,见也不可见的这种色。这三种从什么地方分出来呢?就在色、声、香、味、触、法这六尘的境界上来分别。

可对可见色,譬如人、我、他、众生、山河、大地、森罗万象,这些都有形色可对,也有色相、有形质可见,所以叫可对可见色,这属于色法。

那么,还有这个属于色法而可对不可见,对是可以对,但是你看不见它,只能听见,这是什么呢?就是声、香、味、触。这可对,可是你不可见。好像这个声尘,确实有个声尘可以对,音声一响你就可以听见,并且可以对着而生一种分别的识心,分别这个声音是好、是不好。可是你可看不见这个声音,你说这个声音是什么颜色的?是青色的、黄色的、赤色的、还是白色的呢?没有颜色!那个声音是方的?还是圆的呢?还是三角形的呢?还是长形的呢?你也不知道!就是看不见,你看不见它的这种的声尘的体相。这叫可对不可见色。这个声,也属于色尘;在色受想行识这个五蕴里头,它属于色。

那么鼻子嗅香。所以它鼻子一嗅这个香尘,你就可以知道它是香的,可是你看不见这香尘的相貌。香是个什么样子?看不见!是不是就没有呢?不是的。虽然看不见,它还是有,只是它没有形相,所以你视之不见。但是你用鼻子一闻:「啊!这么香呢!」就知道有这么个香尘存在,所以香尘也是可对不可见色。

味,这个味就是:「这个东西好滋味!」好滋味什么样子呀?你看见好滋味那个味没有?也是看不见的,只可以在口里这么咀嚼,用舌头尝一尝,舌头就知道:「啊!这个味道好吃,那个味道不好吃。这个是酸的,那个是甜的;这个是苦的,那个是辣的。」可是酸、甜、苦、辣、咸,这五味有没有一个形色呢?它是什么样子的呢?你看不见的,所以味尘也是可对不可见色。

至于触,身上穿上绸缎的衣服,贴着皮肤很温暖,很滑腻的,很自然就有一种快感、很舒服的。你看一看这个舒服的样子是什么样子?这个触尘是什么样子?看不见的!所以触尘也是可对不可见色。色、声、香、味、触这五尘,在色、受、想、行、识五蕴里都属于色蕴。

本文链接:宣化上人浅释心经

上一篇:梦参老和尚讲心经

下一篇:海涛法师讲解心经

李罕诵心经

佛学学问源远流长,心经这篇只有260个字的经文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可谓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为传承发扬佛之学问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心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经藏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