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网页版登陆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第二十卷

时间:2019-06-26 08:15:39    编辑:圆悟克勤

心经心经全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第二十

  宋平江府虎丘山门人绍隆等编

  偈颂高宗在藩邸三次请升座说偈

  善因招善果。种粟不生豆。大福德人修。大福德人受。八万四千波罗蜜。一毫头上已圆成。棒头喝下承当得。高步毗卢顶上行。

  至简至易至尊至贵。往还千圣顶[宁+页]头。世出世间不思议。弹指圆成八万门。超直入如来地。

  众生本来是佛

  放憨放痴贪世味。闲情谁管真如地。有时得。片好风光。十字街头恣游戏。

  寓言

  昔闻沈巨浸。一举十二鳌。持此净华宿。曾未及秋毫。蒙蒙大象中。出没安可逃。只自且循缘。著意真徒劳。

  举民公充座元有偈曰

  休夸四分罢楞严。按下云头彻底参。莫学亮公亲马祖。还如德峤访龙潭。七年往返游昭觉。三载遨游上碧岩。今日烦充第一座。百华丛里现优昙。

  示众

  办道应须办自心。心真触处是通津。直明格外无生忍。端作区中摆脱人。吸尽西江庞老口。抟将妙喜净名身。八风五欲莫能转。解向尘中转法轮。

  佛鉴和尚忌辰示众

  去年正今日。泥牛斗入海。今年正今日。遍界舒光彩。虚空无相身。佛鉴俨然在。非色亦非心。不小复不大。劫石可移动。个中无变改。要知佛鉴恩。各人明主宰。一句逗群机。志心常顶戴。且道是那一句。吃饭咬著沙。

  示丹霞佛智裕禅师

  二三四七初无间。显大威光示的传。把断关津勿轻放。草深谁顾法堂前。

  示择言禅人三偈

  参禅参到无参处。穷玄穷彻玄尽头。渴饮饥餐只恁么。世间出世没踪由。

  机关并是闲家具。玄妙浑成破草鞋。铁额铜头超佛祖。横拈倒捉一坑埋。

  红尘有底论成道。寒谷无人可作春。苟识拈华微笑意。一番拈弄一番新。

  示若平禅人

  赞弼住山功已立。荷担长久志弥坚。云门庵创压欧阜。天上高天更有天。追复古来清净刹。他时会见美声传。宾主相投胶漆合。相与弘持临济禅。

  送智祖禅德

  一句当机领。千差路绝攀。去来长若鉴。喧寂镇如山。百草颠头峻。孤云世外闲。行行牢把著。宜阐上头关。

  送安首座回德山

  使乎不辱命。临机贵专对。安禅捋虎须。著著超方外。不惟明窗下安排。掇向禅床拶险崖。拈槌竖拂奋雄辩。金声玉振犹奔雷。九旬落落提纲宗。衲子济济长趍风。解黏去缚手段辣。驱耕夺食尤雍容。夏满思山要归去。了却武陵一段事。勃窣理窟乃胸中。行行不患无知己。临行索我送行篇。栗棘蓬里金刚圈。短歌须要数十丈。长句只消三两言。金毛师子解翻身。个是丛林杰出人。不日孤峰大哮吼。五叶一华天地春。

  送梵思禅老皖山住庵

  脱去羁罗彻辔衔。了无毫末可容参。马驹儿踏谁禁得。皖伯台前去住庵。

  送达侍者之武陵

  临济昔遣将。验德峤行令。接住与一送。果别探竿影。国师三度唤。声声无不领。负汝负吾机。直透千圣顶。古人曾侍香。根器如此警。尔数载巾瓶。己合得正命。今复自帝都。直游武陵境。打办俊精神。也要识禅病。截断风前句。夺取佛祖柄。归来大夸诧。强将果然猛。

  送修道者

  不下笠子勘俱胝。一句击出一古佛。如今归去旧云庵。参遍诸方善常识。卓卓顶门眼。辉腾如杲日。勉力传持无尽灯。继取末山旧踪迹。

  送诸化士(九首)

  豁达灵明印。脚跟用来了不隔纤尘。历游华藏毗卢界。把住牟尼百亿身。八宝七珍皆我有。左穿右穴与谁邻。劳生衮衮堪垂手。乃是通方自在人。

  皎皎林间月。悠悠天际云。去来非有累。圆缺本无垠。逗水光常净。为霖意不群。溪山千万里。同异许谁论。迦叶刹竿头。此老曾饶舌。全体解承当。祖祖何曾别。要明个段事。须善观时节。遇著与么人。眼中为出屑。庶见北山门。戢戢皆云衲。妙手广施呈。翻却骊龙穴。千圣顶[宁+页]头。有破天大路。唯是无心人。始能阔著步。恰如履平地。日行千百度。要引满世间。一齐与么去。尔垂手入[(缠-糸)+(郊-交)]。应须善回互。闹哄处相逢。当机宜把住。似过金刚圈。请尽情分付。归来善法堂。挝取大法鼓。觌面豁开三要印。全机直明正法藏。持去江西显本宗。三日耳聋无伎俩。要须撒手向孤峰。选甚悬崖千万丈。欲知称意得锦鳞。腾身快入惊人浪。

  四料四宾主。三玄及三要。击石火电光。乃临济垂范。既参临济禅。亦须自点检。照用喝下奇。杀活杖头验。以此入郊[(缠-糸)+(郊-交)]。大奋姜维胆。光荣作凤辉。七珍只一览。无位真人赤肉团。面门出入若为看。棒头按正风前令。喝下逼将肝胆寒。不立阶梯那事佛。有真规矩得心安。横身百草颠头用。插手骊龙窟里翻。要见衲僧全意气。如麻万境莫能干。大缘唾手间能办。未信人生行路难。

  拨转千差向上机。搀旗夺鼓不饶伊。翻身踞地全生杀。始是金毛师子儿。

  吸尽西江匹似闲。作家岂复尚机关。放教性地平如砥。成佛功归一眴间。

  送慧恭先驰之平江

  一句单提越祖佛。痛札针锥穷彻骨。出门便作师子儿。敌胜惊群资返掷。平江古来豪侠窟。去去先通个消息。此行不作等闲来。八面清风起衣[衶-中+戒]。

  送景元先驰之毗陵

  当阳提起截千差。谁信风流出当家。要入廛中通一线。等闲开取钵昙华。善专对不辱命。乃见摩醯三眼正。引著群灵使共行。明明直截曹溪径。

  杨无咎观察

  昔在皇都参会底。与今岂复有差殊。等闲乘兴重拈似。哄堂棒腹一轩渠。

  佛祖命门提在手。放开捏聚更非他。已到悬崖撒手处。从来关捩子无多。

  示善友

  此段本来无向背。要须坚猛力行持。金刚正眼通身是。万境来侵莫管伊。

  颂月上女因缘

  本来正体彻根源。山入同途只此门。已住如来大摆脱。掌中至宝耀乾坤。

  颂黄龙三关

  我手何似佛手。随分拈华折柳。忽然摸著蛇头。未免遭他一口。

  我脚何似驴脚。赵州石桥略彴。忽若筑起皮毬。崩倒三山五岳。

  人人有个生缘。蹲身无地钻研。忽若眼皮迸破。虑他桶底踢穿。

  三毒颂

  沟壑难充一念欲。泥梨永劫苦何堪。悟将万法皆如幻。慎勿容心瞥起贪。

  未见世间为大患。焚烧功德莫过嗔。头头违顺须容却。喜舍慈悲出六尘。

  罗刹无明彻底痴。翳他正体发狂机。猛操般若金刚剑。永断渠侬撒手归。

  妄起浑由三个汉。牵拖六道四生中。倏然调伏无功用。端与毗卢性海通。真赞

  睦州和尚

  辛辛辣辣啀啀喍喍。识济北为大树。拶云门堕险崖。机峻莫偕言如枯柴。夫是之谓陈蒲鞋。

  死心和尚舍利

  个是黄龙老大虫。火后晶荧真舍利。万年如日出世间。与善常识作仪轨。平生斥佛呵祖口。于斯乃验著实底。留将法子法孙传。触处放光常动地。

  六祖大师

  稽首曹溪真古佛。八十生为善常识。示现不识世文书。信口成章彻法窟。叶落归根数百秋。坚固之身镇韶石。皎如赫日照长空。焕若骊珠光太极。定慧圆明扩等慈。所求响应犹空谷。河沙可数德莫量。并出渠侬悲愿力。

  杨岐和尚

  三脚驴子弄蹄行。解道钵盂口向天。荷担他一百二十斤。重担子牵梨拽杷。无端坏却慈明禅。

  白云端和尚

  杨岐脑后眼岂亲。透得金尘能几人扶持临济。一拳拳倒黄鹤楼。华劈二祖。鼻孔依前搭上唇。

  五祖演和尚

  山前一片闲田地。松竹引风长袭人。说心说性。老僧个里是恶口。偏提贱卖。担版贴秤麻三斤。

  真如哲和尚

  丛林老作世无俦。凛凛威光四百州。一击铁关如粉碎。恩大难将雨露酬。

  丹霞佛智裕长老请赞

  奋雷霹雳赤肉团。壁立星飞电击。临济命脉渠侬。突出蓦地面门。拶出初无一物。三玄三要辉赫分付佛智。碎却人窠窟。与祖宗雪屈。咄。

  华藏民长老请赞

  临济正法眼。从这瞎驴灭。父子不相传。神仙有秘诀。岂顾殃及儿孙。且图眼中出屑。逢人好一札。切忌向渠说。

  道洙首座请赞

  紫罗帐里撒真珠。夜明帘外提巴鼻。句下三要三玄。何人亲得的旨。面门无位真人。放渠出一头地。

  梵思维那请赞

  单提临济正法眼。当机密付要瞎驴。无位真人干屎橛。棒头喝下绝名模。当年海会大虫咬。今日欧峰举似渠。圆悟不惜两茎眉。洪炉焰里绽芙蕖。

  惟祖知藏请赞

  扫荡佛祖不存性命。铁树华开神驹十影。圆悟传来临济禅。忽雷蓦震千峰顶。

  法一书记请赞

  化城踏破宝所非留。当阳截断机关。透出百草颠头。挥临济之吹毛。驾慈明之巨舟。头角相似气类相投。全机一喝分宾主。须信渠侬得自由。

  子文监寺请赞

  威如猛虎出深林。皎若银蟾转太清。望之俨如即之也温。阐摩醯正眼于顶[宁+页]。突无位真人于面门。有谁领此。岂可显言分付子文。

  道元禅客请赞

  临济正法眼藏。突出三头六臂。忿怒蓦扑帝钟。谩且神通游戏。圆悟当胸一拳。锁断衲僧巴鼻。

  德珂禅人请赞

  眼里有瞳子。顶门亚一指。放出金刚圈。举世提不起。个中领略要渠侬。铁作脊梁金作齿。恁么便行丧儿孙。不恁么行校些子。灭却正眼瞎驴边。圆悟风光动天地。

  景元侍者请赞

  生平只说聱头禅。撞著聱头如铁壁。脱却罗笼截脚根。大地撮来墨漆黑。晚年转复没忉忉。奋金刚锤碎窠窟。他时要识圆悟面。一为渠侬并拈出。

  法昭维那请赞

  大包无外细入毫芒。现宝华王随处道场。建立扫荡正体堂堂。一语壁立济济锵锵。渠侬此面目何人解。提将圆悟栗棘蓬。觌体没商量。克宾话把播诸方。

  韩朝议请赞

  拨转上头关。千圣须却步。唯许个中人。要通一线路。具茨脱诸缘。投诚信此事。誓无杂用心。长时箭相柱。貌出山野姿。踞不荫高树。按杖正令行。提持那一句。善财鞠躬前。风神全体露。气类自相同。美哉名父子。

  惟表知藏请赞

  此著千圣顶[宁+页]上。临济建立大法幢。万丈悬崖解放身。可以一口吸西江。石火电光犹是钝。虎肩插翅定无双。

  胜居禅人请赞

  夜明符烛天。吹毛剑照雪。神威冷森森。红光阿刺刺。未启口时当头截。欲入门来劈面喝。体裁相似可克家。此地不容通水泄。

  若平禅老请赞

  高拥毳袍横按柱杖。作意提纲截断伎俩。放出向上一机。千圣魂亡胆丧。于此有人承当。便见千了百当。圆悟杖头一滴禅。西江十八滩俱涨。

  昙玩禅德住头陀岩庵请赞

  盘陀石上横按柱杖。睟质俨然曾无伎俩。不施栗棘金圈。不爱起模画样。头陀岩顶偶行拳。打著渠侬也没量。

  怀祖知殿请赞

  瘦而精健老有余韵。鼓两片皮说法无吝。扫并情识不留纤眹。七处道场恰如一瞬。有个不顾危亡僧刚地要来冲雪刃咄。

  文皓禅人请赞

  岷峨濯秀屹西南。气象盘回郁翠蓝。英杰间生从古习。岂容冻脓辄相参。自不将领玷闾里。赖有舌本操玄谈。得请居闲皓目击。持归先为结茅庵。

  蕴遇小师请赞

  日面月面并现。印空印水双彰。机先不留眹迹。格外亦绝承当。父子至亲路别。各各顶有圆光。切恐与人明破。此门岂可商量。

  禅人写真求赞(二十首)

  泡幻中出枯木朽株。顶缺神骨额无圜珠。曾遭海会毒龙咬。快意追风天马驹。施设千种巧。其实一物无。若凭这个见。至了不识渠。混沌未分时。无此个面孔。泡幻既张皇。乃具足十种。胸次不立纤尘。口角波涛汹涌。唯有一件长。爱打破漆桶。

  乍嗔乍喜浑只由尔。最爱谩人摇唇弄嘴。忍草遍地生。何曾浇法水。倾倒心肝一句禅。个些儿子犹呈瑞。

  模子中脱出。佛果老古锥。万缘休歇处。端坐不言时。移刻定动奋迅全威。为人到彻骨。不惜两茎眉。

  挈挈似红药。跛跛如云门。殊无二老实。空蕴二老文。放下会事索破沙盆。宝鉴一尘秋空片云。

  一见便见了本来面。敏手丹青应缘而现。渐近纵心愈见强健。唯用金圈栗蓬。要须千煆百炼。撒手万仞崖。顶门廓正眼。

  幻出成相真蕴。其中挺然骨目。四座生风传不可传之心。振不可振之宗。老出皇都晚住欧峰。只这没回互。领略在渠侬(咄)

  句中没禅格外无玄。当面不见断莫可传。似玉温润如月孤圆。气媚川源光流大千。

  衲衣逋峭活卓卓。片段残云笼巨岳。壁立万仞近不得。无佛无祖无棒喝。一口吸尽西江水。个是圆悟当头著。

  相现无相心出非心。如印印空迥绝古今。入师子窟游栴檀林。脱去羁缰履薄临深。要识圆悟立处。孤峰万仞嵚岑。

  红炉焰里著点雪。夜明帘外剔金灯。万丈寒潭冰彻底。妙高峰顶玉棱层。等是渠侬游历处。万机普应初不曾。圆悟老来垂只手。为问何人似我能。

  利刃斩虚空。神箭穿红日。用吞十方口。吹此无孔笛。如斯三十年。不费纤毫力。信彩直钩头。也有锦鳞食。有眼自承当。慎勿从渠觅。大机要顿发。大用要直截。马师老百丈。无端已漏泄。临济唤火来。坐断天下舌。此老据胡床。也要恁么说。说不说。万里青天一轮月。

  危坐盘陀风神峻整。横楖栗筇廓千圣顶。谁是仙陀未言先领。一片风光夺人夺境。圆悟晚来益深沉。华阴山头百尺井。

  立地可成佛。杀人不眨眼。碎生死窠窟。要个倜傥汉。圆悟从来提此著。风前白云曾喝散。当家种草可相从。利剑七星光灿烂。

  句里有出身。突在千圣顶。当机绝笼罗。透彻无边境。生平秉此金刚王。四喝三玄格外领。面门拶却太周遮。唯是瞎驴传性命。

  觌面全真不计疏亲。虎头燕颔未尽渠神。把断关津不放过。无边刹海乃比邻

  太虚寥廓凭谁悟。翻身背掷真师子。透顶透底没遮拦。千峰峭绝轰一句。略开圆悟上头关。浮幢刹海阔著步。

  道不在丹青。禅不在面相。强自貌将来。赞之作何状。且就个现成。为汝说一上。赤水求神珠。得之由罔象。圆悟老古锥。老来没伎俩。英禅把将去。滔天滚白浪。

  本无个面目。突出六十七。今汝强图貌。顶门欠三只。七处入闹蓝。近来稍宁谧。若更打葛藤。岂有休歇日。三十年后与人看。圆悟从前没窠窟。

  太清之云明镜之尘。于无相中蓦现此身。考实究妙以何为真。不出这个一著最亲。透得剔脱与古为邻。道绝形相名存至公。对现色身本体全空。要求巴鼻不西不东。月映澄潭风摇古松。十成圆悟谁识渠侬。

  通身无影像。溢目生光彩。动用峭于山。语默深于海。旷劫正如如。个中无变改。跳得圆悟金刚圈。须信大功元不宰。

  真如禅人请赞

  只这嘴面见一乃万。要是个中人。手亲即眼办。佛果应缘圆悟成现。如如触处得逢渠。一道神光本无间。

  真了禅人请赞

  丹青有神貌活。圆悟据坐俨如。风光全露捺膝。聋身抬眸直顾。欧峰顶上把要津。一任青冥转乌兔。

  杂著

  和灵源瞌睡歌

  懵懵懂懂无巴无鼻。兀兀陶陶绝忌讳。任信流光动地迁。不论冬夏唯瞌睡。个中滋味佛不知。空咄蚌蛤与螺师。放身不管卧水底。兴发长挨布袋儿。鼻息如雷谁顾得。寻常少见有醒时。没醒时良有以。要明瞌睡中宗旨。从来一觉到天明。佛来不解抬身起。纵使舒光遍大千。终难换我无忧底。校疏亲浑打失。瞌睡根灵莫穷诘。有人契会便同参。睡著须知更绵密。

  修道者若虚庵铭

  修禅道人。随身卓庵。取名于佛果老子。因与名之若虚。乃会三为一也。而不出本分事及禅教。永嘉云。体若虚空没涯岸。佛经云。佛真法身犹若虚空。混元云。深藏若虚。宣尼云。实若虚。云一滴滴水一滴滴冻。只么平常表里空洞。根尘绝偶六门互用。快住此庵十八不共。要戏罅隙灼然无缝。应物非缘谁为幻梦。

  破妄传达磨胎息论

  西方大圣人出迦维罗。作无边量妙用。显发刹尘莫数难思议殊特胜因。以启迪群灵。其方佛顺逆开遮。余言余典盈溢宝藏。及至下梢始露一实消息。谓之教外别行单传心印金色老子以来的的绵绵。只论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立阶梯不生知见。利根上智向无明窟子里瞥破。烦恼根株中活脱。应时超证得大摆脱。是故竺干四七东土二三。皆龙象蹴踏。师胜资强。机境言句。动用语默。有上上乘器格外领略。当下业障冰消。直截承荷。于余时自能管带打成一片。度世绝流顿契佛地。尚不肯向死水里浸却。唱出透玄妙越佛祖。削去机缘铲断露布。如按太阿。凛凛神威阿谁敢近。作家汉确实论量。才有向上向下胜妙性理作用纤毫即叱之。不是从来种草。直下十成。煆炼得熟践履得实。始与略放过。犹恐异时落草负累人。瞎却正法眼。嗟见一流拍盲野狐种族。自不曾梦见祖师。却妄传达磨以胎息传人。谓之传法救迷情。以至引从上最年高宗师如安国师赵州之类。皆行此气。及夸初祖只履普化空棺。皆谓此术有验。遂至浑身脱去。谓之形神俱妙。而人间厚爱此身。怕腊月三十日慞惶。竞传归真之法。除夜望影唤主人翁。以卜日月听楼鼓。验玉池觇眼光。以为脱生死法。真诳谑闾阎。捏伪造窠。贻高人嗤鄙。复有一等。假托初祖胎息说。赵州十二时别歌。庞居士转河车颂。递互指授密传行持。以图长年。及全身脱去。或希三五百岁。殊不知。此真是妄想爱见本是善因。不觉堕在荒草。而俊杰俊颖之士。高谈大辩。下视祖师者。往往信之。岂知失顾步画虎成狸。遭有识大达明眼觑破居常。众中唯默观悯怜。岂释迦文与列祖体裁。止如是耶。曾不自回照始末。则居然可知矣。海内学此道者。如稻麻竹苇。其高识远见自不因循。恐乍发意未深入阃奥。揭志虽专跂步虽远。遇增上慢导入此邪见林。未上一错永没回转。其流浸广莫之能遏。因出此显言。庶有志愿于大摆脱大总持。可以辩之而同入无生大萨婆若海。泛小舟济接群品。俾真正道妙流于无穷。岂不快哉。

  辩伪

  老汉生平。久历丛席。遍参常识。好穷究诸宗派。虽不十成洞贯。然十得八九。亦通会示徒。自不造次。不知何人盗窃山僧该博之名。遂将此乱道。为山僧所出。观之使人汗下面赤。况老汉尚自未死。早已见如此狼藉。请具眼衲子详观之。勿认鱼目作明珠也。

  佛事

  为智海法真和尚入龛

  释迦双树示寂。偃卧吉祥。法真智海告终。端坐行上。四十年道价。七十一生缘。德播寰中声驰海外。人天敬仰朝野倾崇。此望永作梯航长光佛祖。岂期忙中缩手。闹里抽身。最后皇都大作佛事。今则未埋玉树。先入云龛。公案现成须至一决。大众因行不妨掉臂。伎俩不如帐样。为瑞为祥无边无量。请老和尚且出方丈。

  为佛眼和尚举哀

  三十年行道。海上第一人。飒然恁么去。唯见不酸辛。虽然如是。须知佛眼未曾生未曾死。未曾去未曾来。正与么时如何。乃指龛云。我与雪峰同条生。不与雪峰同条死。要知末后句。分明普请大众齐声举。乃云。哀哀。

  为佛眼和尚下火

  如来涅槃日。娑罗双树间。放出三昧火。阇维金色身。有条攀条无条攀例。故褒山佛眼禅师。道播四海名闻九州。二十年间三据大刹。退席褒岭宴坐钟山。以平生所受用栗棘蓬。驱耕夫之牛。以杨岐所付嘱金刚圈。夺饥人之食。传持一大事。提振向上机。衲子云从诸方景慕。岂谓一弹指顷。坐断报化佛头。谈笑之间。遽失人天正眼。今则乾坤廓落人境萧条。雪映高山风清大野。圆顶后相放万里神光。大众正与么时还委悉么。看取亘天红焰里。华发优昙大地春。

  为妙禅人下火

  昨日一个正可怜。今朝一个更凄然。翻身踏著曹溪路。妙体堂堂没变迁。妙师爱参禅。祖佛要齐肩。索然恁么去。一朵火中莲。生也浮云突出。死也空华倏没。顶后圆同太虚。毕竟非心非佛。大众。看取一道红光。灿破无生窠窟。

  为佛真大师下火

  触目菩提真摆脱。顶门正眼耀乾坤。透得生死关。廓然无起灭。佛真大师。生平滴水滴冻。勇猛截铁斩钉。举世重其为人。闻见莫不钦叹。内侍丛中跳出。衲僧队里修行。渊圣锡徽名。皇名赐度牒。惊群伏众绝类离伦。将谓万里前程。岂期百年顷刻今则翻身长往。透出金圈栗棘蓬。顶后圆光应现无生大火聚。佛真佛真。急著眼保云程。一炬红光才举处。毗卢顶上任纵横。

  为范和尚下火

  忠臣不畏死。故能立天下之大事。勇士不顾生。故能成天下之大名。衲僧家透脱生死不惧危亡。故能立佛祖之纪纲。昭觉和尚神机峭拔。智辩滔天。肘臂下有符。顶门上具眼。奋喝散白云底意气。操打破虚空底钳锤。一归锦官两住雄刹。辟开荆棘路。坐断是非关。接物利生光扬佛日。临岐一著摆拨便行。绝后光前头正尾正。如今既到这里。可谓世缘毕备。末后殷勤截断。路头一堆猛火。大众且道。毕竟向什么处去。举火炬云。烈焰亘天留不得。当空宝月镇长圆。

  为亡僧下火

  五蕴山头涅槃路。四方八面没遮襕。通身尽是金刚眼。一粒灵丹火里燃。

本文链接:圆悟佛果禅师语录第二十卷

上一篇:中阿含经 第六卷

下一篇:佛说道神足无极变化经 第二卷全文

李罕诵心经

佛学学问源远流长,心经这篇只有260个字的经文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可谓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为传承发扬佛之学问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心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经藏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