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网页版登陆

第五十卷 增壹阿含经

时间:2019-06-26 07:39:26    编辑:昙摩难提 译

心经心经全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第五十卷 增壹阿含经

大爱道般涅槃分品第五十二之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有一比丘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尔时,彼比丘白佛言:“世尊,劫为长远?”

佛告比丘:“劫极长远,不可以算筹量。我今当与汝引譬喻,善思念之,吾今当为汝说!”尔时,彼比丘从佛受教。

世尊告曰:“犹如大石山纵广一由旬,高一由旬,设有人来手执天衣,百岁一拂,石犹磨灭,劫数难限。所以然者?劫数长远,无有边际,如此非一劫、百劫。所以然者?生死长远,不可限量,无有边际。众生之类,无明所弊,流浪生死,无有出期,死此生彼,无有穷已。我于其中厌患生死。如是,比丘,当求巧便,免此爱著之想。”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随时闻法有五功德,恒不失时。云何为五?未曾闻法便闻之,已闻便受持,除去狐疑,亦无邪见,解甚深之法。是谓,比丘,随时闻法有此五功德。是故,比丘,当念常听甚深之法,此是我之教诫。如是,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毗舍离摩诃婆那园中,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

尔时,师子大将便往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尔时,如来告大将曰:“施主檀越有五功德。云何为五?

“于是,施主名闻远布:;某甲村中有此好施之人,周穷济乏,无有顾惜。是谓,师子大将,第一功德由施主所致。

“复次,师子大将,施主檀越若至刹利众、婆罗门众、沙门众中,皆无所畏,亦无疑难,是谓,师子,第二功德。

“复次,施主檀越多为人所爱念,普来宗仰,如子爱母,其心不相离,施主亦复如是,多为人所爱。

“复次,师子,施主檀越布施之时,发欢喜心,以有欢喜即有悦豫,意性坚固,是时便自觉有乐有苦,亦不变悔,如实而自知。云何自知?知有苦谛、苦集、苦尽、苦出要谛,如实知之。”

尔时,世尊便说斯偈:

“施为众福具,而逮第一义,

其能忆施者,便发欢喜心。

“复次,师子长者,施主檀越布施之时,身坏命终,生三十三天,又有五事胜彼诸天。云何为五?一者、颜貌豪贵,威神光明;二者、所欲自在,无事不果;三者、若檀越施主生人中者,值富贵家;四者、饶财多宝;五者、言从语用。是谓,师子,檀越有此五功德引入善道。”

尔时,师子大将闻佛所说,欢喜踊跃,不能自胜,前白佛言:“惟愿世尊及比丘僧当受我请!”

尔时,世尊默然受请。时,师子大将已见世尊默然受请,即从座起,头面礼足,便退而去,还至家中,办具种种饮食,敷好坐具,即白:“时至,今正是时。惟愿大圣垂悯临顾!”

尔时,世尊到时,著衣持钵,将诸比丘众,前后围绕,至大将家,各次第坐。尔时,师子将军见佛及比丘僧已次第坐,手自斟酌,行种种饮食。尔时,大将行食之时,诸天在虚空中而告之曰:“此是阿罗汉,斯人向阿罗汉,施此得福多,施此得福少;此是阿那含,此人向阿那含;此人是斯陀含,斯人向斯陀含道;此人是须陀洹,斯人向须陀洹道;是人七生往返,此人一生;此是持信,此人奉法;此是利根,此是钝根;此人下卑;此人精进持戒,此人犯戒;施此人得福多,施此人得福少。”

尔时,师子大将闻诸天语已,亦不经怀,见如来食已讫,除去钵器,更取小座,在如来前坐。尔时,师子大将白世尊言:“我向者有诸天来至我所,而告之曰……”从罗汉至犯戒,皆具白如来。“虽闻斯言,亦不经怀,亦不生此念:;我当舍此施彼,舍彼施此。然我复生斯念:;应施一切众生,有形之类,由食而存,无食则丧。我躬自从如来闻说斯偈,恒在心怀而不忘失。云何名为偈?

“;施当普平等,终不有所逆,

必当遇圣贤,缘斯而得度。

“是谓,世尊,斯偈所说,我躬从如来闻之,恒念奉行。”

佛告大将:“善哉!斯名菩萨之心,平等惠施。若菩萨布施之时,亦不生此念:;我当与此,置此。恒有平等而惠施,亦复有此念:;一切众生有食则存,无食则亡。菩萨行施之时,亦复思惟此业。”便说斯偈:

“夫人修其行,行恶及其善,

彼彼自受报,行终不衰耗。

如人寻其行,即受其果报,

为善获其善,作恶受恶报。

为恶及其善,随人之所习,

如似种五谷,各获其果实。

“师子大将,当以此方便,知善恶各有其行。所以然者?从初发意至于成道,心无增减,不选择人,亦不观其地。是故,师子,若欲惠施之时,恒念平等,勿兴是非之心。如是,师子,当作是学!”

尔时,世尊复说偈曰:

“施欢人所爱,众人所称叹,

所至无疑难,亦无嫉妒心。

是故智者施,除去诸恶想,

长夜至善处,诸天所嘉叹。”

尔时,世尊说斯语已,便从座起而去。

尔时,师子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波斯匿王往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是时,波斯匿王白世尊言:“夫施之家当施何处?”

世尊告王:“随心所欢,便于彼施。”

王复白佛:“为施何处,得大功德?”

佛告王曰:“汝前所问当施何处,今复问获福功德。”

王白佛言:“我今问如来为施何处,获其功德?”

佛告王曰:“吾今还问,王随所乐,还报吾。云何,大王,若有刹利子来,婆罗门子来,然愚惑无所知,心意错乱,恒不一定,来至王所,而问王言:;我等当恭奉圣王,随时所须。云何,大王,须此人在左右乎?”

王白佛言:“不须也,世尊。所以然者?由彼人无有黠慧,心识不定,不堪候外敌之所致也。”

佛告王曰:“云何,大王,若刹利、婆罗门种多诸方便,无有恐难,亦不畏惧,能除外敌,来至王所,而白王言:;我等随时瞻奉圣王,惟愿恩垂,当见纳受!云何,大王,当受斯人不?”

王白佛言:“唯然,世尊,我等当纳受斯人。所以然者?由彼人堪任候外敌,无有畏难,亦不恐惧。”

佛告王曰:“今比丘亦复如是,诸根完具,舍五成六,护一降四,施此之人,获福最多。”

王白佛言:“云何比丘舍五成六,护一降四?”

佛告王曰:“于是,比丘舍贪欲盖、瞋恚盖、睡眠盖、掉戏盖、疑盖。如是,比丘,名为舍五。云何比丘成就六?王当知之:若比丘见色已,不起色想,缘此护眼根,除去恶不善念而护眼根;若耳、鼻、口、身、意不起意识而护意根。如是,比丘成就六。云何比丘而护一?于是,比丘系念在前。如是,比丘而护一。云何比丘而降四?于是,比丘降身魔、欲魔、死魔、天魔,皆悉降伏。如是,比丘降伏于四。如是,大王,舍五就六,护一降四,施如此之人,获福难量。大王,邪见与边见相应,如斯之人施盖无益。”

时,王白佛言:“如是,世尊,施斯之人其福难量。若比丘成就一法,福尚难量,何况余者?云何为一法?所谓身念是也。所以然者?尼揵子恒计身行、意行,不计口行。”

佛告王曰:“尼揵子者愚惑,意常错乱,心识不定,是彼师法故,致斯言耳!彼受身行之报,口行之报盖不足言,意行无形而不可见。”

王白佛言:“此三行中何者最重?身行耶?口行耶?意行?”

佛告王曰:“此三行中意行最重,口行、身行盖不足言。”

王白佛言:“复何因缘故,说念意最为第一?”

佛告王曰:“夫人所行,先意念,然后口发;口已发,便身行杀、盗、淫。舌根不定,亦无端绪,正使彼人命终,身根、舌根在。大王,彼人何以故身、口不有所设耶?”

王白佛言:“彼人以无意根故,致斯变耳!”

佛告王曰:“当以此方便,知意根最为重,余二者轻。”

尔时,世尊便说斯偈:

“心为法本,心尊心使,

心之念恶,即行即施,

于彼受苦,轮轹于辙。

心为法本,心尊心使,

中心念善,即行即为,

受其善报,如影随形。”

尔时,波斯匿王白世尊言:“如是,如来,为恶之人,身行恶,随行堕恶趣。”

佛告王言:“汝为观何等义,而来问我为施何人,获福益多?”

王白佛言:“我昔至尼揵子所,问尼揵子曰:;当于何处惠施?尼揵子闻我所问已,更论余事,亦不见报。时尼揵子语我言:;沙门瞿昙作是说:施我得福多,余者无福;当施我弟子,不应施余人。其有人民施我弟子者,其福不可量也。”

佛告王曰:“尔时,为云何报之?”

王白佛言:“时我便作是念:;或有斯理,惠施如来,其福难量。今故问佛,为与何处,其福难量?然今,世尊,不自称誉,亦不毁人。”

佛告王曰:“我口不作是说:;施我得福多,余者不得福。但我今日所说:钵中遗余,持与人者,其福难量;以清净之心,著净水中,普生斯念:;斯中有形之类,蒙佑无量,何况人形!但,大王,我今所说施持戒人,其福难量;与犯戒人者,盖不足言。

“大王当知:如田家子善治其地,除去秽恶,以好谷子著良田中,于中获子无有限量;亦如彼田家子不修治地,亦不除去秽恶而下谷子,所收盖不足言。今比丘亦复如是,若比丘舍五就六,护一降四,如斯之人,其施惠者,其福无量;与邪见之人,盖不足言。犹如,大王,刹利种、婆罗门种,意无疑难,能降外敌,当观亦如罗汉之人。彼婆罗门种意不专定者,当观如邪见之人。”

时,波斯匿王白世尊言:“施持戒之人,其福难量。自今已后,其有来求索者,终不违逆。若复四部之众,有所求索者,亦不逆之,随时给与衣被、饮食、床卧具,亦复施与诸梵行者。”

佛告之曰:“勿作是说。所以然者?施畜生之类,其福难量,况复人身乎!但我今日所说者,施持戒人难计,非犯戒人。”

波斯匿王白佛言:“我今重复自归,然世尊殷勤,乃至于斯。外道异学恒诽世尊,又且世尊恒叹誉彼人;外道异学贪著利养,又复如来不贪利养。国事多猥,欲还所止。”

佛告王曰:“宜知是时。”

尔时,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波斯匿王杀庶母百子,即怀变悔:“我造恶源,极为甚多,复用此为?由王位故,杀此百人,谁能堪任除我愁忧?”波斯匿王复作是念:“唯有世尊能去我忧耳!”时复作斯念:“我今不宜怀此愁忧,默然至世尊所,当驾王威至世尊所。”时波斯匿王告群臣曰:“汝等催驾宝羽之车,如前王法,欲出舍卫城,亲近如来。”

群臣闻王教已,即时严驾羽宝之车,即来白王言:“严驾已讫,王知是时。”

时,波斯匿王即乘羽宝车,椎钟鸣鼓,悬缯幡盖,人从皆著铠器,诸臣围绕,出舍卫城,往至祇洹。步入祇洹精舍,如前王法,除五威仪:盖、天冠、拂、剑、履屣,尽舍之。至世尊所,头面布地,复以手摩如来足,并自陈启:“我今悔过,改往修来,愚惑不别真伪,杀庶母百子,由王威力故。今来自悔,惟愿纳受!”

佛告王曰:“善哉!大王,还就本位,今当说法。”

波斯匿王即从座起,礼世尊足,还诣本位。

佛告王曰:“命极为脆,极寿不过百年,所出无几。人寿百年,计三十三天一日一夜;计彼日夜三十日为一月,十二月为一岁,彼三十三天正寿千岁。计人中寿寿十万岁,复计还活地狱中一日一夜;复计彼日夜三十日为一月,十二月为一岁,还活地狱中五千岁,或寿半劫,或寿一劫,随人所作行。或有中夭者,计人中之寿百亿之岁。智者恒念普修此行,复用此恶为?乐少苦多,其殃难计。是故,大王,莫由己身、父母、妻子、国土、人民,施行罪业,亦莫为王身故而作罪本。犹如石蜜,为初甜后苦;此亦如是,于短寿之中何为作恶?

“大王当知:有四大畏恒逼人身,终不可制约,亦复不可咒术、战斗、药草所抑折:生、老、病、死。亦如四大山从四方来,各各相就,摧坏树木,皆悉磨灭,此四事者亦复如是。大王当知:若生来时,使父母怀忧、愁、苦、恼,不可称计;若老来至,无复少壮,坏败形貌,支节渐缓;若病来至,丁壮之年,无复气力,转转命促;若死来至,断于命根,恩爱别离,五阴各散。是谓,大王,有此四大,皆不得自在。

“若复有人亲近杀生,受诸恶原;若生人中,寿命极短。若人习盗,后生贫困,衣不盖形,食不充口。所以然者?皆由取他财物故,故致斯变;若生人中,受苦无量。若人淫他,后生人中,妻不贞良。

“若人妄语,后生人中,言不信用,为人轻慢,皆由前世诈称虚伪故。若人恶言,受地狱罪;若生人中,颜色丑陋,皆由前世恶言,故致斯报。若人绮语,受地狱罪;若生人中,家中不和,恒被斗乱。所以然者?皆由前身所造之报。若人两舌,斗乱彼此,受地狱罪;若生人中,家不和,恒有诤讼。所以然者?皆由前世斗乱彼此之所致也。

“若人喜憎嫉他,受地狱罪;若生人中,为人所憎,皆由前世行本之所致也。若人兴谋害之心,受地狱罪;若生人中,意不专定。所以然者?皆由前世兴斯心故。若复有人习于邪见,受地狱罪;若生人中,聋盲喑哑,人所恶见,所由尔者,皆因前世行本所致也。

“是谓,大王,由此十恶之报,致斯殃舋,受无量苦,况复外者乎?是故,大王,当以法治化,莫以非法;以理治民,亦莫非理。大王,诸以正法治民者,命终之后皆生天上。正使,大王,命终之后,人民追忆,终不忘失,名称远布。

“大王当知:诸以非法治化人民,死后皆生地狱中。是时,狱卒以五缚系之,其中受苦不可称量;或鞭,或缚,或捶,或解诸支节,或取火炙,或以熔铜灌其身,或剥其皮,或以草著腹,或拔其舌,或刺其体,或锯解其身,或铁臼中捣,或轮坏其形,使走刀山剑树,不令停息;抱热铜柱,或挑其眼,或坏耳根,截手足、耳鼻,已截复生。复举身形著大镬中,复以铁叉扰动其身,不令息住,复从镬中出,生拔脊筋,持用治车;复使入热炙地狱中,复入热屎地狱中,复入刺地狱中,复入灰河地狱中,复入刀树地狱中;复令仰卧,以热铁丸使食之,肠胃五藏皆悉烂尽,从下而过;复以熔铜而灌其口,从下而过,于中受苦恼,要当罪毕,然后乃出。如是,大王,众生入地狱,其事如是,皆由前世治法不正之所致也。”

尔时,世尊便说斯偈:

“百年习放逸,后故入地狱,

斯竟何足贪?受罪难称计。

“大王,以法治化,自济其身,父母、妻子、奴婢、亲族,将护国事。是故,大王,常当以法治化,勿以非法。人命极短,在世须臾间耳!生死长远,多诸畏难。若死来至,于中呼哭,骨节离解,身体烦疼。尔时,无有救者,非有父母、妻子、奴婢、仆从、国土、人民所能救也。有此之难,谁堪代者,唯有布施、持戒,语常和悦,不伤人意,作众功德,行诸善本。”

尔时,世尊便说斯偈:

“智者当惠施,诸佛所嘉叹,

是故清净心,勿有懈慢意。

为死之所逼,受大极苦恼,

至彼恶趣中,无有休息时。

若复欲来时,极受于苦恼,

诸根自然坏,由恶无休息。

若医师来时,合集诸药草,

不遍其身体,由恶无休息。

若复亲族来,问其财货本,

耳亦不闻声,由恶无休息。

若复移在地,病人卧其上,

形如枯树根,由恶无休息。

若复已命终,身命识已离,

形如墙壁土,由恶无休息。

若复彼死尸,亲族举冢间,

彼无可恃者,唯福可怙耳!

“是故,大王,当求方便,施行福业。今不为者,悔恨无益。”

尔时,世尊便说斯偈:

“如来由福力,降伏魔官属,

今已逮佛力,是故福力尊。

“是故,大王,当念作福,为恶寻当悔,更莫复犯。”

尔时,世尊便说斯偈:

“虽为极恶原,悔过渐复薄,

是时于世间,根本皆消灭。

“是故,大王,莫由己身,修行其恶;莫为父母、妻子、沙门、婆罗门,施行于恶,习其恶行。如是,大王,当作是学!”

尔时,世尊便说斯偈:

“非父母兄弟,亦非诸亲族,

能免此恶者,皆舍归于死。

“是故,大王,自今已后,当以法治化,莫以非法。如是,大王,当作是学!”

尔时,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国王波斯匿夜梦见十事。王即觉悟,大用愁怖,惧畏亡国及身、妻、子。明日即召公卿、大臣、明智道士、婆罗门能解梦相者,悉来集会。王即为说夜梦十事:“谁能解者?”

婆罗门言:“我能解之;恐王闻之,即当不乐。”

王言:“便说之”

婆罗门言:“当亡国王及王太子、王妻。”

王言:“云何,诸人,宁可禳厌不耶?”

婆罗门言:“斯事可禳厌之;当杀太子及王所重大夫人、边傍侍者、仆从、奴婢,并所贵大臣,以用祠天王;所有卧具、珍琦宝物,皆当火烧,以祠于天。如是,王身及国可尽无他。”

王闻婆罗门言,大用愁忧不乐,却入斋室,思念此事。王有夫人名曰摩利,就到王所,问王意故:“何以愁忧不乐?妾身将有过于王耶?”

王言:“卿无过于我,但莫问是事。卿倘闻之,令汝愁怖!”

夫人答王:“不敢愁怖。”

王言:“不须问也,闻者卿怖!”

夫人言:“我是王身之半,有急缓当杀妾一人。王安隐不以为怖,愿王说之!”

王即为夫人说:“昨夜梦见十事:;一者、见三釜罗,两边釜满,中央釜空,两边釜沸气相交往,不入中央空釜中;二者、梦见马口亦食、尻亦食;三者、梦见大树生华;四者、梦见小树生果;五者、梦见一人索绳,然后有羊,羊主食绳;六者、梦见狐坐金床上,食以金器;七者、梦见大牛还从犊子嗽乳;八者、梦见黑牛群,从四面吼鸣来,相趣欲斗,当合未合,不知牛处;九者、梦见大陂池水,中央浊,四边清;十者、梦见大溪水波流正赤。梦见已,即寤,大用惶怖,恐亡国及身、妻、子、人民。今召公卿、大臣、道人、婆罗门能解梦者。时有一婆罗门言:;当杀王太子、所重夫人、大臣、奴婢,以祠于天。以故致愁耳!”

夫人报言:“大王,莫愁梦!如人行买金,又以火烧,兼石上磨,好恶自现。今佛近在祇洹精舍,可往问佛,佛讲解者,可随佛说。云何信此狂痴婆罗门语,以自愁苦,乃至于斯?”

王方喜寤,即召左右傍臣,速严驾车骑。王乘高盖之车,乘骑侍从数千万人,出舍卫城,到祇洹精舍,下步到佛所,头面礼足,长跪叉手,前白佛言:“昨夜梦见十事。愿佛哀我,事事讲解!”

佛告王曰:“善哉!大王,王所梦者,乃为将来后世现瑞应耳!后世人民不畏禁法,普当淫泆,贪有妻息,放情淫昵,无有厌足,妒忌愚痴,不知惭,不知愧,贞洁见弃,佞谄乱国。

“王梦见三釜罗,两边釜满,中央釜空,两边釜沸气相交往,不入中央空釜中者,后世人民皆当不给足养亲贫穷,同生不亲近,反亲他人,富贵相从,共相馈遗。王梦见一事,正为此耳!

“王梦见马口亦食,尻亦食,后世人民、大臣、百官、长吏、公卿,廪食于官,复食于民,赋敛不息,下吏作奸,民不得宁,不安旧土。王梦见二事,正为此耳!

“王梦见大树生华,后世人民多逢驱役,心焦意恼,常有愁怖,年未满三十,头发皓白。王梦见三事,正为此耳!

“王梦见小树生果,后世女人年未满十五,便行求嫁,抱儿来归,不知惭愧。王梦见四事,正为是耳!

“王梦见一人索绳后有羊,羊主食绳,末后世人夫婿行贾,或入军征,游佯街里,朋党交戏,不肖之妻在家与男子私通栖宿,食饮夫财,快情恣欲,无有愧陋。夫亦知之,效人佯愚。王梦见五事,正为是耳!

“王梦见狐上金床,食用金器,后世人贱者当贵,在金床上,坐食饮重味,贵族大姓当给走使,良人作奴婢,奴婢为良人。王梦见六事,正谓此耳!

“王梦见大牛还从犊子下嗽乳,后世人母,当为女作媒,将他男子与共房室,母住守门,从得财物,持用自给活,父亦同情,佯聋不知。王梦见七事,正谓是耳!

“王梦见黑牛从四面群来,相趣鸣吼欲斗,当合未合,不知牛处,后世人国王、大臣、长吏、人民,皆当不畏大禁,贪淫嗜欲,畜财贮产,妻子大小皆不清廉,淫泆饕餮,无有厌极,嫉妒、愚痴,不知惭愧,忠孝不行,佞谄破国,不畏上下,雨不时节,气不和适,风尘暴起,飞沙折木,蝗虫啖稼,使兹不熟,帝王人民施行如此,故天使然。又现四边起云,帝王人民皆喜,各言:;云以四合,今必当雨。须臾之间云各自散,故现此怪,欲使万民改行,守善持戒,畏惧天地,不入恶道,贞廉自守,一妻一妇,慈心不怒。王梦见八事,正谓此耳!

“王梦见大陂水,中央浊、四边清,后世人在阎浮地内,臣当不忠,子当不孝,不敬长老,不信佛道,不敬明经道士,臣贪官赐,子贪父财,无有反复,不顾义理,边国当忠孝,尊重长老,信乐佛道,给施明经道士,念报反复。王梦见九事,正谓此耳!

“王梦见大溪水流波正赤,后世人诸帝王、国王,当不厌其国,兴师共斗,当作车兵、马兵,当相攻伐,还相杀害,流血正赤。王梦见十事,正谓是耳!尽皆为后世人之事耳!后世人若能心存佛道,奉事明经道人者,死皆生天上;若作愚行,更共相残者,死入三恶道,不可复陈。”

王即长跪,叉手受佛教,心中欢喜,得定慧,无复恐怖。王便稽首作礼,头面著佛足,还宫,重赐夫人,拜为正后,多给财宝,资令施人,国遂丰乐。皆夺诸公卿、大臣、婆罗门俸禄,悉逐出国,不复信用。一切人民皆发无上正真之道。王及夫人礼佛而去。

尔时,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本文链接:第五十卷 增壹阿含经

上一篇:大方广佛华严经疏钞会本第三十二

下一篇: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 第一卷

李罕诵心经

佛学学问源远流长,心经这篇只有260个字的经文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可谓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为传承发扬佛之学问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心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经藏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