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施策决战决胜脱贫攻坚,重庆农业农村信息网

一是加大投入支持力度。积极用好用活政府、市场、社会各方面资源,强化政府投入的主体和主导作用,撬动更多金融资本、社会资本参与脱贫攻坚。2015—2017年,筹集27.3亿元市级以上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支持少数民族地区脱贫攻坚,占全市总量的25.9%;市国资委组建两个扶贫集团,每年投入2亿元对口帮扶酉阳、彭水两个国贫县。二是完善贫困对象动态管理。推进扶贫大数据平台建设,明确“四进七不进、一出三不出”识别标准,对贫困对象实行地毯式排查、网格化管理、动态式调整,实行“临界对象”动态监测,及时将新致贫人口纳入帮扶,真正做到精准识别。三是全面落实精准帮扶政策。坚持“一户一法”、因人因户实施“菜单式”精准帮扶,打好政策组合拳,确保真正扶到点上、扶到根上。四是聚焦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参照国家确定深度贫困县的标准,精准识别市级深度贫困乡镇7个以及99个深度贫困村,落实市、县、乡领导定点包干制度。

图片 1

[热点背景]

▲中共宁夏吴忠市委副书记 刘军

2015年10月16日,习近平在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上强调,中国扶贫攻坚工作实施精准扶贫方略,增加扶贫投入,出台优惠政策措施,坚持中国制度优势,注重六个精准,坚持分类施策,因人因地施策,因贫困原因施策,因贫困类型施策,通过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通过易地搬迁安置一批,通过生态保护脱贫一批,通过教育扶贫脱贫一批,通过低保政策兜底一批,广泛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扶贫。

很高兴、很荣幸参加今天的会议。宁夏是西部地区、民族地区、欠发达地区,西海固“苦瘠甲天下”。这些年来,自治区历届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扶贫开发工作,经过“三西”扶贫、“双百”扶贫、千村扶贫、百万人口扶贫攻坚,累计减少贫困人口29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下降到58万人。吴忠市国土面积82%的地域处于干旱带上,现有贫困人口14.3万人,是宁夏脱贫攻坚的主战场。我们始终把脱贫攻坚作为最大的民生,每年财政收入的85%以上用于民生领域,发扬“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宁夏精神,攻坚克难、砥砺奋进,“十二五”期间,减少贫困人口14.3万,贫困发生率由25.2%下降到14.9%,农民人均纯收入由5040元增加到9150元。

此外,习近平总书记新年首个调研地点选择了云南,总书记强调坚决打好扶贫开发攻坚战,加快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

我们这些年采取一些措施,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简单地概括为“7366”:

[中公分析]

“7”是七步识别,精准锁定“扶持谁”。精准识别是精准扶贫的前提。通过户申报、小组议、村评定、入户查、逐级核、县确认、市抽查的“七步识别法”,结合“五看五比”,量化评分、综合分析、三级公示、统一建档、微机录入、精准锁定,动态管理,真正做到了不该进的一个不进、应该进的一个不漏。

我国扶贫开发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通过近30年的不懈努力,取得了举世公认的辉煌成就,但是,长期来贫困居民底数不清、情况不明、针对性不强、扶贫资金和项目指向不准的问题较为突出。精准扶贫的背面是粗放扶贫。长期来,由于贫困居民数据来自抽样调查后的逐级往下分解,扶贫中的低质、低效问题普遍存在,如:贫困居民底数不清,扶贫对象常由基层干部“推估”(推测估算),扶贫资金“天女散花”,以致“年年扶贫年年贫”;重点县舍不得“脱贫摘帽”,数字弄虚作假,挤占浪费国家扶贫资源;人情扶贫、关系扶贫,造成应扶未扶、扶富不扶穷等社会不公,甚至滋生腐败。表面上看,粗放扶贫是工作方法存在问题,实质反映的是干部的群众观念和执政理念的大问题,不可小觑。综上所述,原有的扶贫体制机制必须修补和完善。换句话说,就是要解决钱和政策用在谁身上、怎么用、用得怎么样等问题。扶贫必须要有“精准度”,专项扶贫更要瞄准贫困居民,特别是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务必重点用在贫困居民身上,用在正确的方向上。扶贫要做雪中送炭的事,千万不能拿扶贫的钱去搞高标准的新农村建设,做形象工程不能实现扶真贫。贫困区域的发展,主要应使用财政综合扶贫资金和其他资金。

“3”是三先开路,精准定向“先扶啥”。我们始终坚持内源扶贫,针对部分群众“睡着等救济、躺着等帮扶、晒着太阳等小康”和帮扶干部办法不多、措施不准等问题,在全市开展了“扶贫先扶志、治穷先治愚、脱贫先脱旧”的“三先开路”专题教育,通过结对帮扶、典型示范、宣传教育、技能培训等方式,激发了贫困群众负重自强、艰苦奋斗之志,实现了贫困户“一户一人一技能”,树立了精准脱贫新思想、新作风。

[精准扶贫的具体做法]

“6”是六项行动,精准施策“怎么扶”。一是实施易地搬迁,改变“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尴尬境遇。将不适宜人类生存的贫困地区群众集中安置在有水、临路、靠园、近城的地方,从根本上解决生产生活、公共服务和长远发展问题,“十二五”期间,全市累计搬迁安置移民38.6万人,基本实现了“搬得出、稳得住、管得好、逐步能致富”。二是培育特色产业,破解“捧着金饭碗到处觅食”的无奈之举。变土地广袤、干旱少雨、光照强等劣势为优势,主打“绿色、生态、有机、富硒”四张牌,大力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建设了酿酒葡萄、有机枸杞等八大产业扶贫基地,探索出了龙头+基地+农户的“龙头带动型”、资产+平台+农户的“资产收益型”等十大产业扶贫模式,基本实现了村村有产业、户户有门路、人人有活干。三是“四化融合”发展,打破“拴在土地上脱贫致富”的思维定式。坚持扶贫脱贫与“四化”融合,鼓励引导贫困群众走进园区变工人,进入城镇做商人,土地入股成股东,进城落户变市民。现有20万群众转移就业或外出务工,非农或劳务收入占贫困家庭收入的50%以上。四是金融造血,解决“囊中羞涩底气差”的悲观无奈。我们把信用作为最重要的抵押物,建立了宁夏首个建档立卡贫困户评级授信系统,对贫困户给予授信贷款,免抵押、免担保、补利息,同步推行12种脱贫保险,让贫困群众都能贷上款,还上款。金融扶贫“盐池模式”在全国交流推广。五是生态脱贫,改变“生态咋能当饭吃”的思维困惑。坚持资源开发、生态修复、产业培育齐步走。实施生态补偿,大力发展草畜产业、林下经济,引进嘉泽、中民投等企业推行光伏+屋顶租赁等“光伏+”扶贫模式,贫困户每年仅屋顶租赁收入就达3000多元。六是政策兜底,根除“穷根扎就了”的绝望无助。我们坚持不让一个贫困群众在小康路上掉队,对2.9万多丧失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全部实行政策兜底,农村低保标准和扶贫标准实现了“两线合一”。

一、精确识别,这是精准扶贫的前提。通过有效、合规的程序,把谁是贫困居民识别出来。总的原则是“县为单位、规模控制、分级负责、精准识别、动态管理”

“6”是六项机制,精准聚力“谁来扶”。一是在全国率先推行了全面量化管理体系。从领导责任、精准识别、精准施策、脱贫退出、绩效考核、政策保障6个部分明确了扶贫责任,规范了精准识别、动态调整、退出机制,细化量化了工作任务和考核内容,使脱贫攻坚各项工作精准化、科学化、系统化。二是在宁夏最早建立了脱贫攻坚责任清单。建立了市抓推进、县抓落实的责任管理体制,市、县、乡领导干部、机关党员干部每人联系一个贫困乡、村、户,确保不落一村、不漏一户,不脱贫、不脱钩。三是完善了社会聚力帮扶机制。积极汇集各种力量、扶贫“帮手”和扶贫资源支持脱贫攻坚。央企帮扶、闽宁协作和友好城市协作扩大到招商、引智等方面,全面开展统战系统、驻吴部队等行业助力脱贫攻坚行动,实现了脱贫帮扶社会化、多元化。四是健全多元投入保障机制。充分发挥政府投入的主体作用,将产业、基础设施、公共服务项目和资金重点向贫困地区倾斜。组建了吴忠市扶贫开发投融资公司,建立了奶产业、电商等产业发展基金,每年承接和撬动扶贫贷款100多亿。五是创新督查考核评价机制。建立脱贫攻坚逐级监督检查、定期报告制度,月督查、季调度、暗访抽查,严格兑现奖惩,及时召回、调整交流不称职扶贫队员和干部。六是建立动态管理机制。通过智慧吴忠·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信息平台,逐户建立脱贫台账,落实增收项目和扶持措施。采取第三方评估,做到有进有出动态调整。

二、精确帮扶,这是精准扶贫的关键。贫困居民识别出来以后,针对扶贫对象的贫困情况定责任人和帮扶措施,确保帮扶效果。就精确到户到人来说,重点为:

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一是要坚持抓党建与脱贫攻坚相融合。围绕扶贫抓党建,抓好党建促脱贫。在扶贫链、产业链、金融链和支部链上深度融合,推动党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转化为脱贫攻坚优势。二是要坚持精神扶志与物质扶贫相统一。在改善贫困地区生产生活条件、培育产业的同时,必须引导群众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激发内生动力。三是要坚持改革创新和当地实际相结合。完善脱贫攻坚体制机制,创新扶贫方式方法,科学确定扶贫脱贫政策措施,提高脱贫攻坚的针对性和实效性。四是要坚持立足当前脱贫致富与长远巩固提高相统筹。既要抓好当前的脱贫,更要着眼实现更高层次的全面小康,切实加强教育、医疗、文化等民生保障,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脱贫攻坚已到了攻克最后堡垒的阶段。我们将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以“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气概,“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劲头,攻坚克难、乘势而上,力争率先打赢脱贫攻坚战。

(一)坚持方针。精确帮扶要坚持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工作方针,重在从“人”“钱”两个方面细化方式,确保帮扶措施和效果落实到户、到人。

(二)到村到户。要做到“六个到村到户”:基础设施到村到户、产业扶持到村到户、教育培训到村到户、农村危房改造到村到户、扶贫生态移民到村到户、结对帮扶到村到户。真正把资源优势挖掘出来,把扶贫政策含量释放出来。

(三)因户施策。通过进村入户,分析掌握致贫原因,逐户落实帮扶责任人、帮扶项目和帮扶资金。按照缺啥补啥的原则宜农则农、宜工则工、宜商则商、宜游则游,实施水、电、路、气、房和环境改善“六到农家”工程,切实改善群众生产生活条件;帮助发展生产,增加收入。

(四)资金到户。在产业发展上,可以推行遂宁市船山区唐春村的专项财政资金变农户股金的模式,也可以通过现金、实物、股份合作等方式直补到户;在住房建设上,可以推行南江县农村廉租房的作法;技能培训、创业培训等补助资金可以直补到人;对读中、高职学生的生活补贴、特困家庭子女上大学的资助费用,可通过“一卡通”等方式直补到受助家庭;异地扶贫搬迁、乡村旅游发展等项目补助资金可以直接向扶贫对象发放。

(五)干部帮扶。干部帮扶应采取群众“点菜”、政府“下厨”方式,从国家扶贫政策和村情、户情出发,帮助贫困户理清发展思路,制定符合发展实际的扶贫规划,明确工作重点和具体措施,并落实严格的责任制,做到不脱贫不脱钩。

[精确管理]

(一)农户信息管理。要建立起贫困户的信息网络系统,将扶贫对象的基本资料、动态情况录入到系统,实施动态管理。对贫困农户实行一户一本台账、一个脱贫计划、一套帮扶措施,确保扶到最需要扶持的群众、扶到群众最需要扶持的地方。年终根据扶贫对象发展实际,对扶贫对象进行调整,使稳定脱贫的村与户及时退出,使应该扶持的扶贫对象及时纳入,从而实现扶贫对象有进有出,扶贫信息真实、可靠、管用。

(二)阳光操作管理。按照国家《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管理办法》,对扶贫资金建立完善严格的管理制度,建立扶贫资金信息披露制度以及扶贫对象、扶贫项目公告公示公开制度,将筛选确立扶贫对象的全过程公开,避免暗箱操作导致的应扶未扶,保证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在阳光下进行;筑牢扶贫资金管理使用的带电“高压线”,治理资金“跑冒滴漏”问题。同时,还应引入第三方监督,严格扶贫资金管理,确保扶贫资金用准用足,不致“张冠李戴”。

(三)扶贫事权管理。对扶贫工作,目前省、市、县三级分别该承担什么任务并不十分明确,好像大家都在管钱、分钱,监督的责任也不清晰;专项扶贫资金很分散,涉及多个部门,各个部门的责任也不清晰。现在,省委已经明确,省、市两级政府主要负责扶贫资金和项目监管,扶贫项目审批管理权限原则上下放到县,实行目标、任务、资金和权责“四到县”制度,各级都要按照自身事权推进工作;各部门也应以扶贫攻坚规划和重大扶贫项目为平台,加大资金整合力度,确保精准扶贫,集中解决突出问题。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